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約25%人口參與全民病毒檢測 民主派議員指對政府不信任公投

Updated: 2020-09-16 08:00:53

香港政府推動,為期14日的新冠肺炎病毒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星期一晚結束,港府星期二總結計劃表示,共斥資超過6千8百萬美元公帑,有178萬人次參與,約占香港總人口25%,找出32個新確診個案,當中有20個無源頭確診個案,陽性比率為0.002%,即是10萬人當中只有2人感染。

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表示,參與全民檢測的人數遠低於港府預期的500萬人,形容是一次對政府的不信任公投,而平均花費超過5百萬美元找出一個無病徵確診個案,亦不符合成本效益。

由香港政府推動的新冠肺炎病毒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簡稱全民檢測),以找出社區無病徵的「隱形患者」,儘快截斷社區傳播鏈。

多名專家在計劃開始前表示,要達到相關目的應該配合「封城」或「社區隔離令」,否則成效將會減低,不過,港府表示,按現實情況難以實施「封城」或「隔離令」的配套措施。

全民檢測逾178萬人參與

全民檢測由9月1日開始,所有香港市民可以免費參與,期間港府兩度延長計劃,至星期一(9月14日)結束,整個計劃為期14日。

特首林鄭月娥聯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等相關官員,星期二(9月15日)下午召開記者會,總結全民檢測計劃。

林鄭月娥形容全民檢測是「前所未有」,她感謝參與採樣的超過178萬人次的市民、6,500名協助採樣的香港醫護人員,並感謝579名由中國國家衛健委派遣的中國醫護人員,協助進行病毒檢測。

聶德權強調,港府未有就全民檢測設定目標人數,他對於有178萬人次的市民參與計劃,聲稱「達到政策目的」。聶德權重申,全民檢測的目的只是找出「隱形病人」,截斷社區傳播鏈,以及了解社區的情況。

港府公帑斥資5.3億港幣

聶德權總結計劃表示,港府就全民檢測總共斥資5.3億港幣(折合超過6千8百萬美元)公帑,當中有3.7億元(折合約4千8百萬美元)是檢測中心人員、醫護人員,以及其他支援人員的薪金。

聶德權表示,整個全民檢測計劃共找出32個新確診個案,當中有20個無源頭確診個案,以178多萬人的樣本計算,陽性比率為0.002%,即是10萬人當中只有2人感染。聶德權又表示,以178萬人次參與全民檢測計算,每人平均只花費了300元(折合約39美元)公帑。

香港政府9月15日公布,超過178萬人次參與全民檢測,約占總人口25%,斥資超過6千8百萬美元公帑,找出32個新確診個案,當中有20個無源頭確診個案,陽性比率為0.002%。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政府9月15日公布,超過178萬人次參與全民檢測,約占總人口25%,斥資超過6千8百萬美元公帑,找出32個新確診個案,當中有20個無源頭確診個案,陽性比率為0.002%。 (美國之音/湯惠芸)

郭家麒形容對政府不信任公投

本身是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全民檢測的人數只有178萬人次,占香港超過750萬人口的25%左右,遠低於港府預期的500萬人,形容是一次對政府的不信任公投。

郭家麒說:「因為如果政府最初的目標是5至600(人),現在178萬人(參與),參與率就是強差人意,如果我們有些有趣的比喻,有某些人就當是一個公投這樣,即是對政府的公投,其實很明顯公投的支持都相當低,即是說百分之二十幾左右。」

郭家麒分析,香港大部份市民對全民檢測投下不信任票,拒絕參與,可能與計劃由中資機構華大基因等負責病毒檢測,令港人憂慮有「DNA送中」等風險,而港府亦未能釋除市民的疑慮。

郭家麒說:「(病毒)測試的水平,測試本身如果做(的話)在那些(檢測站)有沒有風險﹖以往是深痰(測試),它現在在口腔以及鼻腔那裡(採樣),會不會比較不舒服﹖或者甚至現在人們都很擔心,譬如那些DNA資料的去向等等,這些所有似乎都沒有完全解答到。」

建制派支持者亦不算踴躍

郭家麒又表示,香港的人口結構有超過40%、即是超過300萬人是建制派支持者,他認為連建制派支持者對參與全民檢測都不算踴躍,反映他們對港府施政的不信任,以至對防疫措施的不滿。

郭家麒說:「可能是過去這一段時間,我相信香港人就算是有些叫做建制派支持者,或者親政府那些支持者,對於政府都很大的失望、很大的反感,這個不只是同政治有關的,而是那個疫情的面對,那個對應的方法、那個管治的能力,經濟動力的缺乏,以及如果大家留意,由於政府引起很多爭端、或者事端,香港長遠在經濟發展都可以這樣說是陰雲密布,經濟上、健康上、就業上,甚至政治上全部都是難聽一點講,即是『黑豬'的,或者交白卷,你要市民去信任政府我覺得是強人所難的。」

