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收費上萬的野奢酒店 背後到底有多亂?(組圖)

Updated: 2021-03-02 00:41:15


繼野餐、滑雪、衝浪之後,中產們又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野奢。(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1年3月2日訊】繼野餐、滑雪、衝浪之後,中產們又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野奢。在荒無人煙的環境裡,享用最高檔的服務、最奢華的設施,這種聽起來有些凡爾賽的描述,正是當下最流行的野奢度假方式。在中國大陸,每晚房價上萬的野奢酒店一方面讓有錢人們欲罷不能,另一方面「騙照」問題層出,那麼野奢酒店昂貴的價格背後,真的如精修照片一樣令人心馳神往嗎?

什麼是野奢酒店(Rustic luxury hotel)

野奢酒店(Rustic luxury hotel)最初的概念來源於國外的Glamping,即Glamorous Camping(豪華露營)。Glamping滿足了旅行者們又想探險,又想舒適的貪念,讓旅行者們既可以在得天獨厚的然環境中欣賞美景,又能享受頂級居停設施和服務,一時引起了廣大旅行者們趨之若鶩。

野奢 露營
繼野餐、滑雪、衝浪之後,中產們又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野奢。(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在中國的野奢酒店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湧現,在雲南、香格里拉、新疆、西藏、青海等風景壯美的地方,你都可以發現從設計到配套都讓人驚艷的野奢酒店。這些野奢酒店也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去年旅行業因為疫情整體遭受重創,野奢酒店卻成了例外,逆勢上揚。

人們對野奢酒店的追捧首先體現在價格上。

在野奢酒店圈子裡,每晚一千五百的帳篷是基礎,每晚3000元的房間也只是第一級,從五千到甚至上萬價格也隨處可見。

即使有如此高昂的價格做門檻,依然攔不住大眾想要住野奢的心。為了能住上心儀的野奢酒店,眾多愛好者可謂非常努力:

旺季提前2個月到半年預約是常規操作;因為通常選址偏僻,到達當地城市後還要翻山越嶺的野奢酒店也不在少數,好在大多數野奢酒店都有(並不便宜的)專車接送服務。

一些頂級野奢酒店甚至還會有一些超出認知的操作,博主@紅臉普西表示,不久前他在入住國內頂級野奢酒店物與嵐時,就花了半小時填寫了酒店的問卷調查。

但物以稀為貴,人的心理就是這樣,越是難預訂,大眾越是想要去野奢酒店一探究竟。

國內的野奢酒店雖然處於旺盛生長的階段,但並沒有統一的定義與標準,在野奢帳篷營地「東山一個廬」的Voo看來,除了拿野奢當噱頭的酒店,相對於傳統酒店,野奢酒店較為明顯的差異是——以原生態自然環境為背景,鄉野建築風格為外觀,內部豪華奢侈,提供高端服務的新型度假酒店。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野奢酒店原本就處於旅行鄙視鏈的頂端,但其內部同樣存在著鄙視鏈。據我們觀察大約是這樣:

頂級國際小眾酒店集團>大牌酒店集團>國內酒店品牌

國際頂級野奢酒店的奢華程度 一度讓人咋舌

坐落於坦尚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中部大草原的One Nature頂奢營地,服務人員配比是5:1:餐食、遊獵、安全等方面各有管家、頂級的備品與spa服務等等;印尼安曼旗下的Amanwana,在飛到巴厘島之後,還需要在印度洋上漂流一小時或乘坐水上飛機,才能到達。

當然,以上這些野奢酒店,在價格上也一騎絕塵。旺季時房價高達40000元一晚,依然一房難求。

無論是從價格上還是服務上,和已經發展數年的國外野奢酒店「大哥」相比,國內的野奢酒店都還屬於「小弟」而已。

人們為什麼愛野奢酒店?

毋庸置疑,環境的美和獨特即是野奢酒店最奢侈的部分。正是這份城市裡看不到的景色,讓無數擁躉前仆後繼。

《小時代》裡,顧裡「一離開浦西就無法呼吸」,如今的有錢人卻逃離城市,飛行十萬八千里,只為奔赴心中夢寐之地盡情呼吸——逃離日常生活的牢籠,去野外撒撒野,感受下自由的滋味。享受天地精華的同時,還可以享受最現代化的服務,還有什麼比這更愜意的事呢?

野奢酒店是有他們迷人的道理的。再加上疫情導致的壓抑已久的旅遊訴求,在野奢酒店上得到了小規模爆發。

說到底,野奢酒店背後的邏輯很簡單:專門去荒郊野嶺受苦是犯傻,但在野奢酒店裡呼吸新鮮空氣、感受自然就是一種別緻的生活方式。

和滑雪、衝浪、在恆隆前排隊購買奢侈品一樣,有錢人的快樂,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野奢酒店的盛行也不免讓人想起這也讓人想起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輕》裡,那個富豪和漁夫曬太陽的故事。

雖然在漁夫看來,累積了無數財富的富豪也還是在和自己曬一樣的太陽,但你必須承認,即使身處一樣的地理位置,他們感受到的風景也是不一樣的。

國內野奢酒店背後的亂象

社交媒體上精美的野奢酒店照片越來越多,但隨著這個行業的蓬勃發展,有的東西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變味了。

在野奢浪潮之下,很多傳統酒店也開始眼紅這塊「肥肉」,一種「輕野奢」的概念也隨之誕生。

所謂「輕野奢」,就是將帳篷營地的地點由真正的野外搬到了城市郊區和田園鄉村。雲階格蘭平的李先生提到,國內有些常規住宿的酒店會在院子裡搭一些帳篷,然後將這個房型定義為野奢,「因為對他們來說,有『野奢』這樣的主題住宿,酒店的房間會更好賣。」也就是說,也許你花上千塊訂下的野奢酒店,真正見到後發現只是一片擠得密密麻麻的帳篷。

野奢 帳篷
在中國,也許你花上千塊訂下的野奢酒店,真正見到後發現只是一片擠得密密麻麻的帳篷。(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紅臉普西也認為,現在很多國內的野奢酒店只是打著這個名頭,但嚴格說來並不能算是真正的野奢,「國外有真正意義上的野奢,真的帶你遠離俗世,和自然、動物有深度結合,但國外國內野的路子還是不一樣。國外是流動的,國內是固定的。」

批量化生產也讓很多野奢酒店的帳篷長得越來越像:白色外觀、木頭橫樑,裝飾物統一都是小燈泡和原木色躺椅。李先生在採訪中提到,自己在社交媒體上常常看到和雲階格蘭平外形和內部裝飾都十分相似的帳篷營地。

在他看來,這樣的行為從商業角度來說雖然無可厚非,但野奢酒店最重要的特質就是和當地環境的契合度,不管是非洲的Singita野奢營地還是迪拜的阿瑪哈酒店,都在房間裝飾和公共區域設計上盡量融入當地的整體環境,「有些酒店把這些風格標準化以後,就可以去快速複製、快速發展,但沒有因地制宜。」

社交媒體的傳播方式一方面快速促進了野奢酒店的出圈,一些野奢酒店在開業初期就是依靠抖音和小紅書上的照片、視頻迅速走紅;但另一方面,「照騙」的情況也變得越來越普遍,有網友也開始在社交媒體上吐槽,有些野奢酒店的照片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到入住時一看,發現就只是平平無奇的小木屋而已。

畢竟,在中國大陸,「掛著羊頭賣狗肉」的事,早已見怪不怪了。

責任編輯:江雪

本文短網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