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女孩鏡頭下的中國留學生

Updated: 2021-01-10 23:41:07

一組攝影片——正在美國俄亥俄大學讀本科的中國留學生的日常生活。

假如你是當爹媽的,並不特別富有,掙錢也挺辛苦,但每年硬掏出二三十萬元,供孩子到美國念大學。突然有一天,你從網上看到一些照片,正是你家孩子在美國那邊,整日生活在中國人的小圈子裡、打打麻將之類的生活照,你會做何反應?你會情何以堪?

拍照片的是一個美國女孩,叫黛西·霍爾多夫,在俄亥俄大學念視覺傳播專業的研究生。黛西說,自己只是想拍出一個美國學生眼裡中國留學生平日生活的樣子。

「我想傳達出這樣一個感覺:他們從父母那裡感受到壓力,因為父母為了讓他們來留學花了大筆錢,也希望他們能順利畢業。他們被期待著,期待著將來回到中國,能有一個大好前途。但眼下,他們卻要被迫學習鼓勵追求自我的異國文化,並因此搞得支離破碎。」

黛西拍的照片在中國發表後,反響之劇,讓她難以理解。網易的原文跟帖有數千條,多達7萬的網友參與其中。而美國那邊,俄亥俄大學裡的華人學生社區更是炸了窩。曾跟黛西關係密切、甚至熱情地教她打麻將的中國朋友,其中有些人現在跟她鬧掰了、翻臉了。

「他們對我發火,衝著我大叫。因為他們的父母,看到照片後,非常生氣!」黛西感到鬱悶。

這些中國學生,不遠萬里地跑到一個美國小鎮上,究竟是為了什麼?

黛西從小生活在美國舊金山灣區,本科也是在當地讀的。舊金山是一個種族多元化的地方,人的面孔五顏六色。在她的印象里,這裡的人30%是亞裔,而其中又以華人居多。

「每天,我推開家門走出去,都能看到一張張中國人的臉。」黛西說。

俄亥俄大學是在美國中北部的一個小鎮子上,此地以白人為主,街上很少能看到亞洲人。可是,令黛西驚訝的是,當她第一次走進俄亥俄大學時,校園裡竟然到處都能看到中國學生。

「怎麼回事,這所大學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中國人?」她好奇地跟周圍人打聽。別人說,以前不這樣,中國學生很少,只是最近幾年突然多起來的。

6年間,俄亥俄大學的中國本科生數量差不多激增了35倍,2004年只有17人,而2010年則多達603名。現在,在俄大就讀的外國留學生中,81%來自中國。

俄亥俄大學校園

黛西又進一步了解到,從2007年開始,俄大對中國學生進行擴招,並與中國的留學仲介機構加強了合作。學校留學生錄取部的一位高級助理告訴她,自打與中國的仲介機構聯手後,「這些機構協助學校做宣傳、搞錄取,幫助學生完成申請手續,中國學生增長了70%。」

對這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中國同學,美國學生跟他們接觸甚少,了解不多。許多人對中國人的印象,主要來自那些校園裡十分搶眼的富人。前些時候,該校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講的是一個有錢的中國留學生的故事,說他如何開著昂貴的跑車,天天泡酒吧,跟美國人打得火熱。後來因為他駕車出了事,不得不退學。

「這是不對的!」黛西認為,這個學生的事只是一個極端個案。「這篇很有煽動性的文章,讓美國人對中國學生有了一種偏見,或者說刻板印象。」

黛西讀大學時,曾修過3個學期的漢語。2008年至2010年,她到過中國,在上海、昆明廣州住了一陣子。在她看來,大多數中國人並不是那麼有錢,也不是那種活法。她想知道,來俄大讀本科的中國學生,大多數人的日常生活狀態是什麼樣子。

「我來這所大學,是因為這裡有我很想讀的專業。我特別想知道,這些中國學生,不遠萬里地跑到一個美國小鎮上,究竟是為了什麼?他們多是在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大城市長大的孩子,能喜歡待在這么小的地方嗎?來之前,他們知道這個地方、了解這所學校嗎?有過什麼期待嗎?」

紀實攝影是黛西的專業所長,她想給中國學生拍片,採訪報導他們在美國大學里的真實生活,以糾正部分美國人的偏見。黛西從2011年春天開始,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集中拍攝。拍攝結束後,她跟這些中國留學生保持著聯繫,夏天在中國旅行時,還跟其中一個學生的家人見面吃飯。

在校園裡,每遇見一個中國學生,黛西都會主動上前打招呼,告訴人家,自己是個記者,也在這所學校讀書,打算拍有關中國留學生的專題照片,作品會刊登在學校攝影項目的網站上,「希望能跟你聊聊」。

