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哈市二院疫情爆發關鍵20天(上)

Updated: 2020-06-01 18:00:02

【大紀元2020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韓露、林岑心採訪報導)哈爾濱市第二醫院(簡稱哈二院)4月爆發嚴重院內感染,大紀元從內部文件獲悉,這場院內感染至少造成5名病患死亡,其中包括來不及檢測的死亡病例,及87歲的陳某。本文透過與多名確診病例與死亡患者家屬的訪談,還原哈二院17樓病區疫情爆發時的真實情況。

在此次哈二院院內感染中,陳某於4月2日住院,4月6日上午轉到哈醫大第一附屬醫院。李萍(化名)女士的先生在這期間與陳某同病區,是5位死亡案例之一。

年近花甲的李萍在5月28日訪談中直嘆:「我怎麼這麼倒楣。」「那麼多醫院不去,我非得上那幹嘛。」她說,因為哈二院離家近,夫妻倆習慣在那就醫。但自從年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傳出後,夫妻倆非常小心,即使有病也儘量不上醫院。

未知的風暴

中共官方通報,3月29日黑龍江省無新增病例,無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這一天李萍叫了120急救車,把先生送到哈二院,住進了17樓。「我在家裡躲了一個冬天,也沒敢住院去,我愛人就在家吃藥。這回住院,是叫120(送)去的。」

據黑龍江衛健委公布軌跡顯示,29日這天,陳某和家人及兒子的三位朋友一起用餐。三位友人中有兩位之後被發現是確診患者和無症狀感染者。

4月2日下午,陳某因腦卒中(又稱腦溢血、中風)到哈二院就診,隨後住進了17樓。17樓主要收治腦神經外科、血液腫瘤科、神經內科腦卒中、超聲檢查等四個科室的住院病患。陳某在哈二院住到4月6日上午,因發熱轉送至哈醫大第一附屬醫院呼吸內科就診並住院。就在他住院期間,中共病毒已在這兩家醫院的醫護和病友間擴散。

李萍說,她先生4月6日出現了昏迷現象,病情急轉直下,4月8日就離世了。李萍那時還不曉得先生離世的原因,因為醫師之前說,她先生至少可以再活一個月。4月10日為先生辦葬禮時,李萍並不曉得自己也感染了中共病毒。

直擊17樓病區

另一名病友、張玲(化名)的先生和李萍先生住同一病房。張玲說,她先生原本是腫瘤方面的疾病,通過治療恢復得不錯,「當時候治療得挺好的,4月9日那天,我跟主治醫師說不然明天出院,醫師說再觀察兩天吧。」她想那也行。這兩天,她直擊了整個病區封閉的過程。

4月10日晚上大約8點鐘左右,張玲發現整層樓的醫生和護士都沒下班,「那時我愛人要上廁所,但怎麼也起不來。」隔壁床的王姓病患太太也注意到張玲的先生有點異狀,起不了床,手腳冰冷,還有些發燒,張玲趕緊跑去找醫生。

醫生要護士過來量測體溫為38℃,過十分鐘再量一次,將近39℃。張玲央求醫師用退燒藥和消炎藥,之後再用護理降溫。先生打完點滴後,張玲去找護士拔針,發現所有的護士和主任都在護理站。

她還問他們,「怎麼都不下班啊?」並請她們為她先生拔針,但沒有一個護士搭理,「我喊了半天也沒人來拔針,當時就有個男護士說,阿姨我幫你拔針吧。」那時候連在病區裡兩名做保潔的人員也沒下班,張玲還問保潔說,怎麼不回家啊,她回答,「我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不讓我們走。」再追問出啥事啦?她說,「不知道。」

張玲說,當時問誰,誰都說不知道。去問男護士,他只說了一句,「(我們)明天早上全部都走。」隔天一大早,「我們醒來的時候,所有的護士全換人,換了一批都是穿防護服的,所有的人全穿了防護服。」

醫院未據實以告

張玲心想,前一晚醫護肯定已知道,只是被要求不能說。眼看早餐時間都過了,也沒人送飯來,「早上也不讓我們去打飯了,啥都沒有,出去外頭,護士就喊著,都進房去。」這時17樓層裡的人走到哪裡都被擋,都說要消毒,而且還不許開窗。

「我們都不曉得發生啥事,沒人告訴,等到快10點,我們去反映患者得吃飯啊。到10點了,送來了一個雞蛋、一個花捲、一碗粥及一些鹹菜。」張玲給先生吃了,自己沒有吃。

等到快11點鐘,微信上的朋友跟她說,「你們二院出事了,你們醫院確診一名姓陳的得了新冠(中共病毒),你們肯定都要感染了。」這時,我們才知道發生什麼事。

張玲說,12日早上,他們整層樓的病患都換了病房,當天晚上8點鐘,護士幫他們做核酸測試。他們同一間病室的,張玲和她先生確診,王姓患者和陪護太太也確診。

他們幾位確診病例先轉到哈爾濱市第六醫院(市傳染病院),4月28日再轉到哈醫大一院群力院區。入院時,王姓患者直接住進了重症監護室,隔天死亡,王太太到現在還在隔離中,張玲嘆說,「她悲傷啊,能不悲傷嗎?到現在還沒有出院。」

醫院封閉 感染鏈已擴大

歷經先生離世的李萍,原本打算辦完喪事,就跟兒子兒媳婦上長春去了。12日,李萍想回哈二院拿一條遺落在那裡的褲子。

李萍問了患者,才知道那裡出疫情了。病患說,「那啥都換了,護士、大夫全換了,出事了。」結果,她沒找回遺落的褲子,就回家了。回去後就感覺不大對勁,14日開始發燒,她上哈二院去,醫院在消毒,叫她掛下午發熱門診,再過去時,發現醫院都封閉了,「晚點再去,他們就戒嚴了,我等到四點鐘,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還是發燒。15日,她再到醫院,「他們一開始說,你這37℃應該沒事,結果一拍片子,發現肺呈玻璃狀,就把我扣下來了。」李萍確診後,被送往市傳染病院。

後來她才明白自己的丈夫也是感染中共病毒去世的,「那時候不知道,(死亡證書上)也沒有這樣寫,是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被傳染了。那4月5日、6日都有人出院,那不都有人傳染了嗎?」

截至4月26日,根據中共官方統計和透過訪談得知,哈二院群聚感染事件中,醫護、患者、陪護、密切接觸家人中,至少有50人感染了中共病毒。

87歲陳某轉到哈醫大一院住院,引起了該院大規模感染,4月10日轉入市六院治療,根據大紀元獲得內部文件顯示,陳某現已離世。記者致電家屬,但家屬不方便對外表示意見。(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林琮文#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