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干涉西方大學 德國兩所孔子學院被關

Updated: 2021-01-19 20:20:02

【大紀元2021年01月17日訊】十三、澄清事實真相(上)

目錄

(一)與歌德學院不能相提並論
(二)中共干涉西方大學
(三)德國兩所孔院被關閉的原因

接上文:德國孔子學院院長成了中共代言人

*****

2020年10月20日,紐倫堡孔院院長徐豔在紐倫堡的新聞俱樂部舉辦的會議上就外界對孔院的指責進行解釋,這次活動是在她的主動要求下進行的。長年做《紐倫堡新聞》的國際政治部編輯格奧歌·艾西爾(Georg Escher)主持該會議並提問。整個現場直播的視頻被該俱樂部在網上公布。[1]

在徐豔的解釋會上涉及的議題比較多,我們把它們歸納為兩個重點:一、兩所孔院為什麼被關閉?指德國的杜塞爾多夫孔院和漢堡孔院;二、徐豔怎麼看待人權問題、信仰問題?

聽眾中有人權組織代表參加,比如國際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e Gesellschaft für Menschenrechte)、人權協會西藏倡議組織(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的代表,他們及其在場的聽眾提到維吾爾、西藏、法輪功等團體的人權問題。

針對主持人及其聽眾的提問,徐豔力圖從各個方面為孔院辯解、為中共站台。對不了解情況的人來說,她的說辭有迷惑性和誤導性。

在會後,至少有兩家媒體對該活動做了報導,例如《北巴伐利亞州報》(Nordbayern)於2020年10月21日發表了《為中國宣傳?紐倫堡孔院為自己辯護》。紐倫堡地方報《市場鏡報》(Marktspiegel)於2020年10月22日刊登了《孔子學院:讓本地區了解中國》。但兩篇報導基本上都是在重複徐豔的觀點,根本未提及人權組織的提問,這樣的片面性報導會誤導更多的讀者。

我們在本篇和下篇(第十四部分)就徐豔的主要論點進行分析說明,澄清事實真相。

在德國的媒體、政要質疑、批評孔院時,孔院的院長們會對外聲稱孔院的辦校方式和德國的歌德學院一樣。在我們看來,這是在掩蓋中共對孔院的控制以及對西方大學干涉的事實。

但是德國至今已有兩所孔院被關閉,那麼作為孔院院長的徐豔對此是怎麼解釋的呢?

(一)與歌德學院不能相提並論

徐豔首先強調孔院和歌德學院的任務是相似的。就此,主持人格奧歌·艾西爾轉述批評者的觀點:孔院和歌德學院並不能相提並論,因為孔院不是純粹的文化機構,而是在漢辦管轄下,而漢辦屬於中宣部管,而且習近平在2018年提出口號,即孔院用「軟實力」宣傳社會主義等。

徐豔曾於2020年8月2日和德國的其他的孔院負責人連署發表聲明為孔院辯護,其中就強調孔院和歌德學院的相似性。參加連署的有德國的10名孔院院長,包括理事會會長或成員,除徐豔外,還有她的丈夫朗宓榭(Michael Lackner)、海貝勒(Thomas Heberer)、羅梅君(Mechthild Leutner)、陶伯(Markus Taube)。[2]

他們稱,2006年作為中德科學、文化和社會交流機構的孔院被建立,擔當起和在中國的歌德學院相似的職能,被賦予類似的任務,以語言學習中心的形式運作並與當地大學建立夥伴關係。

筆者認為,這些孔院與在中國的歌德學院即便是在形式上有相似之處的話,但從本質上來看兩者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歌德學院是德國政府於1951年建立的非盈利教育機構,以德國最受景仰的大文豪歌德的名字命名,用於傳播德國語言和文化。截止2020年年底,在全球98個國家有157所歌德學院分院,主要由德國政府資助。歌德學院與德國外交部簽有合作協議,雙方必須共同履行協議中的義務,並緊密合作。[3]

