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啟智:「小人物」的一生

Updated: 2021-04-11 19:40:23

VB造星,也培養普通演員

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都需要吃很多苦

才能走到銀幕前

3月28日,香港演員廖啟智的人生與演藝生涯畫上了句號,享年66歲。

你可能不記得他的名字,但一定會記得他塑造過的那些小人物。

在《無間道2》中,他飾演倪家三叔,沒有多餘的台詞,肢體語言和表情就足以表達所有的情緒。在《無雙》中,他的角色是反派小人物,他把勤勞和貪婪這兩種近乎矛盾的性格特點統一於一體。

1993年的《籠民》和2009年的《證人》兩部電影,助他拿下兩座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項。據統計,廖啟智共獲得9次最佳男配角獎項的提名。

和前不久去世的吳孟達一樣,廖啟智也是當之無愧的黃金配角。雖然他沒有吳孟達那麼大的知名度,但他塑造的角色更加多元。

這位TVB(香港無線電視台)出身的老牌演員,憑藉自己敬業、勤懇、謙遜的一生,完成了對「小人物」的最好詮釋。

1979年,廖啟智進入TVB藝員訓練班學習,這裡被譽為「香港明星的黃埔軍校」。和廖啟智同班的同學湯鎮業,是代表港劇黃金時代的「無線五虎」之一,其他四位分別是黃日華劉德華苗僑偉梁朝偉。1979年是TVB的黃金時期,也是香港電影第一波「新浪潮」的高產期。

「這一年是很多香港影帝級演員爆發的起點,TVB也產生了大量轟動的劇和新人。在那個年代,香港是華人世界影視行業最發達的地區,自由競爭是它的優勢。這樣的環境也給廖啟智等很多熱愛表演的人提供了機會。」影評人譚飛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表示。

但對於演員來說,容貌、身材、氣質是很重要的考量因素。「任何市場都是勢利的,廖啟智可能不是一個帥哥,所以戲路就是從綠葉開始,這很正常。因為這裡面涉及到投資與市場回報的問題,不是演員主觀能改變的。」譚飛說。

TVB造星,也培養普通演員。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都需要吃很多苦,才能走到銀幕前。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創院及首任院長卓伯棠,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曾與廖啟智同時就職於TVB。當時,廖啟智剛剛考入TVB藝員訓練班,卓伯棠則在膠片組擔任導演。卓伯棠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回憶道:「那時很多年輕人想從事表演,TVB訓練班給他們提供了機會。在TVB的訓練讓他們的演技更加精湛,他們能在相對較短的時間裡衝出來,是因為在TVB拍戲一年,相當於在外面練三四年的功力。幾年後回頭看,這個人演技不得了。其實當年,他們是很苦的。TVB的自製劇不只需要男女主角,也需要其他不同類型的演員,在訓練班裡也可以很快找到。」

廖啟智就是卓伯棠口中的那種「不同類型的演員」。

1980年版的《上海灘》裡,周潤發飾演許文強,呂良偉飾演丁力,廖啟智飾演丁力的「馬仔」陳祥貴。劇中,周潤髮飾演的許文強被斬斷了手指,逃到了閘北小窩。他吃稀飯的時候,突然傷口疼,手中的碗跌落。這是周潤發臨場發揮加入的動作,廖啟智馬上反應過來,伸手接住,念出對白。整場戲順利完成。這也成為日後訓練班的培訓教材之一。

這部劇後來大火,周潤發和呂良偉都因此成了大明星,飾演「馬仔」的廖啟智沒有讓大家記住他的名字,但大家記住了他的臉。

還有他的那句經典台詞:「你……你還欠我一個饅頭。」

後來,廖啟智飾演過很多角色,人們都未必記得他的角色、他的名字,但都認識這張臉。

廖啟智與周潤發電影《無雙》座談會

譚飛評價稱:「廖啟智的每個角色都令人印象很深。無論在TVB,還是大銀幕,他擅長演各類人物,有時候,角色的神經質或者爆發的那種瘋狂,或者在很差的環境下情緒和狀態的一個一個變化,他表現得很有層次。」

廖啟智後來繼續一步步證實自己的實力。導演張之亮是上世紀80年代後期第二波「新浪潮」導演的代表人物,1992年執導了《籠民》,討論了香港貧民的住房的社會問題。廖啟智飾演一名智障兒太子森,不諳世事、純情天真。那時,廖啟智38歲,已經從事表演行業13年。憑藉這部影片,他第一次得到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盃。和他同獲提名的對手是吳鎮宇、梁朝偉、黃秋生、甄子丹。

突如其來的獲獎使得廖啟智不僅在香港觀眾中有了點小名氣,在演藝界也受到了尊重,無論市井百姓還是明星大腕都喊他一聲「智叔」。

得知廖啟智去世的消息,成龍發文悼念:「與智叔的緣分,不僅是在陳木勝導演的《新警察故事》中有過合作,而且我和他還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聽到消息很難過,去年陳導演走了,現在廖先生也走了....。.廖啟智先生是真正的演技派,為人低調,敬業又專業,是我們同行們的榜樣。」