約500萬美元找出一個無病徵確診個案

郭家麒表示,林鄭月娥及聶德權等一眾港府官員多次強調,香港人應該感謝北京支援才能實現今次全民檢測,他認為只有林鄭月娥及聶德權才需要感謝北京,因為這次全民檢測成效不大,嚴格來講,全民檢測找出的32個確診個案,當中只有13個沒有病徵。

郭家麒推算,港府共斥資5.3億港元公帑,折合超過6千8百萬美元,平均花費超過5百萬美元找出一個無病徵確診個案,完全不符合成本效益,他認為背後只有政治考量。

郭家麒說:「用這麼大的氣力找13個人(無病徵確診者),以及那13個有效期都是很短,其實如果真的很嚴格從成本效益來講,是過不到關的,所以我覺得林鄭、聶德權,或者很多那些我們常常說笑,都是表現相當差、表現不濟的高官,要感謝(北京)中央政府是他們的問題,因為他要感謝為什麼做得這麼差,全都是『飯桶'(窩囊)還要繼續留下來,就是因為(北京)中央政府撐他們,所以他們(香港高官)多謝它(北京)只有他們自己幾個人而已,或者林鄭本身,同香港人無關的。」

批營造中國支援人員煽情反智形象

中國國家衛健委派出579名醫護人員,協助進行病毒檢測,他們接受傳媒訪問表示,為了加快檢測量,每日分3班、每人不停工作8小時,甚至要穿上成人紙尿片工作,以減少中途上廁所、除下保護衣的時間。

郭家麒表示,這種工作形態完全不符合職業安全及健康的標準,過於煽情及反智,如果這樣希望塑造中國抗疫英雄的形象,可能會令香港人反感,甚至造成反效果。

郭家麒說:「很煽情的東西,或者是很反智的東西,可能會令香港人反感的,因為大家'打工仔'即是人同此心,都不想被人喧染,或者被人『虐待』,所以即是這種做法、或者這種行為,只會令到一些工人心寒,即是覺得是不是我們將來要、我舉個例是不是為了表示自己是很盡力工作,都要穿尿片上班呢﹖即是我怕有些這樣的暗示,這樣就慘了,即是香港人就很怕,不可以啊,如果我們不能穿一條尿片上班,可能未夠『忠誠'啊,或者未夠拼命啊,這些是距離一個人對事物的要求是很遠、很遠,所以我覺得很難接受。」

香港民主黨多名成員9月15日到政府總部請願,反對實行港康碼。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多名成員9月15日到政府總部請願,反對實行港康碼。 (美國之音/湯惠芸)

憂港府借全民檢測結果開放邊境

多位港府抗疫專家都表示,香港由1月底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第一至第三波都是由輸入個案引起,呼籲全民檢測之後,港府應該做好邊境把關工作,尤其是留意豁免檢疫的海員及機組人員入境。

不過,港府在建制派人士推動下,可能反其道而行,在全民檢測結束後,將會推動 「健康碼」,讓港人可以出入境廣東及澳門豁免檢疫。

郭家麒認為,應該在大部份市民得到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之後,才考慮逐步開放邊境,否則可能引發第四、第五波疫情。

郭家麒說:「最擔心它們(港府)借這個機會放棄守住邊境的關口,因為一放棄守住關口,香港是無險可守的,即是所有早前那些我們受的苦,包括死了超過100人,很多是老人家,整個城市食物、即是飲食業差不多要結業,零售所有的行業都受到這麼大的苦,分分鐘會再出來,即是說政府只要是魯莽行事,沒有足夠的、關口的協助,或者關口的把關,然後開放邊境,只會令香港又一次陷入一個苦楚裡面,又一次第四、第五波(疫情),這樣其實沒有人想見,所以我不希望政府魯莽,或者借這個所謂的(全民)測試結果,就用來誇大它(政府)怎樣去開放關口,到頭來受傷受害的都是所有香港人。」

醫管局員工陣線指參與人數不算多

早前呼籲香港市民杯葛全民檢測的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終有178萬人次參與全民檢測不算多,因為據他們了解,有中資公司要求員工接受測試,也有市民被誤導,以為接受檢測之後可以更方便過境到中國大陸,當中亦涉及市民對港府以至中資檢測機構的不信任。

