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歷史解密 唐山大地震是天災更是人禍

更新: 2020-02-24 02:00:37

唐山大地震30周年祭日,地震發生後至今,沒有人知道真實的死亡人數,中共隱瞞事實真相,剝奪中國人民的知情權,從來就沒有改過。(新唐人電視台)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市發生里氏7.8級地震,有感範圍廣達1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其中,北京市、天津市受到嚴重波及。僅僅10秒鐘,中國北方這座150萬人口的工業城市,頃刻間變成人間地獄,全市交通、通訊、供水、供電中斷,80%以上正在酣睡的人們,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被埋在瓦礫之下。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唐山大地震導致24萬多人死亡,16萬多人重傷,7200個家庭全家死亡。但是,民間流傳的死亡數字是:至少60萬。據原河南醫科大學醫師、美國耶魯大學退休癌症研究員張育明先生講,唐山大地震的震級實為9級,死亡人數高達75萬。

中共高層早就得到地震預報

1972年,周榮鑫任中國科學院中共核心領導小組副組長。當時,國家地震局歸中國科學院管,由他直接領導。

1966年3月8日,河北省邢台地區發生6.8級地震。1969年7月18日,渤海發生7.4級地震。此後,大多數專家認為,遼寧南部50年內無大震,有的則認為有5至6級地震。但是,北京地震隊的耿慶國認為,一兩年內,遼南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

耿慶國是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物理系地震專業的畢業生,1968年,任地質部物探所地震預報室技術負責人,1970年起,在北京地震隊工作。他通過對中國西周以來乾旱和地震關係歷史記載的研究,提出「旱震理論」。他發現1972年華北和渤海地區出現百年不遇大旱,構成8級地震或兩組7級地震的物理背景,於是,他在1974年5月31日寫報告,作出遼南一兩年內可能有7級以上大地震發生的中期預測,上報中國科學院,周榮鑫看到了這個報告。

1974年6月15日,周榮鑫簽發了中國科學院給國務院的報告,介紹了地震專家的三種意見,明確提出:「立足於有震,提高警惕,防備6級以上地震的突然襲擊,切實加強幾個危險地區的工作。」他還向主持國務院日常工作的副總理李先念做了口頭彙報。

1974年6月29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國務院批轉中國科學院「關於華北及渤海地區地震形勢的報告」》(國辦發69號文件)。該文件明確指出:京津一帶、渤海北部等地區,可能發生5至6級地震。「報告提出的一些地方今明年內可能發生強震,只是一種估計,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但要立足於有震,做到有備無患。」同時成立了京津唐張協作組和渤海協作組,以加強對這兩個危險區的短期臨時監測。這份國務院文件下發到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遼寧、山東等7個省區市。

1975年1月,中共四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周榮鑫被任命為教育部長。當時,他在中國科學院的工作一時還交不出去,離開科學院之前,周榮鑫親自簽發了給國務院的最後一份報告,再一次強調,京津唐張一兩年內可能有6級以上破壞性地震。

但是,1975年11月,毛澤東發動「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再次打倒鄧小平。周榮鑫被認為是鄧小平的黑幹將之一,也被打倒。周榮鑫當年提議成立的監測地震的京津唐張協作組,被國家地震局的造反派認為是周榮鑫搞的「條條專政」,一再「深揭猛批」,導致協作組工作陷於癱瘓。這些造反派還壓制了耿慶國1976年7月中旬根據五項氣象指標做出的可能發生地震的短期臨時預測。結果,1976年7月28日晚,幾十萬人在睡夢中喪命。

唐山大地震中的「青龍奇蹟」

1976年7月17日、18日,全國地震群測群防經驗交流會在唐山舉行。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京津組組長汪成民要求在會上發言,當時主持會議的國家地震局副局長查志遠不同意,讓他在晚上的座談會上談,還特彆強調,他的話不能代表國家地震局。因為在當時,汪成民等一批年輕地震工作者認為,京、津、唐發生大地震的可能性很大,他們的觀點與國家地震局領導的觀點不一致,且不受重視。

17、18日晚上的座談會上,汪成民向與會者談了3點看法:(1)從國際上看,很多地方發生7級以上地震,表明目前世界上的地震處於活躍時期。(2)從中國地震活動的動向、發展趨勢,以及電流、地磁、地應力等活動中出現的異常現象看,對京、津、唐、渤、張地區可能發生大地震,要引起極大重視。(3)要加強防震、抗震措施,建立組織,大力宣傳地震知識。