可見,歌德學院和德國外交部不是上下級的從屬關係,而是平等的、合作夥伴的關係。

這樣,即使歌德學院得到德國外交部的經濟資助,但在相關制度的監督下依照協議,歌德學院的獨立性能得到保障;而且歌德學院也不掛靠在所在國的其它任何機構上,不受外來的制約。

歌德學院的師資來源是多元化的,多半是在當地培養教師,對他們沒有宗教信仰上的限制要求,他們沒有要執行什麼黨派的任務。

孔院雖然也是非營利性教育機構,但是受控於中共的教育部、宣傳部,是個非獨立的從屬機構,即被外界視為中共的大外宣機構或「外國使團」。

孔院借用被中國人尊稱為聖人的孔子之名,卻為中國共產黨做宣傳,具有極大的欺騙性。

孔院的師資大部分是來自中國的教師,孔院總部對孔院的中方院長有嚴格的要求,比如他們在政治上要和中共保持絕對的一致,這些因素都可以保證中方的教師能有目的地對海外學生輸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和價值觀。

除此之外,孔院辦學掛靠在海外機構上,如當地的大學、地方政府、企業等,這樣它容易從內部滲透到這些機構中並對之施加影響;而且中方給建立孔院的西方大學提供資金,這樣可以對孔院的合作方進行制約,如要求遵守中共的法律,從而限制其學術自由等。

歌德學院在69年來共建立了157所分院,而孔子學院自2004年僅在十幾年裡就突飛猛進地開設了541所孔子學院和1,170個孔子課堂。這些非正常發展的所謂語言機構就成了被中共大力扶持的執行機構。

孔院所舉辦的活動涉足所在國的各個領域,尤其是政治、經濟、教育等,而且,西方媒體曝光孔院在海外從事間諜活動。

從兩個學院的辦校目的來看,也截然不同。正如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所說,歌德學院的口號是「語言、文化、德國」(Sprache、Kultur、Deutschland),孔院如果學習歌德學院的話,該是以「語言、文化、中國」辦校,而它奉行的是「黨語言、黨文化、黨中央」。[4]

所以歌德學院和孔院是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機構,孔院院長們把它們畫等號,能起到混淆視聽,掩蓋中共對孔院操縱這一事實的作用。

主持人艾西爾就孔院和歌德學院不能相比提問時還提到,習近平要求孔院宣傳社會主義。

就此徐豔回答說,紐倫堡孔院有19位職員,其中只有5位來自中國;孔院的絕大部分項目是由學院裡的德國人申辦的。她問:孔院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社會主義的文化建設?

其實,不是說德國教師占多數,孔院就宣傳西方的民主自由而不宣傳中共的社會主義了。

我們在前文中已經用了很大的篇幅證明了紐倫堡孔院對德國社會的滲透,如和當地政要、企業家、學者、各機構建立關係,在舉辦活動中唱紅歌,宣傳中共的「一帶一路」,講好所謂的中國故事,把手伸向藝術領域等等,這些都證明該孔院有很大的空間推行社會主義的文化建設,用「軟實力」影響德國社會。

再則,徐豔還強調,紐倫堡孔院是由德中雙方建立的,孔院理事會主席是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校長何有信(Joachim Hornegger);其高級顧問委員會的主席是前巴州州長貝克施泰(當天也出席了徐豔的新聞會)。言外之意,孔院是受到西方政要、學者的支持的。

在我們看來,儘管紐倫堡孔院有理事會、高級顧問委員會,由政治家、科學家、學者、企業家組成,這並不能改變中共辦孔院的性質和目的。如果紐倫堡孔院不按照中共的宗旨行事,也不可能兩次被評為「先進孔院」、一次「示範孔院」,徐豔也不能獲得「先進個人」獎。

