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美出重拳 習為「內循環」滅火?

Updated: 2020-07-23 01:40:02

【大紀元2020年07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7月22日,星期三。

【60秒看世界】

昨天(21日)美國突然要求中方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震驚世界。而今天有知情人向路透社透露,中共正考慮要關閉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

香港疫情進入第三波傳染期後,今天再新增113人確診武漢肺炎,刷新19日單日確診107人的最多紀錄;港警證實一位43歲的女警長確診,據稱在出現症狀後仍前往灣仔警察總部上班。

渣打銀行最新報告顯示,因擔憂美中關係惡化,大陸第二季度的非直接投資資金淨流出1390億美元,創下2016年第四季以來新高。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前天(20日),北京高調宣布成立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稱習思想指導外交取得了歷史成就。昨天(21日)習近平在央視新聞中露面了,他表示中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經濟,「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

從6月出訪寧夏到現在,一個多月的時間,習一直沒有現身。就連南方大洪水淹了27個省,幾千萬人受災,百姓怨聲載道,習也沒有露面。現在突然露面談「內循環」,北京唱的是哪齣戲?

北京推習外交思想

說習思想指導外交取得歷史成就,是中共外長王毅講出的。他在習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儀式上表示,習外交思想為進入新時代的中國(中共)外交指明了前進方向。

王毅稱面對不確定的國際形勢,應把習外交思想作為「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他還表示,中國(中共)的近年外交以習外交思想為指導,「取得了歷史成就,開創了嶄新局面」。

王毅沒有說出習外交思想的核心內容究竟是什麼,只是講了一通雲裡霧裡的套話吹捧。

民運人士王丹給出了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他推文表示六個字就能概括:「大撒幣」、「耍流氓」。「大撒幣」,指的是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向沿線參與國成百上千億地撒錢,美其名曰幫助發展當地基礎建設,但卻讓不少國家掉入了龐大的債務陷阱。「耍流氓」指的是中共的言而無信、撒謊欺騙和對弱小國家的欺負霸凌。

美令中共72小時關閉休斯頓總領館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昨天表示,為保護美國人的智慧財產與美國人的個人資料,「我們(美國)已經指示關閉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

正在出訪的國務卿蓬蓬佩奧發出聲明表示,「美國不會容忍中共侵犯我們(美國)的主權與恫嚇我們的人民,就像我們也不會容忍中共的不公平貿易作為、竊取美國人的工作與其它極其不當的行為。」

據福克斯新聞報導,美國政府已經要求中共在72小時內,也就是當地時間週五下午4點前,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並撤離所有人員。

昨天(21日)晚上8點20分,休斯頓消防部門接到火警,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發生火災。福克斯報導,消防和警察部門立即作出了反應,但基於外事主權原則,領事館拒絕任何人進入。

不過有美國網民上傳了一份視頻,顯示休斯頓領館的院子冒出濃煙。有幾個打開的箱子一類的容器冒出火苗,有人正在焚燒東西。顯然,這些火是中領館的人故意點燃的。

資深參議員盧比奧今天推文表示,「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不是一個外交機構。它是共產黨在美國布置的龐大間諜網和影響力行動的中心節點。領事館必須關閉,間諜們必須72個小時離開,否則面臨被捕。」

曾在中情局CIA就職30年的資深情報人員克里斯托弗·伯吉斯(Christopher Burgess)認為,中領館正在進行「燒毀(證據)」,所有機密和敏感材料都被銷毀了。

有網友表示,美中斷交進行中。也有網友說,「這件事標誌著雙方正式友好關係的結束,是習書記留下的外交成就吧。可以預期兩國對抗會越來越尖銳。」

二戰時期珍珠港事件前,日本駐美國大使館在1941年12月7日也曾燒文件。不知道中共的這個動作,是否預示也像日本一樣,要突然對美國發動襲擊呢?

休斯頓總領館是中共在美國開的第一個總領館,現在被美國要求第一個關閉。未來還會不會有其它領館被要求關閉,還不得而知。但這個動作,意味著美中關係惡化又到了新節點。

中共正處於新冷戰的國際孤立當中

經常發表評論的人民大學學者時殷弘,這次不願意談習外交思想問題。他告訴美國之音,「你去問外交部吧。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搞的。」

近兩年,中共外交部被網民稱為「戰狼部」,這個稱呼也經常被外媒使用。原因是中共外交人員大多咄咄逼人,蠻橫無禮,而且言詞充滿火藥味。

前復旦大學教授沈丁立指出,香港問題有27個國家在聯合國公開表示對中共不滿。這麼多國家「從來沒有過吧?」比六四時站出來反對中共的還多。他表示,這是不是習近平思想帶來的呢?