2010年,香港浸會大學開設表演專業時,卓伯棠特意邀請廖啟智擔任表演系講師。為高考成績不理想而有志於進入電影產業的同學做準備,設置了兩年的專業課程。

卓伯棠表示,廖啟智不僅是一位盡心的演員,也是一位很負責任的老師:「智叔一教就教了這麼多年,一路教到現在,從來沒有說他要離開。他每個禮拜都有一到兩門課,從來沒有因為拍戲而缺席。有時候他不得不外出演戲,回來之後,他就會再把課補上。」

卓伯棠記得,有一次一名學生取得了一部劇情片的拍攝機會,但資金很少。為了支持學生,廖啟智在其中擔任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憑藉對片場和電影事務的熟知,給學生提供了諸多幫助。「他一開始是免費做的這些事的。他對學生說,只有你賺了錢才給我,沒有錢就不用給我了。」

霍建華接受《魯豫有約》採訪時,提到曾跟廖啟智一起拍戲,跟智叔請教演戲的方法。智叔告訴他,你不用,你把人做好了就可以了。當時霍建華還沒能理解。後來,在拍戲中,霍建華觀察到,廖啟智早上一個人背著包,帶一個Walkman,聽著進了化妝間。有一天是殺青的戲,智叔拍了快20個小時,卻一直沒有怨言。還有一場是廖啟智飾演的角色要死去的戲,霍建華回憶當時:「然後他就摔地上什麼的,他當時年紀很大了。我就一切都看在眼裡,怎麼這麼好啊。」後來霍建華邀請智叔一起吃飯飲酒,他才知道,智叔聽的是他孩子唱的詩歌。當時,智叔的孩子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他也演黑社會,也演那些張揚的東西。但他人卻是這麼的樸實。」

在卓伯棠看來,廖啟智是一個很隨和的人:「他很沉靜,不花巧,好像什麼都可以,好像沒有因為自己是演員,就跟別人產生隔閡,是可以跟別人成為朋友的那種。不過,他也不是一個很主動的人。」

廖啟智與卓伯棠

每一個角色,廖啟智都用心去塑造,這對他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這樣的敬業精神,在他們那一代人中普遍存在,甚至是從訓練班就開始了。

TVB藝員訓練班,其實是個速成班,學制只有半年,前三個月學習,後三個月實習,學費全免。速成只是起點,跑龍套才是重點,一個演員要跑夠兩三年龍套才有資格演配角,而能否成為主角,甚至不是時間可以決定的。

演員胡杏兒回憶過自己最難熬的時候,一天拍攝二十幾個小時,連續數周。

佘詩曼剛出道的時候因為遲到和忘帶劇本,被導演當眾羞辱。

廖啟智生前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我從沒想過做明星,我只是一位演員。只想打份工(有戲拍),有糧出(有收入),回家陪老婆兒子。」

低廉的收入、嚴苛的要求、漫長的過程,不僅鍛鍊了演員們的演技,也建立了他們對表演的敬畏。

而TVB也正是靠著訓練班和流水線的高度產業化,淬鍊出一批批優秀的演員,通過優秀演員反哺自身,最終成為相當長一個時期內,香港流行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

一個月的時間,相繼送走了吳孟達和廖啟智,當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一顆顆星辰落下時,人們愈發懷念那個時代。

完善的電影工業鏈條、開放的態度、自由的創作環境、對電影前輩遺產的繼承、對新人的提攜....。.而其中很重要的構成之一,就是像廖啟智這樣無數勤懇的電影人,憑藉著才華、熱愛、勤懇、敬業,撐起了一個黃金時代。

當產業變化、藝人離去、市場萎縮、TVB曾經的輝煌不再,近年來TVB一直在尋求突破和改變。從與愛優騰三大視頻平台的多次合作可以看出,他們北上拓寬市場的勇氣和決心。

從結果上看,TVB距離復興或許還很遙遠。有聲音認為,傳統的「港式精英」審美已經無法撼動極速進階的大陸劇集市場了。

周潤發、廖啟智、郭富城,電影《無雙》劇照。

但從創作類型上來看,TVB幾十年堅持的基於現實題材的創作方式,卻是如今大陸影視爭相高價購買IP這一形式的一種重要補充,行業、家庭、警匪、宮鬥這些TVB的看家題材,對於大陸觀眾來說仍然有著不小的吸引力。

近年來,人們詬病TVB劇,多集中在相對陳舊的服化道、高度工業化的流水線生產帶來粗糙感。

這些不過是硬體條件,反觀TVB在對藝人的培養、對劇本的尊重、對作品的要求等軟體條件,仍有深厚的底蘊,和相當多值得大陸影視行業學習借鑑的內容。

北上的陣痛和磕絆或許是必然的,但當硬體和軟體優勢條件有機結合,沒準就離那條光明的路不遠了。

Go Back: 娛樂休閒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