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紐約人】悲情母親節

Updated: 2021-02-24 16:40:57

【大紀元2021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對於今年五十歲的紐約長島婦女薇薇安‧扎雅斯(Vivian Zayas)來說,2020年的母親節將永遠留在她的心底。但那不是母親拿著康乃馨的幸福畫面,而是一段她一生中最悲傷和憤懣的記憶——就在母親節的前一天,她收到了媽媽的骨灰。

失去母親的母親節

母親安娜‧馬提耐茲(Ana Martinez)是布碌崙威廉斯堡居民,曾於2019年做了個膝蓋手術,手術做得很好,只是恢復調理需要一段時間。2020年1月,薇薇安和妹妹阿萊克薩(Alexa Rivera)把母親送進了她自己家附近的療養院、位於長島西艾斯利普(West Islip)的「聖母安慰護理康復中心」(Our Lady of Consolation Nursing & Rehabilitative Care Center)。

因COVID-19以及關閉政策死於長島一家療養院的紐約布碌崙居民安娜‧馬提耐茲。(受訪人提供)

一開始,姊妹倆天天去看望母親,給她帶去換洗的衣服,帶點零食和咖啡,陪她聊天。

「因為我們聽到過一些關於療養院的可怕的事情,護士粗魯的態度啊,照顧不周啊,我猜想食物也不好吃,所以我們天天去看母親。」薇薇安在2月22日接受大紀元的專訪時說起去年發生的事情,還清清楚楚地記得一切細節。

「我們以為她在那裡待很短的時間就會回家,從來沒有想到過瘟疫會到了這個程度,也沒有想到療養院會有權關門。」

3月11日,療養院通知家屬說,他們因疫情的原因要關門兩、三週。療養院沒有給姐妹倆任何選擇的餘地——是可以把病人接回家、還是其它的選擇,就是通知他們關門,家屬不能來看病人了。

「我們很自然地想,療養院對老年人是安全的地方,因為這些人都是護理老人的專業人士嘛。」薇薇安說,因為這是突發事件,媽媽是暫住居民,她想很快就會出來的。

於是薇薇安就帶了一些書和雜誌,還有填字遊戲,以及食品和乾淨的衣服去了療養院,她想讓母親這段時間有吃的有玩的。

「我媽媽很悲傷,她不想待在那,她本以為就待很短的時間呢,她哭了,說她想回家。」薇薇安還勸了勸母親,讓她放心。「因為我認為她在療養院很安全。我走過去,親了一下她的額頭,跟她道別。她看上去很健康,很好。」

然後,薇薇安就離開了療養院。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是她和生養她、陪伴她49年的母親的最後一面。她後來追悔莫及,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的情景,78歲的老母親要回家,可是卻不得不留在療養院。

「我一直在想,我本應該對他們說:不,我媽媽不能待在這兒!我不能讓你們把她鎖在這裡,我要立即帶她回家!」薇薇安再後悔也來不及了,「我走開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我總在想,我們本來可以做得不同啊。」

在療養院關閉後的一週後,薇薇安反應過來,想接媽媽回家。她一直不停地給養老院打電話,直到3月19日才有人回覆她,說她可以接媽媽回家了,出院安排在一週後。到了3月27日週五那天,療養院確認說,下週一(3月30日)就可以把人接走了。

薇薇安姐妹很興奮,同時也很擔心,怕母親回家得了新冠肺炎可怎麼辦。因為在兩天前母親對他們說,傳染病醫生看過她,給了她一張表格,是關於暴露在COVID-19病毒之中的注意事項;而且媽媽出現了胃疼和哮喘的症狀,通話時聲音聽上去很沙啞。

薇薇安說,療養院的人還告訴她,他們找醫生看過母親了,「但是他們沒有說,『我們認為她接觸了病毒,我們想通知你』;不,他們從來沒有通知我們,只說你媽媽可以回家了。」

薇薇安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母親,還囑咐說:「媽,您可不能得病啊,我們好不容易才爭取讓您回家。」薇薇安記得媽媽聽了這話高興極了,說了句「真的嗎?」

正當姐妹倆通知了親朋好友,準備迎接母親的時候,母親那邊卻再也不接電話了。

「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打了六次電話,週六才找到了一個護士。問我母親的情況,對方說,她沒有發燒,也沒有咳嗽,氧氣含量也很好……護士為什麼告訴我這些?他們仍然沒有說我母親有什麼問題。」

到了週一該接母親出院的時候,媽媽還是不接電話。療養院的人對薇薇安只說「她很好,醫生已經允許她回家了」,薇薇安就問她母親的身體狀況,這時護士卻沉默不語了。

薇薇安質問道:「難道你們療養院允許把病人送回家嗎?」對方還是沉默。薇薇安急了,說「好吧,如果你們允許,我就自己把她接回家。」護士勉強地說了句「那好吧。」

這時,妹妹阿萊克薩不放心,給院長打了個電話,卻驚聞母親已經呼吸困難了。院長說:「我不知道怎麼回事,你母親現在呼吸困難,但是你們可以給她接回家。」並答應給母親帶著氧氣瓶送回家。

布碌崙老人馬提耐茲生前和她的小女兒合影。(受訪人提供)

「什麼?!」阿萊克薩吃驚地問,「她呼吸都困難了,你們還準備把她送回家?」

直到那一刻,女兒們才感到,真的出問題了。醫院就在療養院附近,怎麼沒人給病人送進醫院?