羅卓堯說:「有些公司需要員工一定要去做(全民檢測),我認識有些人都是因為他可能想過境(到中國大陸),所以都想去做,但是他不清楚譬如拿了一次陰性結果,可能有效的限期都不會延伸到他可以去過境,所以有些人去了。但是很難就這麼詮釋為一個純粹不信任政府,但是這個數字也是一個問題,就是說政府會不會有一些不信任的因素,包括有些人擔心DNA送中等等的問題,雖然是一些傳聞來的,但是這個亦都真的是、的的確確對政府不信任的一些結果來的。」

呼籲關注中國醫護心理健康

對於中國支援人員表示要穿着尿片連續8小時,本身是護士並且在新冠肺炎病人隔離病工作的羅卓堯表示,其實香港的醫護人員一直以來都需要長時間工作,以往流感高峰期的時候都需要長時間工作,但從來沒有要穿着尿片工作的情況,他認為對中國內地醫護人員工作的心理健康都需要關注。

羅卓堯說:「(中國)內地醫護人員那個工作的心靈健康的問題,其實重點是都要留意,就算是做(工作)都好,我想都要有一個職安健的意識,因為其實我想可能(中國)內地的意識會比較弱一些,即是可能之前有些報道講過,有些(中國)內地的醫護人員就是『真話不能說、假話就不想講',這樣就導致他們不說話,即是不少都可能有些抑鬱的症狀,然後我想要注意如果長遠的抗(疫)戰來講,即是疫症可能最後要去到明年的頭一、兩季才有疫苗的話,其實不可能長期不吃飯、不喝水、又不上廁所,又不留意職業安全,我想香港的醫院裡面都會去強調,譬如醫院管理局可能都會辦一些工作坊,如果他(醫護人員)心靈上覺得不舒服的時候,其實都有一些機制可以幫助他。」

香港政府一再表示,「香港健康碼」(簡稱港康碼)已準備就緒,待香港疫情穩定後便會推出。建制派人士亦有要求,只讓持有健康碼的市民進入食肆、商場或公共地方。甚至最近有親政府學者提出,將健康碼與全民檢測掛勾,界定接受全民檢測者是好市民,建議日後可優先接種疫苗;如果政府再全民派錢,先向有做全民檢測的市民派發。

民主黨反對實施「港康碼」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聯同多名區議員,星期二到政府總部請願反對設立港康碼,他們高呼口號,要求重啟立法會選舉等。

黃碧雲認為,一旦設立港康碼,政府隨時可強制市民在手機上下載程式,市民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電話號碼、證件號碼、身體狀況、行蹤,以至日後是否曾接種武漢肺炎疫苗,都盡在政府的監控之下,市民的私隱無所遁形,甚至與中國大陸體齊,成為社會評分標準的依據,限制市民的自由。

黃碧雲說:「大家擔心就是說,香港的這個『港康碼'會不會慢慢同(中國)內地體齊,而在(中國)內地推行的健康碼,如果在廣東稱為『粵康碼』,在(中國)內地不同城市它們推行的健康碼有些慢慢變成社會信用系統一部份,如果市民不下載某一些官方的程式,這些市民是難以生活的,他們會被排斥,亦無法出行。即使被迫下載,這個系統也會為市民日常生活行為評分,包括有否定期進行病毒基因檢測,有否接種這些疫苗,都會成為評分標準的準則。」

林鄭否認港人對政府不信任

對於全民檢測計劃結束後,仍有四分之三的香港人無接受全民檢測,是否顯示港人廣泛對政府的不信任﹖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會議前見記者,仍然表示全民檢測已經達至預期成效,她形容有178萬人自願接受檢測 「是一個好好的成績」。

而香港政府被批評全民檢測計劃只能夠找出32宗確診感染個案,成本效益低,林鄭月娥表示,一開始擔心計劃會找到很多確診個案,現時人數不多代表香港疫情不嚴重,防疫措施有放寬空間。她又表示,香港政府原先有兩個目標,就是找出隱性傳播者,以及讓政府和整個社會更了解香港受感染的情況。

香港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爆發至今約兩個半月,疫情在9月1日全民檢測開始前已經逐漸平定,衛生署公布星期二錄得4宗確診個案,全部是輸入個案,是第三波疫情以來最少,亦是第三波疫情以來首次沒有本地感染個案,衛生署不舉行疫情例行記者會,是自7月7日以來首次。

香港兩個半月首次錄得零本地確診

香港累計錄得4,976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星期二傍晚醫管局公布屯門醫院一名69歲確診男病人(第2968號個案)離世,累計死亡患者增至102人,其中94名病人在第三波疫情感染離世。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voachinese.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