新冠期間亞裔醫護人員面臨更多挑戰

Updated: 2021-04-07 15:40:06

亞當·康納斯,來自印度尼西亞的護理師說,「我目睹了大約100人死於新冠。」
曼范薩,來自柬埔寨的護理師,「我職業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就在大流行病期間。」
次仁德欽,藏族護理師,「我認為即使像是戰場,我們仍然去上班,因為我們感覺自己像戰士一樣。」

美國有大約2000萬亞裔人口,來自20多個國家。從美國人口結構數字看來,亞裔醫護人員在這個領域的從業比例偏高。

從學習新的語言開始,許多亞裔醫護專業人士克服了執業的挑戰。
杜拉雅西迪庫爾,來自泰國的護理師, 「我是來自泰國的護理師,在馬里蘭大學工作。」

對很多人來說,這條職涯道路難以預料。但和美國之音交談的人當中,沒有人打算放棄這條路,包括來自西藏的護理師次仁德欽。

次仁德欽,藏族護理師,「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想成為一名護理師。在我開始臨床工作後,我開始愛上這份工作。」

來自印度尼西亞的護理師亞當·康納斯2011年持旅遊簽證到美國拜訪朋友。幾乎同時,他因為未被發現的晚期結核病引發的癲癇而病倒。他被送到華盛頓特區的喬治華盛頓大學醫院。現在他擔任重症加強護理病房的護理師。
亞當·康納斯,來自印度尼西亞的護理師,「我在醫院治療期間,我感覺,特別是看到護理師,他們非常認真工作,你知道他們充滿熱忱。你知道,他們試着幫助病人,也就是我。從那時開始,我決定做一名護理師。」

在美國醫院前線工作的亞裔醫護人員過去一年見證了死亡和慶祝康復。他們被譽為英雄,但有些人受到種族攻擊。

韓林義,來自柬埔寨的執業護理師,「這類似於911之後,膚色較深的人看上去,和被視為對美國構成威脅的人相似。因此,現在有了這種源自中國的大流行病,東亞人現在被認為是對美國的威脅。」

蔣立楷,醫師,「有人在我的對街喊種族歧視的話,這讓我很驚訝,因為那天我從醫院走出來,很明顯我穿着醫師服,這很奇怪,因為一方面,特別在當時,醫療從業人員被公認是醫護英雄。」

一些人不想接受亞裔醫護人員的照顧,即使他們每天照顧來自不同國家的人。

曼范薩,來自柬埔寨的護理師,「對我來說,人不分膚色,沒有身型,尺寸,性別之分,沒有區別。人就是人。因此你會盡全力照顧所有人。」

但正如許多家庭知道的,有時最好的照料也無法保護患者倖免於新冠病毒。

次仁德欽,藏族護理師,「新冠的問題是,你不知道患者什麼時候會過世。我握着他的手的時候還是溫暖的,然後就變冷了。「

「當你握着他的手,而他的手變冷時,你有什麼想法?」

次仁德欽去年三月和同事移除一名患者的呼吸器時,感染了新冠病毒。

我們幾乎在同一時間生病,一起隔離,討論保健授權書,簽署遺囑。

隨着大流行病進入第二年,亞裔醫護人員將繼續盡所能提供最好的護理。他們唯一的願望,就是隨着月份的推移,患者也會越來越少。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voachinese.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