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Updated: 2020-09-26 04:20:03

【大紀元2020年09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美國總統大選選戰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下週二9月29號,首場總統電視辯論即將登場,二位候選人表現如何這是幾乎所有人都關注的。而通常在選戰最後的衝刺階段,總會有影響選民投票意向的「十月驚奇」,會釋放出什麼樣的重磅炸彈,也非常值得期待。

本週三(9月23日),雙方陣營小試身手,首先是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參議院發布了一個長達87頁的調查報告,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小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奧巴馬執政期間的商業活動曾引發潛在的利益衝突,指控亨特利用父親是副總統的身份謀取私利。另一方,民主黨控制的紐約州法院裁定,川普的二兒子埃里克·川普(Eric Trump)必須要在10月7號前出庭作證,此案主要涉及的是川普集團部分資產估值問題的調查。

雙方的進攻都是針對兩位候選人的子女來的,很明顯有在大選前製造媒體和輿論效應的傾向。不過,相比較共和黨的進攻,民主黨的有些弱。第一,埃里克現在是其家族企業的執行副總裁,他此前沒有迴避紐約州檢方的調查,並願意出庭作證,但要求推遲到大選後進行。儘管他給出的理由是替老爸競選連任拉票工作繁忙,實際上他也想降低自己出庭對選舉的影響;第二,此案是一般的民事欺詐調查,還涉及不到川普本人,因此和政治沒有多少關聯。

拜登家族在烏克蘭可能存在的腐敗行為

倒是針對亨特·拜登的報告可能會給民主黨的選戰帶來一定麻煩。這份報告長達87頁,有些內容是此前被媒體廣泛報導過的,有些是大家不知道的。核心點就是亨特·拜登藉助老爸的權勢,讓自己接觸到世界多國企業和富商,為他們爭取到利益的同時,自己也獲得了金錢回報。

這份報告叫做《亨特·拜登、布里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和相關問題的影響》,由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約翰遜(Ron Johnson)和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歷時一年共同撰寫完成。報告中透露,他們從美國財政部獲得的記錄顯示,「亨特和他的家人及合夥人在與烏克蘭人、俄羅斯人、哈薩克人和中國人之間進行的交易中,可能涉及潛在的犯罪活動。」其中包括前莫斯科市長的妻子,以及與中國共產黨和解放軍有聯系的個人。調查的結果是:拜登兒子的確是利用他老爸副總統的身份中飽私囊,從烏克蘭和中共那裡撈取好處。

先簡單說一下此前大家都知道的內容。2014年5月,烏克蘭最大的私人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高薪僱用沒有任何能源背景的亨特·拜登當顧問,每月給5萬美元高薪。而與此同時,奧巴馬要自己的副手拜登調查烏克蘭政府官員的貪污,而主要的調查對象就是布里斯馬公司。這家公司是前烏克蘭能源部高官在烏克蘭開設的全國性的壟斷公司,與其關係密切的親俄總統倒台後,該公司遭到新政府的重罪調查。因為涉及到俄羅斯,所以美國插手要求徹查。這時候亨特·拜登莫名其妙地擔任了該公司的董事並獲得了天價報酬,兩年以後,拜登一個電話導致時任烏克蘭總檢察長被撤職,針對布里斯馬的相關司法調查不了了之。

參議院這份報告中說,2015年10月,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對亨特·拜登加入布里斯馬的行為表示了擔憂,他認為亨特在該公司的立場,促成了俄羅斯勢力可以順利滲透烏克蘭,並有可能嚴重破壞美國在烏克蘭的政策。同年美國駐烏克蘭基輔大使館前使團的副團長喬治·肯特也向拜登提出了擔憂,認為亨特在布里斯馬董事會中的職務,存在涉外利益沖突。但是時任國務卿克里完全無視這些警告。

去年12月,總統川普被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議院以濫用權力和妨礙國會通過彈劾條款為由給彈劾了。直接原因就是因為川普曾要求烏克蘭新總統澤倫斯基調查拜登父子在布里斯馬調查案的角色是否涉及利益衝突,民主黨狠批川普是在玩弄權力打擊潛在的政治競爭對手。不過,彈劾案最終以鬧劇收場,川普無罪,他始終認為自己沒有錯,認為美國人應該知道事件的真相。拜登曾於2018年在一次研討會上承認,他在2016年向時任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施加壓力,要求罷免正在調查布瑞斯馬能源公司的檢察官。但是,現在拜登非常迴避這個問題。

作為反擊,共和黨從彈劾調查開始就醞釀今天看到的這份報告了。報告指出,奧巴馬政府官員「知道」亨特·拜登在布瑞斯馬董事會的立場「有問題」,並且干擾了「執行對烏克蘭政策的有效性」,但奧巴馬政府對此置若罔聞。