3月30日,療養院終於把薇薇安的母親送進了附近的「好撒馬利亞人」醫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醫院馬上給病人架上了呼吸機。

4月1日,薇薇安接到醫院的電話,醫生說:「對不起,你的母親過世了。」

薇薇安一下子就呆住了,然後痛哭失聲。

「那天晚上是我一生中最恐怖的夜晚,這世界上就剩下了我,一個沒有母親的女兒,我從來沒有想到她會死……」

五月母親節的頭一天,薇薇安收到了冰冷的骨灰盒。

站出來抗議的母親節

也是在母親節那天,作為剛剛成立的「老人之聲」組織(Voice For Seniors)的創始人,薇薇安聯合了數十位療養院病逝居民的家屬,到「聖母安慰護理康復中心」大門前舉行抗議示威。

「那天外面還很冷,很多人聽說我媽媽的事情也來了。」薇薇安說。「我們想得到答案。他們怎麼死的?療養院有沒有過失?」

薇薇安姐妹去年在療養院前舉行抗議。(受訪人提供)

剛開始,薇薇安以為她們的母親是一個個案,僅是一家療養院的事情。可是後來,當越來越的人加入她的組織,向她講述各自的遭遇時,薇薇安才發現,全國有成千上萬的老年人在疫情中死於療養院。目前,她的組織已經發展成有4,000個成員的機構,紐約分部內就有600人。

「其它州都效仿了庫默的行政令,做著和紐約州一模一樣的事情。」薇薇安說,「因為那時候他們把庫默視為黃金標準,做得最好的州長,他們都在跟他學。」

薇薇安把母親不必要的死亡事件歸咎於庫默的行政令和療養院的管理層。

第一,庫默為什麼不用醫院而是用療養院來安置新冠病人?

薇薇安說,「我的問題是,庫默為什麼不用川普(特朗普)和國會送來的醫療軍艦和賈維茨中心,以及像中央公園中的慈善醫院,你不把病人送到這些醫院去,卻把COVID陽性病人送到沒有全職醫生的療養院中?療養院的護士看到病人也沒有權力送醫院,而你為什麼要關閉連醫生都沒有的療養院?他們連一個檢查肺炎做X光的人都沒有,這等於置老人們於死地。」

第二,庫默的行政令。

薇薇安質問道,「庫默說他不想讓新冠病人受到歧視,但是他卻歧視了健康的人,你怎麼能讓一大幫健康的付費病人和有病毒的病人混住在一起呢?……他們做出的決定是以老年人的生命為代價的。而且他們還說,如果再有大瘟疫流行的話,我們還做同樣的事情。可是顯而易見的是,他們有些事做錯了。如果再來瘟疫,你還要將感染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或者其它什麼病毒的病人關在療養院裡嗎?」

第三,療養院的問題以及關門政策的失誤。

薇薇安一直譴責的就是療養院對待家屬的做法,即遲遲不通知她母親的病情。她說,她母親所在的療養院自從去年四月開始,「死亡人數」就保持在40個;這個數字一直沒有變,直到一月底總檢察長報告公布之後,死亡人數才上調到70人。

而且,光是療養院的封閉政策就讓很多老年人因各種原因死亡。

「很多人不是死於新冠病毒,而是死於對新冠病毒的處理政策上。」她說,她母親只在裡面被封鎖了兩個星期而看不到家人,那麼那些被封鎖了11個月的老人呢?薇薇安說,很多老人因為看不到封閉的盡頭而放棄進食、放棄治療。

「所以我認為把死於新冠病毒『影響』的人,就是死於『嚴厲的封鎖政策』的人全都算上至關重要。」

薇薇安表示,如果說人們現在了解到,紐約州實際死於療養院的人數在1.5到1.6萬人的話,那麼還應該算上5,000個因為封門政策導致了死亡的人。

上週,薇薇安和一些療養院老人家屬在曼哈頓聯邦檢察官辦公室門前舉行了抗議集會,呼籲拜登政府的司法部對庫默政府和紐約州的療養院進行全面的、獨立的調查。

「我的母親是一個堅強的女人。我感謝上帝讓我在生命的49年中有她陪伴。」微微安說,「但是我想讓她再活10年、20年,可是這樣的事卻突然中斷了她的生命。哪怕再有5年,那也是我所希望的。」◇

責任編輯:李悅 #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