沈丁立說,「我們(中國)主要交往對象是美國。中美關係可能是五十年來最低的狀態。是開創了全新的局面,但是這個局面是嚴峻的局面。」

國際政治學者吳強指出,中共的外交更多地體現在霸權主義的話語和霸權主義的外交方式方面。但如今全世界對中共「戰略和政治上的懷疑都在上升」,「中國正在被迫進入新冷戰的國際孤立當中」。

學者們的意思其實很清楚,在批評北京的外交完全失敗了。

那麼此時成立習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是有人在故意噁心北京當局嗎?這種意味,就像是在說「外交的一切糟糕局面都是習的意見」。而王毅吹捧習外交思想,是不是也在用習作擋箭牌,掩蓋外交部的問題呢?

中國的學者們是這麼看,那麼美國又是怎麼看中共呢?

中共「對世界構成全方位威脅」

昨天(21日),蓬佩奧在倫敦表示,「我們(美國)希望各國共同努力,在各個領域中對抗中共,這當然包括英國和其它每個國家。我們(美國)希望能夠建立一個了解這個威脅的聯盟。」

他在前不久對《國會山報》指出了美國下屆政府的主要挑戰「肯定是中國共產黨」,他說川普政府一直專注於此。

蓬佩奧表示,北京並沒有遵守所做的承諾。他說,「習近平2015年承諾,不會在南中國海軍事化,但是現在已經海軍事化了;他們承諾香港五十年不變,並簽署了國際公認的協議,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現在他已經從根本上違反了這一要求。」蓬佩奧強調,「這是一個真正對世界構成全方位威脅的中國共產黨」。

16日,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發表了一個有關對華政策演說。巴爾表示,應對中共的全球野心,是美國和全世界本世紀需要面對的最重要議題。

巴爾像如數家珍一樣,拉出了一長串中共的不道德行為,包括貨幣操縱、關稅、盜竊與強制轉讓知識產權、網絡攻擊和工業間諜等等。

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表示,美國官員沒有撒謊,真正讓美國擔心的「是中共的獨裁統治」。「中共對國內的壓迫更加嚴酷;它正朝著技術極權的方向前進,他們禁止改革、容不下異議,定於一尊,在國際上好鬥」,「試圖改變國際認知,用自己的理念在國際上施加影響力,要讓世界臣服於中共」。

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認為,美國官員說的「過於含蓄」了。八九六四後,中共就開始一步步跟美國為敵,想用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

韓連潮表示,習上台後,提前暴露了中共的野心和戰略意圖。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意外爆發,讓美國人看到「狼,真的來了」,並且「被狼咬了一口」。於是美國兩黨力量都調動起來了,開始政策轉向。

習現身為「內循環」滅火?

自由世界的領軍美國政策轉向,整個世界都跟著改變了風向。我們最近幾天已經講了不少國際反共的情況,都在與中共漸漸脫鉤。這種趨勢,已經讓人們看到了中共的下一步,將是「嬰兒吃手指——自己玩自己」。

6月18日,中共副總理劉鶴給陸家嘴論壇發了一份文字稿,其中表示,「一個以國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習近平的經濟智囊講出這樣的話,在經濟界引起的震動是相當大的。隨後中共主導財經輿論導向的官媒《證券時報》也跟著宣傳「內循環」。

自由亞洲發了一個相當有意思的推文:什麼是內循環?根據最新的醫學解釋,當病人開始不言不語、不吃不喝、輸液管被拔掉,醫生會告知患者家屬,病人已經進入內循環。

不言不語、不吃不喝,被拔掉輸液管的病人,說白了,這個人已經死了。而自由亞洲就是在用暗諷的方式,指出中共要開始閉關鎖國了。這是外界不跟中共玩了,全球都要跟中共脫鉤了,中共不得不找個蓋臊的說法。

就在外界一片質疑當中,習近平昨天(21日)主持召開了一個企業家座談會。他表示,中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經濟,「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習還多次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

很顯然,習的這次現身,帶有典型的滅火色彩。找幾個企業聊聊,穩穩人們的心。現在在華外企正陸續逃離中國,中國在全球的製造業市場正在被摧毀,國民經濟嚴重衰敗。而劉鶴講出的「經濟內循環」,加劇了人們的恐慌和逃離的速度。所以習必須要出面安撫人心,緊急滅火。

