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欠款疑雲 奔馳女車主否認「捲款跑路」

【大紀元2019年04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文樸報導)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落幕後,餘波未盡,她自己也陷入被他人維權的怪圈:多名維權者稱她和男友拖欠商戶、供應商幾百萬元(人民幣,下同)款項,「捲款跑路」。但該說法遭到女車主的否認。

4月16日晚,西安奔馳女車主與西安利之星4S店「達成和解協議」,4S店滿足了車主此前提出的8條訴求。協議內容包括:更換同款的奔馳新車;退還女車主此前支付的1.5萬餘元「金融服務費」;邀請女車主參觀奔馳位於德國的工廠和流水線等。

西安女車主維權成功後,也成為大陸各地車主維權效仿的對象,4月17日、18日兩天,甘肅蘭州、廣東佛山先後出現女碩士、孕婦坐車頂維權事件。

但近日有微博爆料稱,坐奔馳引擎蓋上哭訴維權的西安女車主,實名為薛某某,涉嫌捲款逃逸案件。

爆料稱,薛某某與男友徐某在上海閔行區愛琴海購物公園開了一家美食廣場——上海競集文化公司,他們欠「十幾家商戶幾百萬,供應商280萬,全被他們坑光」。

該微博用戶的丈夫P先生20日向《南方都市報》記者證實確有此事,他是供應商之一;根據統計,截至4月19日,上海競集文化公司拖欠20名商戶、供應商的款項,金額從6800元到90萬元不等,共計575萬餘元。他還向記者出具了統計數據。

供應商P先生表示,他在2018年5月15日、23日,與上海競集文化公司分別簽署兩份廣告施工合同,共計金額22.3萬。

P先生和上海競集文化公司的徐某在同年8月簽署了一份19.3萬元的《還款協議書》,但簽署後不久,「他們就跑了,一期款都沒還給我。」

商戶T先生向《南方都市報》記者表示,他和薛女士於2018年1月簽訂了為期3年的《聯銷經營合同》,並將29.5萬元分兩次轉入上海競集文化公司帳戶。

經營兩個月後,大約在2018年8月17日,T先生忽然發現,薛女士和徐某帶著辦公室的財物資料,收拾行李消失了。

「他們把我們所有人都拉黑,然後就失聯了。」T先生說。

當月底,由於拖欠水電費等費用,該美食廣場被物業斷水斷電。

天眼查信息顯示,上海競集文化公司位於上海奉賢區,註冊資本10萬元,法定代表人黃某香,薛某某係該公司監事,徐某持股74.25%,為最終受益人。

據媒體披露,上海競集文化美食廣場叫「競集手藝人」美食廣場,2018年6月15日開業後不到兩個月就關門了。廣場面積共2555平方米,從2017年12月16日到2018年8月31日共拖欠27萬餘元物業管理費。

《北京青年報》報導說,從「捲款跑路」消息傳出後,女車主和其男友始終用「蹭流量」「造謠」來形容維權者們的發聲。而當記者問到所謂造謠是欠款事實造謠,還是欠款金額造謠時,女車主男友稱「幾乎就是沒有欠款」。

對於上海競集文化公司拖欠物業公司27萬元物業管理費,而被後者告上法庭的事件,女車主男友表示,已經聘請了律師應訴和反訴,並向《北京青年報》記者提供了多段上海競集守藝人項目屋頂漏水的視頻。

他說:「我們自己都還不知道這是裝修工程方的問題還是物業方的問題,但這些都是另外的糾紛,是企業之間的事情,先把人與企業糾紛分開。」#

責任編輯:孫芸

2019-04-20T19:00:06-05:00

回到: 新聞
来源 : www.epochtimes.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