中共干涉西方大學

主持人艾西爾就中共向西方大學施壓舉了幾個例子,其中的兩例為:澳洲的一所大學取消了一部關於孔院(代理中共滲透)的獲獎紀綠片的放映,另一所大學還取消了達賴喇嘛的訪問,原因是來自於中國方面的壓力。

我們對這兩個案例的背景做些補充:

澳洲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單方面取消了原定於2018年9月21日在該校放映Doris Liu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的場地預定。維多利亞大學是澳洲十多所設立了孔院的教育機構之一。《澳洲人報》2018年12月3日報導,維多利亞大學孔院中方院長王蓓(Claire Wang)給商學院院長Colin Clark發送電子郵件,轉達了中領館對此事的關注。[5]

2018年悉尼大學取消了原定於同年6月達賴喇嘛對該校的訪問。據「德國之聲」2018年4月18日報導,悉尼大學民主和人權研究所組織計劃了達賴喇嘛同該校學生舉行見面會的活動。因該大學警告組織方不能允許媒體報導和不准自由西藏活動人士進入會場後,活動組織方取消了原定的活動。[6]

艾西爾問徐豔怎麼看這些例子,徐沒有馬上正面回答艾西爾的問題,而在談及其它話題時順便回答了這個問題,說:澳洲的中國人很多,那裡中國人的社區相當大,人員複雜,這些對當地的影響很大。她是想把中共包括孔院向西方大學施壓的原因推到當地的華人身上。

中共對西方大學施壓是個普遍現象,如果西方大學要舉辦不被中共認可的活動,比如涉及到它絕對禁止的話題如西藏、法輪功時,它就會以停止經濟資助來威脅西方大學,從而干擾和影響西方大學的自主權。

對此,我們再補充一例: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為了不失去來自中共的各種資助,包括對該大學的孔子學院的資助,下令關閉由該校學生主辦的表現以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為內容的畫展。原計劃展覽在2008年3月4日到14日期間舉辦,但展出2天後,大學下令關閉展覽。

畫展的主辦者對校方的舉動進行了法律訴訟。一年後特拉維夫地方法院判決特拉維夫大學因為來自中領館的經濟和政治壓力而關閉畫展,要求大學再次舉辦一週展覽,並給畫展的組織者賠款1萬美元。[7]

此例證明,中共干涉西方大學是不爭的事實,這與當地的中國人多與少沒有必然聯繫。

另外,徐豔還為孔院辯護,說孔院是在傳播文化,人們不應該把「軟實力」當成負面的東西來看待,「軟實力」作為文化的宣傳是合法的。

如果孔院真正地在傳播中國的傳統文化,當然這是無可厚非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中華民族悠久的文化遺產並不是孔院要傳播的。例如,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孔子學院美方院長、美籍華人金克華,在201012月召開的第五屆孔子學院大會上被評為全球孔子學院先進個人。他對媒體說,「孔子學院只是一個稱謂」,「並不是以傳講孔孟的思想為主」。[8]

事實上,孔院要傳播的是黨文化,而不是真正的傳統文化,正因為如此,孔院所使用的「軟實力」手段才遭到西方社會的譴責。

可見,徐豔在「軟實力」這一問題上為孔院的辯護是沒有說服力的。

德國兩孔院被關閉的原因

主持人艾西爾提到在德國有19所孔院,其中杜塞爾多夫孔院已於2020年年初被關閉,同年年底漢堡孔院被關閉,波恩大學也在討論是否關閉該大學的孔院,問徐豔怎麼看。

關於杜塞爾多夫大學孔院:

徐豔解釋說,杜塞爾多夫大學孔院被關閉的原因是該學院沒有做學術研究(德國媒體提及這一點),但她解釋的原因是杜塞爾多夫大學沒有中文系造成的。

這是徐豔在找理由為杜塞爾多夫大學孔院被關閉找說辭。其實,孔院的真正目的不是做學術研究的,它即使有中文系,也是被作為中共的大外宣的機構來使用的。

而且徐豔還有意迴避杜塞爾多夫孔院被關閉的一個重要原因,即中共干涉西方大學。

德媒報導,根據北威州科學部長費福爾-坡斯根(Isabel Pfeiffer-Poensgen)向北威州州議會提交的一份報告來看,杜塞爾多夫大學與孔院終止合作的一個原因是,大學管理層不能排除中國國家對大學的影響。[9]