不過政經觀察人士秦鵬表示,北京滅火也起不了作用,因為人們都已經看到了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對中國經濟失去了信心。更主要是中共的霸權和紅色意識形態,讓世界無法接受。對北京而言,現在有點「顧頭不顧腚」,但最終是什麼都顧不了。

秦鵬認為,中美已經進入了冷戰時對抗狀態,無法再繼續依靠龐大的美國市場來維持出口順差和外匯收入。在世界都與中共脫鉤之後,中國將退回到加入世貿組織之前的狀況。

*****

哈爾濱連發三預警

我們來關注一下中國的降水和洪災情況。

今天下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突降冰雹和暴雨,同時伴有雷電大風,市內多個路段在短時間內出現嚴重內澇,街道邊不少大樹被風颳倒。南方和中部還沒有結束,中國北部又開始了。

哈爾濱氣象台連發三個預警:12時20分發布雷雨大風黃色預警;下午1點40分發布冰雹橙色預警;2點40分發布暴雨橙色預警。除了哈爾濱主城區,阿城、賓縣、巴彥、木蘭、方正、通河和呼蘭等地區都受到影響。

隨後,「哈爾濱暴雨」沖上微博熱搜榜。從網民分享的視頻、圖片和文字來看,哈爾濱在暴雨到來之前烏雲壓頂,雖時間是白天卻狀如黑夜。

有人說,「還以為晚上快吃晚飯了,看了眼錶沒想到才3點」。有的說「趴桌子睡會兒覺,一睜眼睛給我嚇一跳,我以為一覺睡到半夜了……」

暴雨來襲時,不少人驚呼「太嚇人了」。有些房子的窗戶雖然緊閉,但雨水也被強風逼入窗戶縫隙,流進房間。有人家成了「水簾洞」,「外面下大雨,屋裡下小雨」。與此同時,密集的冰雹被狂風裹挾,四處亂砸。

河南大面積暴雨,開車如同開船

南方的大洪水,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仍然沒有消退的跡象。相反,因為持續暴雨,水災在不斷擴大。

今天11點30分,河南省發布暴雨黃色預警。在未來6個小時,南陽、駐馬店、漯河、周口、商丘五地區和平頂山、許昌兩地區東部降水量將達50毫米以上,局部100毫米以上,還伴有雷電、短時強降雨、短時大風等天氣。

從上午9點至中午12點,河南商丘、周口的部分地區已經出現了暴雨,平頂山、漯河、南陽部分地區出現大雨。有19個雨量站降雨量超過50毫米,最大降雨量出現在周口汲冢,記錄下75.8毫米。

網傳視頻顯示,河南南陽、駐馬店、漯河、周口等地的洪水,灌滿街道,道路成河。汽車在水中行駛,就像「開船」一樣,積水還倒灌進入了大巴車箱。

河南省會鄭州市已經啟動了防汛2級響應。

天降大雨形成洪災,這倒沒什麼,天災難防嘛。但是中共在底層百姓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

今天早上7點,安徽王家壩的水位雖然已經降到了保證水位29.30米以下,但28.89米的水位,仍然超過警戒水位1.39米。

王家壩的水位高,並不只是由於本地降雨造成的,而是當局為了保住下游的大城市,開閘洩洪造成的。

安徽阜南縣王家壩閘被稱為「千里淮河第一閘」,它位於淮河中上游的分界處,也恰好在河南與安徽兩省的交匯處。

前天(20日),由於江西九江、安徽合肥、六安等多個地方出現了大面積洪水,淮河水位漲到了29米以上。於是當局打開了王家壩閘,開始洩洪放水。

當局稱,這是「將河水導入蒙窪蓄洪區」。視頻中可以看到,阜南縣目力所及的地方,完全被洪水覆蓋了。長在地裡的玉米秸稈只有頂部露出了水面。至於養魚池裡面的魚蝦,不知道被水沖到什麼地方去了。

莊台村有96戶人家,共376口人。51歲的劉琴一家七口人,丈夫和兒子兒媳都在外打工。洩洪的前一天(19日)晚上10點多,大喇叭喊著讓趕緊搶收作物和魚蝦。劉琴趕緊去地裡搶收毛豆,但直到凌晨一點多,一畝地只收回還不到十分之一,其它的毛豆和4畝旱稻都泡在了水裡。

