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从口出 言辞不当害人害己

Updated: 2021-05-15 23:42:42

一定要谨言慎行,一定要积口德,否则很可能在不经意间就伤了人命,最终自己也要承受报应。

【阿波罗网李广松编者按:《洞灵小志》,民国郭则沄编著的一部模仿《阅微草堂笔记》文集,全书分《洞灵小志》《洞灵续志》《洞灵补志》三部。讲述的多为20世纪二三十年代民间以及士大夫之间流传的各类奇闻异事。谈鬼说狐居多,间及公案游侠、海内异闻,诸如赶尸、移腐、接火、查花等湘粤奇俗,均首见于此书故事多为作者亲闻亲历,异事多涉及近代名公名士,凶宅具体到北京的某一胡同、某一豪宅、某一饭庄,尤其令人感到近切。】

佛家有造口业的说法,常人中亦说祸从口出,意思是一个人会因为有意无意中的妄语、搬弄是非、戏谑、夸大事实等不当的言论而遭受业报。当报应上身时,世人才明白因果。

一言杀两命

民国福建同邑县有位叫邵筱篁的小官,负责稽查盐务,因为信佛,所以很注重修口。他曾讲过这样一件事。

一次,他奉命去南竿塘(今马祖岛)敦促当地上缴盐税。办完事后,与盐务局局长陈某父子相携而归。到了南台,又一同在村子中的一家酒楼吃饭。席间,他们遇到了当地一位善相面者郑某。

郑某对陈局长说:“君貌有厚福,两年后可当上地方长官,公子的前程也很好。”陈某是前清的孝廉,曾被选为吴中的候补县令,但内心仍对未当上县令而遗憾。听到郑某如此说,十分开心。

过了一年多,邵筱篁再度与陈某父子在酒楼欢饮。邵筱篁对陈某开玩笑道:“你的富贵马上就要到了,如果富贵了,不要忘了故人啊。”陈某父子皆微笑以对。

巧的是,他们又遇到了正凭栏远眺的郑某。陈某父子遂邀请郑某入席,想要询问之前所言。谁料,郑某看到陈某父子后大惊,忙问:“君近日是否有害人两命之事?为何你父子二人面相上都出现水厄纹?”水厄纹预示著易有水厄灭顶或中毒之灾。

陈某说并没有,邵筱篁又仔细询问。陈某陷入沉思中,良久才道:“我的家族中有母子丧命,是因为我的一句话,但我没想到报应如此残酷。我的老家在长乐乡,因为我有官职,所以乡人对我甚为看重。家族中有一不肖子,每日盗窃,恶名传遍乡里。近日偷了我家的东西。我回老家时,次子将此事告诉了我,长子则将这个不肖子带到我面前。我斥责他并说:‘我的东西尚且敢偷盗,何况他人的东西!这样的人不处死,祸害将无穷。’乡人因为我这句话,就在当晚将其眼睛挖出,这是乡人惩治恶人的刑罚。不肖子无法忍受剧痛而死,其母丧子,亦寻了短见。我盛怒之下失言,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当初并没有想致他于死地,谁能想到祸根竟然是我种下的,还殃及了我的长子。”说罢,陈某哀叹不已。

过了不久,陈某父子果然溺死。

示意图,图为南宋马远《水图》之“黄河逆流”。(公有领域)

戏语成祸

晚清河南尉氏县县令名叫许佩笙,他的堂兄许茂才在其手下负责誊写和呈送公文,素以谨慎保密、认真细致著称。他有一个同事名叫周星垣,非常乐于与许茂才谈天,因此经常来拜访他。每次到访,如果恰逢许茂才正在书写公文,茂才都会将公文收起来并上锁,神色间还有惶惧之意。

周星垣见许茂才每次都是如此,将自己当成了不可信任之人,内心很不高兴。一次便和他开玩笑道:“诉讼中的原告与被告,都想提前知道诉讼结果。如果出售判词,一定能挣很多钱。君若有意,我可以居间联系。”许茂才怫然不悦,斥其唐突,并竭力表白自己并无此意。

两人说话间,正好许佩笙从窗外经过。许茂才却以为有人靠墙偷听,觉得自己真是百口难辩,是以面色不佳,与周星垣默对良久后,黯然回去睡觉。

第二天直到中午,许茂才的房门都紧闭不开,仆人敲门也无人应答。于是仆人破门而入,发现他已经悬梁自尽。

当时没有人知道许茂才为何自杀。后来周星垣去洛阳,才告知他人。一天,他出城访友,经过南门外石桥,恍惚间看到了许茂才,骡子受惊致使骡车坠落桥下,周星垣骨折成了废人,生活困顿了数年后死去。

无心之失,为害竟至于此!这样的结果应该也不是周星垣所愿意看到的。

这两个真实故事告诉世人,一定要谨言慎行,一定要积口德,否则很可能在不经意间就伤了人命,最终自己也要承受报应。

参考资料:

《洞灵小志》

《洞灵续志》

Go Back: 文化生活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