關於漢堡大學孔院:

徐豔解釋其關閉原因為,該孔院的中方合作方的上海復旦大學在學校章程中取消了「科學自由」等詞。她認為就這一點而言人們可以向中國問責,但此事與孔院的工作本身沒有什麼關係。言外之意,關閉的原因不在於孔院本身。

漢堡孔院的中方大學——上海復旦大學建立於1905年,是中國著名的高等學府。據「德國之聲」報導,2019年12月18日,復旦大學修改校章的計劃得到中國教育部的核准,並在教育部網站上列出了幾十處的修改內容。

其中,多處「思想自由」、「學術獨立」字句被刪除,增加了「愛國奉獻」「國家意識」「社會主義價值觀」等字眼,並強調「共產黨黨委領導」。這遭來了復旦大學學生的抗議。[10]

這說明中共在持續地加強對大學的管控,孔院是中共的機構,按照中共的規定行事是必然的。漢堡孔院也不例外,它不會幹與中共背道而馳的事,以下的例子就是一個作證。

據德國《鏡報》(Spiegel)報導,2015年漢堡孔院的中方院長因組織了一個與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有關的活動後,就被召回了中國。[11]

因而徐豔說漢堡孔院關閉的原因和孔院本身沒有關係的說法與事實相悖。

從徐豔對兩所孔院被關閉的原因的解釋來看,她設法掩蓋中共對孔院的操縱和對西方大學的干涉的事實,畢竟這點一直以來倍受德國社會的指責,也不可避免地波及到紐倫堡孔院。

(待續)

資料來源:

[1] ZU GAST IM PRESSECLUB:Dr. Yan Xu-Lackner,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nXaip85rk&feature=youtu.be
[2] Positionspapier der Konfuzius-Institute in Deutschland,https://www.gdcf-duesseldorf.de/ki-positionspapier-08-2020/
[3] Goethe-Institut,https://de.wikipedia.org/wiki/Goethe-Institut
[4] 《謝田: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2017年5月17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17/5/16/n9149381.htm
[5] 《維多利亞大學在中領館「過問」後撤銷反對孔子學院的電影放映》,2018年12月3日,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8/12/03/15501/
[6] 《悉尼大學取消達賴喇嘛同學生間的對話會》,2018年4月18日,https://www.dw.com/zh/悉尼大學取消達賴喇嘛同學生間的對話會/a-16755395
[7] Court: TAU Bowed to Chinese Pressure Over Falun Exhibition,01.10.2009,https://www.haaretz.com/1.5381002
[8] 《「孔子學院主要不是教孔孟之道」》,2011年11月25日,http://news.china.com.cn/txt/2011-11/25/content_23999789.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3日。
[9] Diskussion über Chinesisch-Unterricht in NRW, 15. Januar 2020, https://ga.de/region/koeln-und-rheinland/propaganda-verdacht-uni-duesseldorf-kuendigt-konfuzius-institut_aid-48332663
[10] 《復旦大學修章程刪獨立 抗議學生爭自由唱校歌》,2019年12月18日,https://www.dw.com/zh/復旦大學修章程刪獨立-抗議學生爭自由唱校歌/a-51719779,原始內容存檔與2020年3月13日。
[11] Heike Klovert: Kultur aus Peking – unter Aufsicht der Partei, 30.11.2019, https://www.spiegel.de/lebenundlernen/uni/konfuzius-institute-an-deutschen-unis-kultur-aus-peking-a-1298843.html

責任編輯:高靜#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