鄭台孜村民種植的大棚蔬菜、稻蝦共養等等也都被洪水淹沒,經濟損失難以估量。

中共官媒稱,「捨小家保大家」,「上保河南下保江蘇,安徽謝謝你扛下了所有」。

一名記者站在岸邊說,「聽見這洶湧洪水的聲音了嗎,這不是洩洪是蓄洪。蓄洪是把自己家的大門打開,讓洪水流到自己的家裡來。數十萬安徽同胞的家園就這樣變成了一片澤國,安徽人是窮,但我們不傻。」

江蘇維權人士張建平對自由亞洲表示,當局所認為的蓄洪區,就是可以分流洪水的地方。而不少這樣的地方居住著村民,還有耕地。

王家壩李郢村村民馬守望從小生活在這裡,他先後經歷過6次洩洪。但這次水更多,水勢更迅猛。他說,「洪水來之前,蓄洪區還在抗旱。洩洪前他們種了旱稻,當時缺水,現在又要抗洪。」

中國學者錢方表示,「這些水患恐怕不是一個簡單的天災問題,更多的恐怕是人禍。統治者奉行的所謂人定勝天,他們不尊重自然規律,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反智主義。最近這些年,為了所謂的GDP,這種竭澤而漁的所謂發展模式,留下各種隱患。」

錢方指出,中國不少水利工程沒有經過嚴格的科學論證,「往往都是長官意志,拍腦袋就上馬,甚至有一些利益集團綁架了公共事務。所以在中國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天災。」

中國公民偷渡越南打黑工

洪水造成百姓的生命財產遭受了重大損失,人們的生活也會更加艱難。

《越南時報》前天(20日)報導,有21名中國公民因為非法入境越南做黑工,已經被抓捕。越南官方人士表示,這些人將會被遣返回中國。

這可以算是一個驚人的消息了,因為在以前,沒聽說過中國人偷渡到越南去打黑工的。都是越南人偷渡到中國,打黑工賺錢。

曾有大陸媒體報導,2016年2月20日,與越南接壤的廣西查獲123名越南偷渡客,其中45名男性,78名女性。這些人是到廣西砍甘蔗、打黑工賺錢的。

而現在,整個出現了大逆轉,這算不算北京當局外交思想的一個成果呢?

中國公民偷渡到越南打黑工,這個現象也反映著中國工人的失業狀況。自從美中發生貿易戰,再加上中共病毒疫情的重創,很多在華企業把工廠遷出了中國,轉到東南亞等地去投資。

上個月,中共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5月份的城鎮失業率為5.9%。

不過法國巴黎銀行研究中國問題的經濟學家陳興動估算,今年中國有多達1.32億的勞動人口失業,占中國城市勞動力的30%。

而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傑在4月初表示,僅僅是中共病毒疫情,可能已經導致2.05億中國工人失業。他在《財新》雜誌撰文指出,這個數字在中國7.75億勞動人口中,超過了25%的比率。

大陸服裝業九成業績下滑

大量的失業,直接反映著企業的經營狀況。除了外企轉移生產線造成的失業之外,中國的企業陷入經營困境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曾經作為世界的加工廠,中國的服裝行業一度很興盛。不過現在,普遍像被霜打的茄子,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據《證券時報》統計發現,截至到昨天(21日),A股共有19家紡織服裝類企業披露了上半年業績預告或者業績快報。其中17家業績呈現同比下滑的態勢,占比近九成,預計淨利潤下滑超過一半的有15家。

昨天(21日)森馬集團公告稱,準備出售全資虧損子公司索非薩(Sofiza SAS)100%股權。森馬表示,這是為了降低公司的經營風險,避免業績遭受更大損失。

此前,森馬曾估計今年上半年會實現盈利,最多達到7200多萬元。但現在,同比下降了90%~100%。森馬稱中共病毒的影響,使境外業務虧損較大。

另一家童裝龍頭安奈兒更慘,預警今年上半年虧損1300萬~1800萬。安奈兒去年同期實現盈利5629萬元,而今年同比下滑了123.09%~131.97%。

知名品牌七匹狼也好不到哪去,半年度營收同比下降了83.8%~75.7%。這不僅有疫情的影響,還有市場競爭變得更加激烈。

《證券時報》引述分析表示,隨著大陸遭受洪災,瘟疫一直還在部分地區存在,今年大陸經濟大概率不會景氣。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中共的行為,不僅造成國際社會與它脫鉤,國際社會也在對它進行反擊。外部的變化,很可能會促成內部發生質變。那麼中共什麼時候會發生政變呢?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了解更多內容。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先問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