有一天,黛西去學校的暗房洗照片,碰見一對中國學生。女的正忙著沖照片,男的站在一旁等待。她湊過去,跟男生搭訕,問人家叫啥名字,又說起自己拍片的事。「我希望採訪你,你樂意嗎?」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壓根兒就沒聽懂她講的英語,在昏暗的燈光下,那個男生只是拘束地站著,過了好久才給出回復。

這麼著,黛西在暗房裡結交上了泡泡和她的男友安迪。泡泡是學校中國同學聯誼會的召集人,負責組織聚會,像新年聯歡會啥的。熟悉後,黛西發現安迪在中國人的圈子裡,完全是一個自信、聰明和善於交際的人。這對戀人在校內的中國學生社團里都很活躍。

「那個時候,差不多每隔一天,我就會去找泡泡和安迪。大概一周4天,我都泡在中國人堆兒里。只要他們讓我跟著一起去的地方,我都會去。泡泡和安迪是我最熟悉、最要好的中國朋友了,他們帶我進入了中國學生的圈子。」

他們就像生活在中國和美國這兩個世界的夾縫間

「美國,最早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像紐約和洛杉磯那樣的大城市,而當我來到俄亥俄,發現完全不一樣。」泡泡這樣告訴黛西。

還有不少人跟她說,來了以後才知道,俄亥俄大學跟俄亥俄州立大學是兩回事兒。俄亥俄州立大學,位於州府所在地,在全美排名50位左右,是所名校;而俄亥俄大學,不僅排在百名以外,還是在這么小的一個鎮子上。

至於來美國前有啥期待,黛西採訪到的大部分中國學生回答是:沒什麼期待,也不知道該有啥期待。但他們卻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期待什麼,那就是不希望在美國的校園裡,遇見這麼多中國同學。雖說人在美國,但自己跟老鄉待的時間,比跟美國人待的時間還長;說的漢語,比說的英語還多;明明是在美國上大學,但一塊上課的幾乎全是中國人。

只有一個女孩,告訴黛西自己有過熱切的期待。女孩的英文名叫克萊拉,來自中國西北部,為獲得申請和簽證的幫助,她家付了2.5萬元人民幣的仲介費。黛西見著克萊拉時,她剛到俄大不足一個月。那天,她正和幾個女孩子一起在看迪士尼電影。

克萊拉曾期盼自己能有一位美國室友,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她的美國室友一直沒有出現。宿舍里,只住著克萊拉一個人,每天下課回來,她都要面對一張空空的床板。

中國學生向黛西抱怨,說被有些「沒良心的」仲介忽悠了。

有些仲介的人告訴他們說,到美國後,只需要讀3個月的語言,就可以上專業課了。但到了俄大後,因為英語水平低,尤其是聽力和口語太差,幾乎所有的中國學生,都需要讀英語強化班(OPIE),它相當於正式開始專業學習前的預備課程。

學校根據學生首次托福考試的成績,將他們分為7個等級,分別安排到對應等級的語言班上課。「這意味著,在真正開始大學學習前,他們不得不先在這個語言班裡下點功夫。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兩年、三年,才能通過這個強化班的重重關卡,不少英語『困難戶』就此誕生。」黛西介紹說。

雖然學的是英語培訓之類的基礎課,但交的卻是等價於大學本科的學費,每學期6.5萬元人民幣。而且強化班的課程並不能為他們贏得學分,在這裡一年讀下來,一個學分都換不到。

「一方面是仲介提供了誤導性的信息,另一方面,學校在錄取上降低了標準。」黛西這麼分析道。

英語強化班占用了許多教室。比如,在籃球館的地下室,一扇玻璃門上用膠帶粘了一張紙,上面用大字印著「OPIE」。

「彎曲幽暗的走廊,串起了一排教室,教授們在這些教室里對學生進行期中測評。一間又一間教室里,學生們一個個垂頭喪氣地坐在那裡,和教授爭論著,竭力讓自己獲得通過這一級語言班以進入下一級的資格。然後,他們再穿過這洞穴般的走廊,走回到位於校園另一側的宿舍。」黛西描述道。

黛西發現,在一個班裡,坐著12人,清一色的中國學生。教師特意要求他們隔開坐,以防止上課時說英語以外的語言。教室牆上有髒兮兮的黑板、地圖以及五顏六色的語法提示。在學生的作業本上,其中有一題問:「美國年輕人,去酒吧的一個主要目的是什麼?」下邊用工整的筆跡答道:「找到一個女孩,墜入愛河。」

在這種英語班上課的學生,每天在圖書館、宿舍和課堂之間三點一線地周旋著。「他們花大把時間完成無數個小時的在線聽力練習,編排那些情節瑣碎、且跟自己的現實生活毫無瓜葛的短劇,來闡釋美國文化。其中一個短劇,講的是老公買了玫瑰花,討好怒氣沖沖的老婆;另一個,是講一家人如何歡度暑假。」

Go Back: 移民留學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