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之恋!民国28岁美貌名媛嫁八旬法国医生

Updated: 2021-03-31 23:42:25

她出身名门,样貌秀丽,却在最好的年华,嫁给一位八旬的外国医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始终无怨无悔,缔造了一段“惊世之恋”。

1924年,北京名门吴家一女婴呱呱坠地,取名“似丹”。

此吴家是北洋军阀吴佩孚的本家,是真正的望族。

吴似丹父亲吴明远是中法实业银行总经理;她伯父吴鼎昌时任蒋介石总统府秘书长,在政界、报界以及金融界都赫赫有名。

吴似丹在家排行第四,从小伶俐可爱,深受父亲喜爱,遗憾的是,小姑娘先天体弱,患有肺病,尤其长到八九岁时,咳嗽越发厉害。

父亲爱女心切,女儿每咳一声,他的心都随之牵动,于是遍访名医,希望能减轻女儿的痛苦,但医生也没有根治的良方,只是嘱咐必须让吴似丹好好静养。

在最活泼好动的年纪,小小吴似丹只能闭门不出,看著兄弟姐妹们热闹玩耍、欢声笑语,她只有羡慕的份儿。

就这样到了吴似丹十一二岁时,父亲请到了法国名医贝熙业来到家中为女儿诊治。

贝熙业,全名让·热罗姆·奥古斯坦·贝熙业,1872年出生于法国科鲁兹,23岁获得医学博士,40岁被任命为法国殖民地驻军部队外科总医官,来到中国。

贝熙业履历光鲜、医术高超,每天前来问诊的上流社会人员络绎不绝,他做过袁世凯医疗团队的顾问,参与了袁大总统死亡前夜的救治,还抢救过孙中山、黎元洪、段祺瑞等民国要人。

可以说,贝熙业这双神医妙手,在救人的同时,也在书写著历史。

当然,医者仁心,除了达官显贵,贝熙业对平民百姓也一视同仁,对所有上门求治的贫苦病患都会免费救治,被称为“活菩萨”。

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后,贝熙业的妻子不幸去世,小女儿又染上了肺病。

于是,他特地在鹫峰脚下租了一块山地,建了一座中西混搭风格的山庄-“贝家花园”,那里地处僻静、空气清新,有利于女儿养病。

贝家花园落成之时,吴似丹尚未出生,而在贝熙业前往吴家替她诊治时,他已经是位60多岁的花甲爷爷。

贝熙业在这个瘦弱的小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小女儿的影子,顿生怜爱之心。

他为吴似丹检查得十分仔细,之后告诉吴明远说她没什么大病,但是不能一直静养,而是要多去户外走动,呼吸新鲜空气,并说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带她到贝家花园来玩,那里有利于小姑娘的身体。

