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6日新內幕曝光,彭斯的角色已經清晰;臉書和推特幾年內可能陷入財務困境(政論天下第359集 20210221)天亮時分

1月6日新內幕曝光,#彭斯 的角色已經清晰;#臉書 和#推特 幾年內可能陷入財務困境(政論天下第359集 20210221)天亮時分 00:00:00 CPack大會將於本週四召開 ...

Comments:

天亮時分: 章天亮博士開通會員網站了!邀您查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本期節目免翻牆短鏈接,可以轉發給國內無法翻牆的朋友:
https://is.gd/WQb4Re
https://is.gd/0pgXA8
給大家提供一個自帶翻牆功能的希望之聲手機APP,適用於所有安卓手機(所有中國手機品牌以及三星、LG等非iPhone手機)。
下載網址:https://x.co/ohope
輸入網址後,可下載APP,可將APK文件發給中國大陸的朋友,安裝後即可使用,並用此APP收聽收看天亮時分的節目。
【天亮時分】Telegram頻道:https://t.me/tianliangtime
【天亮時分】Telegram群組:https://t.me/tianliangtimegroup
我們的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bayvoice.net

Zhini Chen: Nice guys 👨‍❤️‍💋‍👨

Ch Ren: 真是迂腐

X L: 可是彭斯在一月20日川普離開白宮時拒絕送行,卻跑去參加新總統登基大典。彭斯是咎由自取。都沒人在乎彭斯說啥了,他2024年支不支持川普都沒啥意義

Miya L: 和彭斯合作啥?等到關鍵時刻再被桶一刀? 當普通朋友可以,不能再委以重任。曹操肯定確實是搞人家下屬,心術不正。當然最後最後被張秀反,還害他損失慘重。曹操最佩服讓他損失慘重的人。我記得電視劇裡是曹操玩弄人家老婆,還鄙視人家投降,最後張秀忍無可忍反的。

J C: 中國四大法寶:欺騙,剽切,賄賂,病毒。

vicky loo: 奇了怪了,這還能怪團隊?有沒有可能拜登的壞也是來自壞團隊?南希也不是壞婆娘,只不過有個壞團隊。🤦🏻‍♀️🤦🏻‍♀️

高洋: 支持

C A: 解決問題需要技巧啊,彭斯可以宣布等聯邦法院結果,把球踢給法院,這個頭開了影響非常正面

Alexis Lantto: 個人覺得 章教授對彭斯的認識一直都太友善了。11月3日以後,他就不發聲了。

To Wong: 完全同意對彭斯的分析。

林特: 彭斯1月6日和民主黨配合,是主動的,

weidong shu: ☕

judy dunn: Because hs was stupid!

Ting Qi: 大家是否認同用帝皇術來分析當前的社會大事。請大家將眾多自媒體大V們的調門與 VOA 釆訪李南央的對話相比較,就清楚地看到二者出發點的不同。李南央關心的是人類文明的問題,而後者更多的關心自己的收視率。前者是良知居多而後者是買賣居多。眾人支持川普不是支持他的房地產,而是支持歷來美國總統從不敢介入的普世價值之爭,而假如事後、時間證明川普是假反共而是真奸商,那麼也逃不掉歷史的審判。請不要用帝皇術來說道人類的命運。美國是現在世界的美國,不是古羅馬,也不是炎帝黃帝之爭的美國。對不起啦!

Jean Vorosmarthy: 這根本不是他們之間個人恩怨的問題,這是關係到美國生死存亡的重要關頭。美國人民不會,Trump也不會原諒這個原則性的錯誤!Pence是否今後會支持Trump, 這還重要嗎?NO !

Lily Li: 為什麼美國政府對中共那麼厚道寬容、卻對川普總統那麼仇恨、趕盡殺絕!川普總統若不能東山再起,己經倒塔的世界民主自由的燈塔再也沒有機會樹起來了!

姜戈: 您說您通讀24史裡面的帝王是怎麼考慮問題的。恰恰這一點錯了,帝王考慮的是自己的王位,自己的利益。估計篷斯也·是這麼考慮的

Abc Abcd: Pence dishonest is a liar
political rubbish swamped 👹☠️💥

Evin: 胡車兒是誰的老婆?

Mia Y: 什麼都晚了...看看現在中共幹了什麼。四年會發生很多事...

Auser Meg: 除非共和黨擺脫了Diminion機器,並且每個州藍色和紅色州都通過了一項法律,否則不會進行普遍的郵寄投票,並確保民意測驗人員和民意測驗人員是誠實的,並允許他們工作!如果我們對選舉有信心,無論我們有成千上萬的人為我們的候選人投票,那麼腐敗的全球主義者,大型科技公司,外國干預,國內外恐怖分子,中國,俄羅斯,伊朗和NK將再次搶奪2022和2024年選舉!

天快亮了: 章教授的分析是建立在彭斯是一個正派人的基礎之上的,個人懷疑彭斯本身可能就是深層政府埋在川普身邊的臥底。純屬個人意見。

靜鬧中取靜: 川普當時握有軍權都不用。最後想把翻盤的賭壓在了碰死的身上。他承擔不起

Gregory Young: 感覺還是盜票的好!

