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onavirus 中共病毒 武漢肺炎 新冠病毒即時更新

;
胡春華作為分管三農和扶貧的副總理, 7月9日出席穩外貿穩外資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並講話,凸顯中國外貿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而形勢危急。
香港已經進入了衛生官員所說的「第三波」感染。幾個月以來,香港衛生部門在很少或沒有發現新的日常感染之後,在星期二和星期三報告了三十多例新病例。其中多例因來源不明而無法追蹤。
據B6房地產顧問公司的數據顯示,從今年4月1日到6月底,紐約商業地產交易量價齊跌。三個月中,投資者僅購買了170處價值36億美元的物業,這是自2009年第二季度以來最低交易量。該公司表示,2019年第二季度有523筆交易,價值76億美元。
美國白宮官警察告稱,將就武漢肺炎疫情和港版國安法等問題對北京進行下一輪制裁,不要對中國公司進行投資,以免屆時被制裁波及。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初選候選人何啟明:極權最怕遍地開花,港人應堅持抗爭;黑暗中看到希望,極權抓狂虛怯;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國安法令世界一起反抗極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週四(7月9日)首次通過華府外籍記者俱樂部(FPC)舉辦電話媒體簡報會。他表示,世衛今年連讓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都不同意,足以說明問題——世衛無法顧好全球衛生安全。
面對史無前例的病毒大流行,面對中共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帶來的嚴峻局勢,《大紀元時報》為讀者帶來及時信息,而此時也正是華人最需要真實信息的時候。大紀元報社發現,在加拿大主要城市發行的大紀元報紙被偷拿現象加劇。
香港已經進入了衛生官員所說的「第三波」感染。幾個月以來,香港衛生部門在很少或沒有發現新的日常感染之後,在星期二和星期三報告了三十多例新病例。其中多例因來源不明而無法追蹤。
呂特根(Norbert Röttgen)7月9日在對德意志電台的電話採訪中說,作為一個民主法治國家,德國政府針對香港只做了最低限度的一點點。針對目前香港發生的不公,德國做得太少太少。他批評德國政府目前的態度太軟弱、迴避,他說:「話語是非常重要的,可是就連這些話,(德國)也說得不明確。」
新澤西的兩所知名大學——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和州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均於本週一(7月6日)宣布了將在秋季開始的新學年開學計劃。雖然兩校都會有一些面對面的授課機會,但也強調大部分課程將會遠程進行。
香港時事評論員、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則表示,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強引大陸統治手段入港,「限制言論自由之後,在中國大陸逐步將中國人民變成奴隸」。而港人拒絕最終成為中共奴隸,需先「拒絕自我審查,如常生活,做好自己」。他說,「如果我們一開始在言論自由上站得穩一些的話,後面的事情就不會出現。」
美國勞工部週四(7月9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為131.4萬人,低於道瓊斯預期的139萬人;也比前一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少9.9萬人(修正為141.3萬人)。
繼印度上周宣布封殺抖音、微信等59種中國最流行應用程式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正在考慮是否需要禁止抖音(Tiktok)在美國市場的發行。美國國...
北京時間7月10日,據《邁阿密先驅報》記者AnthonyChiang和BarryJackson聯合報道,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熱火總裁帕特-萊利沒有隨隊前往奧蘭多,而此前新冠檢測陽性的小德里克-瓊斯則隨隊抵達奧蘭多。熱火和萊利方面都沒有給出原
國策研究院院長田弘茂表示,過去美國對中共是採「戰略模糊」策略,不過近年開始轉為「戰略清晰」、甚至是「戰略對立」的態度,來應對中共近年對外擴張、企圖重建國際秩序。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全世界之時,中共一邊在鼓吹要對境外中國公民「關心關愛」,一邊卻實施縮減航班的「五個一」政策,讓大批留學生被困在海外,民怨沸騰。近日,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動用多個手段動員中國公民留在海外,不要回國。
由尼米茲號和羅納德·里根號組成的航母打擊群星期一(7月6號)在南中國海進行了雙艦作戰演練,顯然是向剛剛在那裡結束海軍演習的中國軍方展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週三(8日)表示,北京非常害怕中國人民自由思考,甚至勝過對外國對手的恐懼。
WHO在7月7日承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新冠病毒)確實有出現空氣傳播的證據,指在人群密集、封閉和通風不好的室內環境,不能排除空氣傳染的可能性。空氣傳染是人體呼出的飛沫,經蒸發形成飛沫核後,長期懸浮在空氣中不沉澱,在密閉空間可經由空調系統輸送傳染。因此,目前可進行的預防措施有:有呼吸道疾病症狀者少去密閉環境
庚子年已過半,在大瘟疫的衝擊下,中國政局全面地加速惡化。中共的亡黨恐懼,自竊國以來從未如此嚴重。在2019年神經全部繃緊的基礎上,中共再加碼,把「政治安全」搞得震地響。中共說得也非常明白,它所謂的政治安全,核心就是「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也就是要保它的專政的長命百歲,但這不過是妄想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