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從口出 言辭不當害人害己

Updated: 2021-05-15 23:42:42

一定要謹言慎行,一定要積口德,否則很可能在不經意間就傷了人命,最終自己也要承受報應。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洞靈小志》,民國郭則沄編著的一部模仿《閱微草堂筆記》文集,全書分《洞靈小志》《洞靈續志》《洞靈補志》三部。講述的多為20世紀二三十年代民間以及士大夫之間流傳的各類奇聞異事。談鬼說狐居多,間及公案遊俠、海內異聞,諸如趕屍、移腐、接火、查花等湘粵奇俗,均首見於此書故事多為作者親聞親歷,異事多涉及近代名公名士,凶宅具體到北京的某一胡同、某一豪宅、某一飯莊,尤其令人感到近切。】

佛家有造口業的說法,常人中亦說禍從口出,意思是一個人會因為有意無意中的妄語、搬弄是非、戲謔、誇大事實等不當的言論而遭受業報。當報應上身時,世人才明白因果。

一言殺兩命

民國福建同邑縣有位叫邵筱篁的小官,負責稽查鹽務,因為信佛,所以很注重修口。他曾講過這樣一件事。

一次,他奉命去南竿塘(今馬祖島)敦促當地上繳鹽稅。辦完事後,與鹽務局局長陳某父子相攜而歸。到了南台,又一同在村子中的一家酒樓吃飯。席間,他們遇到了當地一位善相面者鄭某。

鄭某對陳局長說:「君貌有厚福,兩年後可當上地方長官,公子的前程也很好。」陳某是前清的孝廉,曾被選為吳中的候補縣令,但內心仍對未當上縣令而遺憾。聽到鄭某如此說,十分開心。

過了一年多,邵筱篁再度與陳某父子在酒樓歡飲。邵筱篁對陳某開玩笑道:「你的富貴馬上就要到了,如果富貴了,不要忘了故人啊。」陳某父子皆微笑以對。

巧的是,他們又遇到了正憑欄遠眺的鄭某。陳某父子遂邀請鄭某入席,想要詢問之前所言。誰料,鄭某看到陳某父子後大驚,忙問:「君近日是否有害人兩命之事?為何你父子二人面相上都出現水厄紋?」水厄紋預示著易有水厄滅頂或中毒之災。

陳某說並沒有,邵筱篁又仔細詢問。陳某陷入沉思中,良久才道:「我的家族中有母子喪命,是因為我的一句話,但我沒想到報應如此殘酷。我的老家在長樂鄉,因為我有官職,所以鄉人對我甚為看重。家族中有一不肖子,每日盜竊,惡名傳遍鄉里。近日偷了我家的東西。我回老家時,次子將此事告訴了我,長子則將這個不肖子帶到我面前。我斥責他並說:『我的東西尚且敢偷盜,何況他人的東西!這樣的人不處死,禍害將無窮。』鄉人因為我這句話,就在當晚將其眼睛挖出,這是鄉人懲治惡人的刑罰。不肖子無法忍受劇痛而死,其母喪子,亦尋了短見。我盛怒之下失言,後悔也來不及了。我當初並沒有想致他於死地,誰能想到禍根竟然是我種下的,還殃及了我的長子。」說罷,陳某哀嘆不已。

過了不久,陳某父子果然溺死。

示意圖,圖為南宋馬遠《水圖》之「黃河逆流」。(公有領域)

戲語成禍

晚清河南尉氏縣縣令名叫許佩笙,他的堂兄許茂才在其手下負責謄寫和呈送公文,素以謹慎保密、認真細緻著稱。他有一個同事名叫周星垣,非常樂於與許茂才談天,因此經常來拜訪他。每次到訪,如果恰逢許茂才正在書寫公文,茂才都會將公文收起來並上鎖,神色間還有惶懼之意。

周星垣見許茂才每次都是如此,將自己當成了不可信任之人,內心很不高興。一次便和他開玩笑道:「訴訟中的原告與被告,都想提前知道訴訟結果。如果出售判詞,一定能掙很多錢。君若有意,我可以居間聯繫。」許茂才怫然不悅,斥其唐突,並竭力表白自己並無此意。

兩人說話間,正好許佩笙從窗外經過。許茂才卻以為有人靠牆偷聽,覺得自己真是百口難辯,是以面色不佳,與周星垣默對良久後,黯然回去睡覺。

第二天直到中午,許茂才的房門都緊閉不開,僕人敲門也無人應答。於是僕人破門而入,發現他已經懸樑自盡。

當時沒有人知道許茂才為何自殺。後來周星垣去洛陽,才告知他人。一天,他出城訪友,經過南門外石橋,恍惚間看到了許茂才,騾子受驚致使騾車墜落橋下,周星垣骨折成了廢人,生活困頓了數年後死去。

無心之失,為害竟至於此!這樣的結果應該也不是周星垣所願意看到的。

這兩個真實故事告訴世人,一定要謹言慎行,一定要積口德,否則很可能在不經意間就傷了人命,最終自己也要承受報應。

參考資料:

《洞靈小志》

《洞靈續志》

Go Back: 文化生活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