吴似丹当时就很喜欢这位爷爷,毕竟在所有医生中,只有贝熙业让她出去玩。

从此,贝家花园就多了一位小客人。

吴似丹自小喜欢画画,郊外的美景为她提供了许多素材。

她在那里玩耍、画画,慢慢地,咳嗽开始减轻,脸颊也红润了起来,恰如她的名字一样,连同她的画艺也精进了不少。

可以说,贝家花园是她青春时代最美好的去处。

贝熙业见小姑娘天资聪慧,颇有绘画天赋,便建议吴明远可以送她去学绘画。

1939年9月,15岁的吴似丹作为特别生,进入辅仁大学美术系,师从溥佺、溥䜣(爱新觉罗家的),学习中国山水画。

三年后,吴似丹顺利毕业,俨然出落成一位才貌双全的妙龄少女。

在她的毕业册首页上,贝熙业赠了她一首诗:妙笔胜轻燕,幻化峰林泉。鸽饮幽竹畔,隐此实我愿。

此时,正是中国抗日战争最为艰苦困难的关键时刻。

由于封锁,药品稀缺,贝熙业利用自己法国使馆员的身份出入封锁区,还利用贝家花园作为掩护,从外面运进医药和医疗器材。

由于汽车在山路难行,他便亲自骑上自行车,通过偏僻小路,冒著生命危险,突破日军的层层关卡,将药品送到抗日根据地,这条路线后来被称为“自行车驼峰航线”。

除此以外,由于伤员越来越多,贝熙业还将贝家花园改为临时诊所,诊治抗日战士、地下工作者,以及普通民众……

这段时间,贝熙业忙得不可开交,他的两个女儿也都加入治疗工作。

吴似丹看在眼里,主动加入诊所,学习护理技术,成为了贝熙业的得力助手,宛如一位专业的护士。

吴似丹年龄渐长,但她既不找工作,也不结婚,整日待在贝家花园。

父亲吴明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是无可奈何,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彻底将他的心推入了谷底。

1947年的一天下午,贝熙业突发心肌梗塞晕倒,虽然经过一番抢救,得以保住性命,却从此无法再工作了。

吴似丹开始日以继夜地照顾贝熙业,许是意识到生命无常,这对老男少女内心一直抑制的情愫被迅速点燃,他们相爱了。

1952年,中国颁布了《婚姻法》。

贝熙业和吴似丹不顾世俗眼光,毅然登记结婚,震惊世人!

此时,贝熙业已年满80岁,而吴似丹正值28岁的大好年华。

可想而知,等待他们的,是如何的狂风暴雨,家庭伦理、时局变换、生离死别......

父亲吴明远被气得“血压飙升”,直接与吴似丹断绝了来往;贝熙业的两个女儿也无法接受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后妈。

贝熙业委托好友给女儿们致信,言辞恳请地表明他们爱情的纯粹:“至于似丹,我必须声明,她完全是诚心诚意的,是真诚而无图谋的——这是一种很勇敢的行为”。

此时,由于时局变换,贝熙业不再被允许留在中国。

他在中国已经生活了41年,对中国有著深厚的感情,连说话都带著北京口音,更重要的是,他还娶了中国媳妇。

贝熙业请求留在中国定居,但被拒绝了,无奈他只能带著吴似丹回到了故国-法国。

在法国,贝熙业没有朋友,没有积蓄,因为年迈无法继续从医,他曾经在中国的声誉与传奇也无人知晓,而吴似丹人生地不熟,更是无处谋生。

幸而,贝熙业乡下还有块地,于是两人便安定下来,过上了清苦的生活。

奇迹的是,贝熙业老当益壮,竟与吴似丹生下了一个儿子。

老来得子,贝熙业自是喜不自胜,然而萦绕著这个小家庭的,除了幸福,还有驱之不去的阴霾-那就是贝熙业日复一日地老去,离死亡越来越近。

1958年,86岁的贝熙业去世。

此时,吴似丹年仅34岁,与丈夫的婚姻时光仅仅持续了6年,但她无怨无悔。

更令人感动的是,她虽正值壮年,却并未改嫁,她通过打零工、画画来赚取收入。

凭借她的绘画才能,吴似丹加入了全法女艺术家协会,并很快成为副会长,任职长达30多年。

她的名气越来越大,还办过画展,被法国美术界称“东方的女画家”。

就这样,吴似丹守著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和亡夫的稀薄产业,独自将儿子抚养成人。

在吴似丹的辛苦栽培下,儿子贝石涛成材成器,子承父业考上了海军医科学校,后来又来过中国,参与了纪录片《贝家花园往事》的制作工作,被中国友人亲切地称作“小贝医生”。

2013年6月,吴似丹在法国奥维涅新浴堡去世,享年89岁。

此时,距贝熙业去世,整整五十五年。

贝熙业和吴似丹的跨国“祖孙恋”,不管在何时何地,都可谓“惊世骇俗”,而吴似丹的勇敢追爱,更是常人所不能及。

为了短短几年的爱情,她倾注了一生,但对她来说,应是此生值得,真爱无悔!

Go Back: 文化生活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