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炅父親成為「老賴」 這背後的瓜太精彩了…

Updated: 2021-04-17 23:43:13

2018年,何炅做客阿雅主持的節目《大牌駕到》。阿雅問他:「如果你要跟別人借錢,你會先找誰借?」

何炅回答:「我不跟別人借錢。」

當何炅說出這句話時,沒有人質疑,因為作為中國的頂級主持人之一,沒有人懷疑他創造財富的能力。

可是誰也沒想到,2年後,何炅竟然成了老賴之子。

2021年4月13日,何炅的父親何畏是老賴的消息被曝出。根據公開的消息,何畏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執行標的為43.97萬元。

此消息一出,瞬間引起熱議。大家不敢相信作為何炅的父親,何畏竟然拿不出43.97萬。

何畏真的沒有錢嗎?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今天我們好好聊一聊何畏的故事。

01

何畏1942年在湖南臨湘出生,因為喜歡哲學,長大後他進入了湖南省社科院哲學所工作,成了一名研究員。

雖然那時收入一般,但這並不影響他結婚生子。

讓他特別高興的是,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名叫何昊,小兒子名叫何炅。

在何炅的童年記憶里,父親雖然工作很忙,但對他和哥哥管教很嚴,有時父親一生氣,還會打他們屁股。

但同時在年少的何炅看來,父親就是「超人」。

何炅小時候穿的所有衣服都是何畏做的,甚至何炅上學所背的書包都是何畏製作。而且何畏還很會做飯,煎炒烹炸,樣樣拿手。至於修收音機、自行車、壓力鍋、家具這樣的事情,何畏更是擅長。

對於這樣的父親,何炅在1998年出版的第一本書《炅炅有神—我是這樣長大的》中評價父親是一位特別善良、特別正直的人。他還說父親從來沒有過一絲半點的壞心眼,就那麼勤勤懇懇的工作,老老實實做人。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老實人」,在何炅長大後負面消息纏身。

02

何畏能有負面消息,與何炅事業的發展離不開。

1992年,何炅被保送到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就讀於阿拉伯語系。大二時,他寫了一個名為《滲透》的小品,並得到了和同學在央視表演《滲透》的機會。

因為小品寫得好,表演得也不錯,何炅被央視青睞,他開始為當時大火的綜藝《綜藝大觀》寫小品。

同時發現何炅才華的還有主持《大風車》的劉純燕,他將何炅拉入了《大風車》中的《聰明屋》欄目。

在進入《聰明屋》工作的第一天,劉純燕就對何炅說:「所有劇本你來寫,你寫什麼我就說什麼。我相信你。」

那時,在節目中劉純燕名叫「小腳丫」,何炅名叫「大拇哥」。

1997年,《大風車》改版,何炅改名為「毛毛蟲」,劉純燕則改名為「金龜子」。

也是在這一年,何炅大學畢業,他想在央視獲得編制。可是這一年央視縮編,不招新人,何炅不得不另想出路。

又恰好在這一年,北外決定破格錄取何炅為學校的老師,在這之前北外對留校當老師的學生要求必須是碩士學歷。

何炅和父親何畏討論了要不要在北外留校當老師,何畏覺得依何炅的性情,做老師非常適合。

何炅採納了父親的建議,沒過多久他就正式成為一名老師。多年後,他在出版的書中寫道:就算因為順從父母的緣故而受了一點損失也是值得的,起碼你呵護了父母的心,況且又有什麼比咱爸咱媽更寶貴的呢?

只是即使當老師,何炅也沒有放棄主持夢。

1998年何炅迎來了一次改變命運軌跡的機會。

03

1998年3月,在湖南衛視和李湘搭檔主持《快樂大本營》的海波選擇了辭職,一時之間《快樂大本營》少了一位男主持人。

為了能找人替補海波,《快樂大本營》節目組四處尋找合適的主持人,曾經在湖南衛視錄製過節目的何炅走進了節目組的視野。

《快樂大本營》節目組向何炅發出了邀請,讓他來試一試。

於是何炅向北外請了5周假,他也想得很明白,他覺得自己只是來幫人代個班,5周過後他就回北京。

雖然何炅將此定義為代班,但第一次主持《快樂大本營》他還是很緊張,畢竟主持綜藝節目和主持兒童節目完全不是一回事。

好在李湘鼓勵了他。李湘對他說:「炅炅,你別怕,現場直播沒有什麼好怕的,你就跟著我走,隨意發揮,我只怕鏡頭抓不到你。」她還教他如何與嘉賓互動,如何和觀眾搭話接茬。

沒過多久,何炅和李湘就搭檔得十分默契,這讓《快樂大本營》節目組非常高興,何炅不得不再向北外再請假一個月。

也是從這時開始至今的23年裡,何炅再也沒有離開過《快樂大本營》的舞台。

對於何炅的這份工作,何畏非常支持。何畏給何炅打電話、寫信,從來不說想念,他永遠都是鼓勵何炅,指正何炅。他還對何炅說不要掛念他,不要有後顧之憂。

讓何炅備受感動的是從自己錄製第一期《快樂大本營》開始,何畏就存下了他在《快樂大本營》的所有資料。最早時,何畏用錄影帶錄影,後來他學會了用一些電腦軟體,懂得了下載。