益永恵美: 彭斯也沒有同意再次彈劾川普,不能說他很壞,只能說他不願意和川普總統一起戰鬥

益永恵美: 彭斯這種政客都在計算利益

Victoria Tsai: 美國人被「已被蒙住的CNN、臉書、推特」遮蔽真相,不曉得敗登的兒子收了中共的錢,形同叛國,跟本敗登沒資格選總統。還有美國的通訊選票是中共偽造的、以詐術入境美國,在開票的深夜暫停計票時,大量灌票,讓敗登票超過川普票,讓人看了,覺得美國總統大選荒謬絕倫,開門揖盜,不亡國才怪。

XI: 我總感覺彭斯背叛另有內情。 1月6日前最後一次集會他明確表明要計每一張合法選票,廢除每一張非法選票。 怎麼突然間背叛了?好多內幕我們是不會知道的。有沒有可能被那些惡人以家人生命安全來要挾彭斯,使他不得不背叛?要不然,他沒有理由不幫川普翻盤,而且還有機會連任副總統呢。 這就是為什麼川普很有信心地把最後一張王牌壓在彭斯身上,然後號召所有支持者去DC當面見證一個史無前例的時刻。 邪惡的民主黨當然也知道彭斯的重要性,他們勢在必得,從一開始的選票舞弊到性命要挾逼迫彭斯背叛,導致川普滿盤皆輸。

實修.慈悲.: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C W: 推特的老闆也是Square的老闆,SQ的盈利完全可以養推特。就像亞麻養華盛頓郵報一樣。

C W: 以川普的支持度,根本不必理會彭斯

Bin Yan: 退出推特,不看臉書,這些流氓媒體應該倒閉。

Little Piggy: 和黨建制派知道川會為MAGA盡力,厚着臉皮求川利用川,我想川會用談判的藝術將最反他的RINO去掉,使2022和黨變乾淨些

Little Piggy: 彭斯是在兩難的位置,就算當時彭推翻,主黨也要耍賴,1月6不能全怪彭,但彭以後難在和黨生存基本無從政機會,如2024 川出來,彭會支持川的作為彌補,表示1/6他無能為力.

R W: 他不是帝王像,少談付總,白頭上一隻蛇

Danny Zhou: 有誰可以舉幾個例表示有人能與川普長期共事?
要麼被川普開除,要麼不願,無法與川普共事而辭職。1月6日後辭職的內閣官員就不少!
2020年大選,輸家僅是章先生提及的那幾個人?整個共和黨都是輸家,都怪那個敗選不認輸的川普。
川普在共和黨少不了內戰!

R W: 他是一個小偷,不可信!

Tian Judy: 不同意你的觀點,他不做任何可行的事是自私,完全背信棄義。川有失誤那另當別論。

Danny Zhou: 川普今天,2月22日,在最高法庭再次敗訴。他的8年稅表將無法繼續掩蓋下去。

Danny Zhou: 彭斯與巴爾一樣,只會按憲法賦予的權力去行事,而不是要忠於自己上司而去做違憲的事。
1月6日認證選舉人票,副總統彭斯只有儀式的作用,沒有權力自行推翻各州選舉人票,或者說各州選民的投票。這叫忠於自己的就職誓言,堅持自己的職業操守。贊👍。
所謂非常時期,只是不遵守民主選舉憲法程續的敗選者的一廂情願,自欺欺人,欺騙世人的托辭而已。

Munch Krunch: 分析的很到位

mail Jack: 彭斯這人面相就陰險,川普最大的失誤就是用人不當,各方面用人不當,或者說他沒能早點參政。

Betty Young: 彭斯不敢擔責的事,民主黨全』擔『了;如果彭斯1月6號做了他應該做的事,會被左派駡死,卻會暗慫民主黨做所有不該做的事,比如做假票等等....

Brownie Smith: 章博士,你是真博士還是假博士?就這點智商還點評彭斯?有多少說服力?你以為聽眾一向聽你的而不觀察中思考?大是大非讓人大徹大悟,而你卻在泥潭中。

Katherine Hu: 人們怨恨彭斯是因為他在那之前演講所說「點算每一張合法的選票,不合法剔除開去」

free world: 左派什麼頭敢開,右派什麼頭都不敢開, 川普如果通過軍管調查選舉舞弊,那就和軍事獨裁沒區別了,川普根本就不能有任何動作,那不相當於自己選自己?相反彭斯沒有這麼多壓力,但是彭斯卻把自己當成了總統來覺得自己承受了很多,彭斯其實可以提出徹查選舉,成立調查委員會,至於接受共和黨的選票還是民主黨的選票,他完全可以不表態。至於後面調查委員會調查結果如何,不重要,至少彭斯態度拿出來了。而且全國也知道了,選舉有問題。只要發生的事情越多,左派就會用更多的謊言來掩蓋真相,最後必然暴露的漏洞更多。彭斯任何態度都沒有表示,還跑去迎合民主黨,就是一個偽君子,做表面功夫厲害,當我第一次聽到他和女的吃飯還要帶着太太,就覺得這人有問題。如果你正常和女的吃飯,你在擔心什麼?如果你喜歡這個女的,你又在逃避什麼?彭斯就是一個不敢面對自己的偽君子。像川普就是一個真實的人。

Christian Liang: 川普的話題,估計一直要討論到2024年吧?

ROSEMARY LEE: Disagree with you

free world: 左派什麼頭敢開,右派什麼頭都不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