汪成民明確指出,7月22日至8月5日,唐山、灤縣一帶,可能發生5~6級地震。

當時,唐山市青龍縣科委分管地震工作的王青春,參加了這次座談會。聽到汪成民的預警後,非常焦急,會議一結束,立即趕回青龍縣,到家時已是7月21日晚上。他連夜整理好會議記錄,7月22日,向縣委領導做了彙報。

青龍縣委書記冉廣岐對這個地震預報非常重視,頂著摘烏紗帽的風險拍了板,向全縣預告災情,並進行了防震部署。縣裡通過廣播、會議及其他一切可能的形式,介紹地震知識,防震方法,還把防汛和抗震結合起來,每個公社安排一名書記,一名工作隊負責人,具體落實防汛抗震工作。

7月25日,冉廣岐專門召開縣三級幹部800多人開會,作了可能發生大地震的報告。他要求與會幹部必須在7月26日前,將震情預報通知到每一個人。縣委還專門召開電話會議,向群眾介紹震前預兆,並下達命令:一律不準在室內做飯、吃飯,不準在室內睡覺。當晚,近百名幹部急匆匆地奔向各自所在的公社。地震發生前,青龍縣的老百姓幾乎都被緊急疏散到室外。

7月28日凌晨,唐山大地震發生時,距離唐山115公里的青龍縣,毀壞房屋18萬間,完全倒塌7300多間。但是,全縣47萬人,僅有一位老年婦女因地震引發心臟病發作死亡!

1996年7月,唐山大地震發生20周年之際,聯合國代表科爾博士向冉廣岐頒發了紀念章,表彰他在創造「青龍奇蹟」時的貢獻。後來有人問冉廣岐:「您作為一把手發布臨震預報,壓力大嗎?」他回答說:「我也有老婆孩子,也有自己的事業。我心裡頭,一邊是縣委書記的烏紗帽,一邊是47萬人的生命,反反覆復掂量哪。不發警報而萬一震了怎麼辦?」

關於唐山大地震的預警一直不斷

早在1967年10月20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年,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曾談到:應在灤縣、遷安(均屬唐山地區)做些觀測工作。如果這些地區出現異常活動的話,那就很難排除大地震的發生。

1968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前8年:唐山地震辦公室負責人楊友宸著手組建唐山地震監測網。唐山市區的40多個監測點都有專人負責,每天報給他數據。

1975年12月,唐山大地震發生前7個月,地質部地震隊上報給國家地震局的《1976年地震趨勢意見》中,將唐山圈進危險三角區,明確指出:「1976年可能發生大於6級的地震。」

1976年初,唐山大地震發生前6個月,楊友宸在唐山市防震工作會議上作出中短期預測:唐山市方圓50公里內,1976年7、8月份,或下半年的其他月份,將有5~7級強震發生。

1976年5月,唐山大地震發生前2個月,國家地震局華北水化學地震會商會議上,楊友宸鄭重提出:唐山在近兩三個月內可能發生強烈地震。

1976年7月6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22天,開灤馬家溝礦地震台工作人員馬希融,正式向國家地震局、河北省地震局作出短期將發生強震的緊急預報。

1976年7月14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14天,地質部地震隊電告國家地震局,唐山地區出現7大異常。唐山二中群測點負責人田金武鄭重發出地震警報:1976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有可能達到8級。

1976年7月23日,唐山大地震發生前5天,唐山樂亭紅衛中學群測點負責人侯世鈞預報:即將到來的大震最低為6.7級,最高可達7.7級。

1976年7月27日18時,唐山大地震發生前9小時,開灤馬家溝礦地震台的馬希融,向開灤礦務局地震辦和上級作強震、臨震預報:強於7.3級的地震隨時可能發生。

儘管有關唐山可能發生大地震的預警,像警鐘一樣長鳴,但是,當時的中共最高層正忙於批判「不肯改悔的黨內最大的走資派」鄧小平、「反擊右傾翻案風」,沒有人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心上。所有這些地震預報,最後都沒有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視。中共中央不重視,中共河北省委、唐山市委也不可能重視。

結語:

中國傳統文化講「人命關天」。但是,中共從來不把人當人看,死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多少億人,對於中共來說,不過是一個數字。中共當政70年,類似唐山大地震這樣的悲劇,在中華大地上,一遍又一遍重演。每一場大的天災背後,都有中共製造的人禍。

回到: 新聞
来源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