卻也是因為何炅在《快樂大本營》的成功,何畏締造了自己的商業王國。

04

2000年,《快樂大本營》成為了火遍全國的綜藝節目。也是從這一年開始,何炅開始締造屬於自己的商業王國。

根據目前公開的資料,從2000年至今,何炅創辦和投資的企業有近20家,分布在影視、餐飲、電商等領域。

當兒子成為隱形的商業大佬,何畏在退休之後也沒閒著。

2008年7月9日,湖南炅爸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註冊資金為1000萬元,法定代表人為曹嬌嬌,但曹嬌嬌只持股5%,何畏持股則高達95%。

在以湖南炅爸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為主體公司的情況下,湖南炅爸爸對外投資了湖南荷梔子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湖南荷梔子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湖南荷梔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湖南炅爸爸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註銷)、長沙何為海鮮餐飲文化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註銷)。

並且借著兒子的名氣,何畏打造了「炅爸爸」系列餐飲品牌,目前這些餐飲品牌在全國有300家連鎖店。

可以說依靠一個厲害的兒子,何畏賺得盆滿缽滿。

只是有錢之後,何畏的負面新聞不少。

05

2012年,有網友爆料何畏和何炅的伯父何毓以侵犯自家祖屋的風水為由,在晚上僱人將位於臨湘市詹橋鎮印石村上畈組的牌坊推倒,在其老家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並且網上還流傳出上畈組全體村民寫給何炅的信,主要內容是讓何炅勸說何畏。

這個爆料在當時引起了熱議,不過在這個爆料不久,又有網友站出來為何畏澄清。維護何畏的網友透露被拆掉的牌坊系違章建築。他還說何炅及其家人遭遇了威脅及誹謗,並索要五萬元現金。

至於這件事情是真是假,外人不得而知,最後也不了了之。

不過真正讓何畏栽跟頭的事情發生在一年後。

2013年10月,為了營運第二期夢幻3D畫展項目,一位名叫賀振湘的人士和炅爸爸公司達成了合作。

在這一年的年底,賀振湘將40萬元轉入何畏的帳戶,當時擔任炅爸爸公司董事長的趙砌愛還出具了一張收條,上面寫著:今收到賀振湘現金項目啟動資金四十萬元整。

隨後何畏通過該帳戶多次向3D畫展場地合作方王XX支付42萬元。

只是第二期夢幻3D畫展項目營運完畢後,賀振湘與湖南炅爸爸就營運過程中各種費用的結算發生爭議。

賀振湘要求湖南炅爸爸返還墊付的40萬元資金。可是湖南炅爸爸不願意返還,賀振湘就將湖南炅爸爸給告了。

2019年2月27日,該案開庭,法院認為賀振湘要求返還墊付資金40萬元,符合法律規定。法院要求湖南炅爸爸在五日之內返還原告的墊付款40萬元,同時何畏對此有連帶返還責任。

對於這個判決,何畏不服。他選擇了上訴,半年後二審開庭,判決結果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然而判決結果出來後,何畏和湖南炅爸爸都未履行法院判決,將近2年時間過去,加上產生的債務利息,40萬元已經變成43.97萬元。

在2021年4月13日因此導致老賴身份被披露,聲譽受損之前,在2019年和2020年,何畏的煩心事依舊不少。

06

2019年1月8日晚,有網友爆料何畏的「炅爸爸小海鮮」餐廳因為經營不善,拖欠員工工資,緊接著多位在該餐廳工作的員工證實了爆料者的說法。

一時之間,何畏和他的兒子何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對於此,何畏選擇了闢謠,他發聲明稱根本沒有拖欠員工工資的事情,網上爆料的店,並非他旗下的正規連鎖加盟店。

真假「炅爸爸小海鮮」事件剛過去一年。2020年,何畏旗下的「炅爸爸無骨烤魚飯」又出事了,而且這個餐飲品牌還是何炅親自代言。

這一年的12月,有網友爆料稱該品牌加盟費數萬元到十餘萬元不等,並且他們對加盟商承諾只需要出餐,公司會為加盟商做好包括選址、提供器材、培訓、線上宣傳等多項服務。

可是當加盟商把錢交完,他們發現公司基本什麼都沒做,合同中明文規定的「保本訂單數」也未兌現。

加盟商們虧得一塌糊塗。

為此一些加盟商不得不到「炅爸爸」公司討要說法。

這也使得何畏和何炅再一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對於此,湖南炅爸爸回應「炅爸爸無骨烤魚飯」是炅爸爸公司旗下的一個小餐飲品牌,由炅爸爸授權圖騰按約使用相關品牌資源進行營運。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炅爸爸方面承認在前期營運中存在應接不暇、顧此失彼的問題,並承諾不惜血本投巨資幫合作商做好營運。

雖然這些事情都為何畏帶來了不少麻煩,但沒有一件比得上因為43.97萬元,成為老賴這件事情。

作為和何炅一樣的隱形富豪,何畏並不差錢。經過法院二審,何畏都不願意支付,只能說是何畏不想還,這難道就是何炅書中所寫的「勤勤懇懇的工作,老老實實做人」的父親嗎?

更重要的一點是何畏和何炅已經成了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他成為老賴,對於何炅聲譽產生的影響不言而喻。

這兩年何炅已經因為收禮事件,和男子在街頭十指相扣事件而聲譽受損嚴重,如今又成為老賴之子,何炅的聲譽又崩壞了一部分。

甚至一些網友的猜測讓人不寒而慄,有網友直言何畏已經79歲了,這個年紀一般都在家安享晚年,因此部分網友猜測何炅借用何畏的身份開了那麼多公司。

不過在沒有實錘證據之前,這也僅限於部分網友的猜測。

如今事情已經發生,還是希望何畏和何炅能夠好好處理這件事情。

Go Back: 娛樂休閒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