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扬州梦

Updated: 2021-05-14 23:45:56

白居易诗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如果说被誉为人间天堂的杭州是江南最美的回忆。那么扬州就是一个梦,是一个每当烟花三月都要为之神往魂牵的梦。

烟花三月下扬州”是古往今来多少人梦寐以求无不渴望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一、造梦者——隋炀帝

扬州自秦朝设置广陵县以来,一直是水陆交通的咽喉之地。隋朝时改称扬州,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后,扬州进入全盛时期。这里物产丰富,经济繁荣,四通八达的交通更是为扬州带来了不计其数的才子佳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几乎成了那时“土豪”们的人生梦想。就连波斯、日本等地的商人也都慕名而来。扬州渐渐成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吉祥地儿。

要想富先修路,古时的中国人已经深谙此中道理了。大运河这条水路的开通,使得扬州成为东南地区的第一交通枢纽。于是扬州在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地位日渐凸显。同时也为唐朝时“天下之盛杨为首”的繁华三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据说,扬州瘦西湖上曾经有二十四座造型各异优美翩跹的拱桥,隋炀帝曾经在月光如水的夜晚,携二十四名美人在桥上吹箫作乐,美人们衣袂飘然,仿佛仙女下凡一般无二。唐朝诗人张祜有诗:

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

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

扬州的美扬州的好真是难以用言语记叙,总之就是好得要死。就算此生在此终结也无不好,风光秀美景色旖旎的禅智山禅智寺自可以让你饱餐秀色,顿生此生足以之感。

二、月色最动人

扬州自古繁华,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每当夜幕降临,秦淮河两畔的秦楼楚馆灯红酒绿,画舫游船穿梭于秦淮河上,吴姬越女歌舞升平。“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果然了连九霄云外的明月也格外偏心扬州。如果说明月的光辉华美有三分,那扬州的月色就独自占去了两分。

25岁的李白,仗剑辞亲走天涯,来到扬州时也是被这里缠绵的月色深深打动。于是写了那首流传千古妇孺皆晓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写过很多关于月亮的脍炙人口的诗句。偏偏就这首流传最为广泛。

张若虚是扬州人,在某个月圆之夜,张若虚独自一人来到郊外的江边。写下了《春江花月夜》这首被后世敬仰为孤篇压全唐的力作。月色如银、江水东逝、两岸春花照水花影潺潺。张若虚对著这么美的月色不禁发出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感慨。是啊,江边上究竟是是谁最初看见月亮?江上的月亮哪一年最初照耀著人?这句诗无不彰显著人与宇宙的对话,人对宇宙的神往和凝思。

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江上的这月色每一年每一月都会圆满美好,不知这月色是不是在等侯我的到来,等我来写出这横篇绝无的文章呢!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哪家的游子今晚坐著小船在漂流?什么地方有人在明月照耀的楼上相思。或许只有扬州这动人的月色才能引发张若虚的创作灵感吧,扬州的月色成就了张若虚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江南佳景无数,但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印象就是扬州二十桥上明亮如银的月色。月光洒下瘦西湖水波浅涟灯火阑珊,桥影随月光流连翩跹。碧箫玉笛馀音袅袅,水借光影更添音色,一夜流动婉转。这是杜牧于扬州最美好的回忆,如梦如幻令人浮想联翩。

三、十年一觉扬州梦

在唐宋的诗人中,白居易、苏轼把个杭州乃至西湖给捧得声名鹊起。那说起扬州不得不提的就是杜牧了,杜牧的《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不仅仅让人记住了秦淮河迷离的月色,记住了秦淮河的轻烟笼寒沙,更重要的是记住了杜牧肯定有颗忧国忧民的心。

二十三岁的杜牧就以骈散结合的手法,写出了富丽华美气势伟健风格豪放的《阿房宫赋》。表现出杜牧作为一介文人的匡世济俗,总结历史教训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希望自己能给执政者以警示,同时也希望自己在新的统治者的统领下,能施展自己的抱负能有所建树。

正因为杜牧的这份卓著的才能,才被淮南节度使牛僧孺看重赏识,请他到扬州担任监察御史里行,转掌书记一职。放到现代这个职位就是牛僧孺的高级秘书。在唐代,节度使府掌书记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职位,因为节度使公务繁重,文辞之事,皆出书记,如果不是有通辩慧敏的才思是不可能胜任的。

杜牧在扬州一呆就是三年,他白日忙于公务,每到夜幕降临他就会换上私服,流连于花街柳巷,夜夜笙歌达旦,缠绵于秦楼楚馆的莺莺燕燕间。杜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长相英俊潇洒、性情豪迈加之才高八斗。那些丽人艺妓无不情愿为之倾倒,无不情愿为之痴缠再三。

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这首《赠别》就是杜牧在即将离开扬州时赠予某个豆蔻美人的诗。这首诗乍一看,貌似是形容这位令人念念不忘的美人,宛若二月初放的豆蔻一样美丽,见过之后没有一个再能比得上她。其实杜牧在这首诗里面表达的另一层意思是扬州也如这美人一般,就算是长安也比它不过。美人如城,城亦如美人。不过是为了怀念这一段有你陪伴的最动人的时光而已。

浪子回头金不换。假如杜牧写下的都是儿女情长和风花雪月,那他也不过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纨绔子弟,不过是缠绵缱绻在富贵温柔乡里做著烟花梦的公子哥。也不会被后世尊为“小杜”。幸好杜牧也有清醒的一天,也有自嘲自悟的一天。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当他十年后再回忆起扬州,回忆起曾经的醉生梦死,放浪形骸,大约此时他应该庆幸在扬州只呆了三年吧。如果日子再长一些恐怕这一梦就难醒了。

有梦想自然是好事,铸造绮梦自然也巍巍壮观,但是如果只一味地痴迷在纸醉金迷的温柔梦乡不愿意醒来。那恐怕就要一事无成了。扬州有这样迷人心窍、迷人心智的魅力,想来也不比人间天堂的苏杭差多少。

Go Back: 文化生活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