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学费太贵 美国上大学人数减少

Updated: 2021-03-30 11:20:11

大学梦已不如从前。今年,18岁的高四学生诺伊哈斯(Jason Neuharth)准备在其家乡明尼苏达州上一所技校。他说:“我以前是非上大学不可的。”但过去12个月基本呆在家里,每周只上几天课,杰森有足够的时间重新思考这一问题:“我小时候家里没什么钱,我是穷怕了,怕交不起学费。”

或者,作为第二个选项,杰森还可以加入国民警卫队(National Guard)服役8年,“这听起来太容易了,但好像傻瓜也可以办到。”他说。中共病毒瘟疫爆发一年了,许多高四生对未来的期望值发生了巨变。根据旨在帮助学生借贷的非盈利组织ECMC Group最近所做调查发现,在过去8个月里,上四年制大学的可能性下降了近20%,从71%降至53%。

报告发现,高中生越来越重视职业培训和大学后就业。超过半数的人说,他们可以通过三年或更短的大学学业取得职业成功,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四年制学位是找到好工作的唯一途径。ECMC集团去年对一千多名高中生进行了三次调查。ECMC集团主席杰惠顿(Jeremy Wheaton)说,甚至在疫情之前,家庭就开始质疑就学投资的报酬率了,大学学费涨价则为之雪上加霜。

2020~21学年,四年制私立大学的学费和住宿费平均为50,770美元,根据跟踪大学定价和学生援助趋势的学院委员会的数据,而四年制州公立大学,则为22,180美元。近几十年来,大学学费的大幅上涨超过了通货膨胀和家庭收入。

根据《普林斯顿(Princeton Review)评论》关于2021年大学希望与忧虑调查,在经历了疫情带来的经济急剧放缓之后,大多数学生和家长现在表示,负担能力和债务往往是其最关心的问题。调查发现,对于大学生及其父母来说,高达98%的家庭表示需要经济援助来支付大学学费。

大多数高中生也表示,将申请收费较低的大学。另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要申请离家较近的大学。该调查对象超过14,093人:其中大约80%是大学申请者本人,20%是其父母。地处偏远的大学更让学生们承担不起学费外加路费,本来,本科生就对虚拟学习表示极度不满,尤其是虚拟学费和在校学习同样昂贵时。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大学负责招生的副教务长戈夫(Jay Goff)表示:“与多数大学一样,瘟疫对学生的身体和钱包造成了双重打击。”2020年,由于大约50万大学生选择完全退出,高等教育机构宣布收入减少数亿美元。《普林斯顿评论》的法兰克说:“我们理解学校处境艰难,但学生和家长也同样。”

根据国家学生资讯交换所研究中心的数据,今年本科生入学人数下降了4%以上,其中秋季新生人数降幅最大,同比下降13%。受瘟疫影响,本科生入学人数下降未见好转的迹象。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皮罗(Doug Shapiro)说。◇

Go Back: 文化生活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