亨特·拜登收到俄羅斯女首富電匯350萬美元

還有些是大家此前不知道的內容。2014年2月,亨特·拜登和合夥人共同創立的一家投資公司,從前莫斯科市長妻子埃琳娜·巴圖琳娜(Elena Baturina)那裡收到350萬美元的電匯。巴圖琳娜是俄羅斯的女首富,其財富高達12億美元,2015年收購了德國一家建築材料公司。該公司2017年4月獲得了美國新奧爾良市打造全球第二大博物館的建築合同。而拜登去年9月,曾在該博物館舉行募款活動。報告雖然沒找到直接證據說明亨特·拜登是否幫助巴圖琳娜拿到了這個項目,但質疑350萬美元的金錢交易很可疑,因為這筆錢正是通過那家德國公司匯給亨特的。

報告還指出,在2015年5月至12月期間,巴圖琳娜向一個叫巴克美國有限責任公司的紐約初創公司的銀行帳戶發送了11筆匯款,金額近40萬美元。所有的交易中有9筆交易首先是從巴圖琳娜的帳戶轉到亨特·拜登公司的一個銀行帳戶,然後轉到巴克美國的。報告說還不清楚他們這樣做的原因。

另外報告還發現,亨特·拜登在其父2009年~2017年任副總統期間,經常乘坐「空軍二號」全球各地跑,至少六次到訪中國。他名義上是跟著老爸一起訪問,實際上趁機旅遊和談自己的私人生意,外出活動都有特勤局特工保護。此外他還被發現付錢給俄羅斯或東歐國家的一些婦女,而這些婦女似乎與一個「東歐賣淫或人口販運團伙」有關。這些人都沒有美國居民身份,屬於非法滯留。

中共白手套葉簡明與亨特拜登關係匪淺

現在來說大家都關心的中國部分。報告用了14頁、羅列了11項調查,核心脈絡是想證明亨特·拜登收受與中共軍方密切的企業和個人的金錢。數額雖然不多,但是已經涉嫌了金融犯罪行為。而給亨特金錢的主要是中國神秘富商葉簡明。葉簡明2018年3月被習近平下令給抓了,他一手創辦的中國華信能源及其集團公司被認為是中共江派勢力的白手套。

2017年9月8號,葉簡明的華信能源出奇制勝,出資90億美元收購了俄羅斯石油公司14.16%的股份,成為當時業界的特大新聞,被媒體形容橫空出世,中國民營企業的罕見大手筆,震驚了世界。報告中提到,就在宣布收購案的同一天,一個叫做「Hudson West III」的有限公司,申請了額度為9萬9000美元的國泰銀行信用卡,持卡人分別是亨特·拜登,以及他的叔叔姆斯·拜登(James Biden)及其妻自薩拉·拜登(Sara Biden)。這三人利用這張卡在全球瘋狂購物,花了10萬多美元。報告的潛台詞是,是亨特家族幫助葉簡明完成了華信能源對俄羅斯石油公司的收購,因此這筆錢算是對他們的答謝。

那麼亨特是怎麼和葉簡明認識的呢,報告說的很詳細。2009年夏天,亨特和時任國務卿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成立了羅斯蒙特風險投資公司,這家公司後來又成立系列子公司。其中一家子公司不久與一個總部在波士頓的名叫桑頓的公司建立了合作關係。桑頓公司介紹自己是一家跨境資本中介機構,主要市場在中國,服務的客戶幾乎都是中共國有企業和機構。其中就包括葉簡明的華信能源。

公司網站有篇文章是這麼說的,2010年4月,桑頓集團美國合作夥伴羅斯蒙特塞內卡公司董事長亨特·拜登等高層拜訪了中國諸家金融機構與基金公司,並重點強調,亨特是當時美國副總統喬·拜登的二公子。

參議院的報告潛台詞是說,葉簡明正是通過桑頓集團的介紹和亨特建立了聯繫。2015年,亨特會見了葉簡明的助手,2017年二人在美國邁阿密舉行的世界糧食計劃署的一次活動上見面,當時亨特承諾幫助葉拓展美國市場,建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人脈。隨後雙方第一次合作,亨特就向葉簡明介紹了路易斯安那州一筆4,000萬美元的石油開發項目。根據2019年7月《紐約客》雜誌的報導,雙方第一次見面時,葉簡明就送給了亨特一個2.8克拉的大鑽戒。當時亨特和前妻凱瑟琳打離婚官司,凱瑟琳索要巨額生活費,亨特哭窮,於是凱瑟琳就對外披露了亨特收取好處的事實,就包括2.8克拉鑽戒這件事。

前面我提到的Hudson West III有限公司實際上就是一個銀行戶頭,由亨特的律師行和葉簡明在美國的助手,一個叫做董功文的人2016年共同成立的。Hudson West III就成為了華信能源美國公司向亨特律師行以及他的叔叔姆斯·拜登的顧問公司電子匯款的中介。最大的一筆高達479萬,最小的一筆有7萬6,000多。

報告說,亨特從他的律師事務所轉移了幾百萬美元到姆斯夫婦的事務所。在被問及此項交易時,姆斯·拜登的妻子薩拉拒絕提供支持性文件和信息,以對這一舉動做出更清楚的解釋。因此指出,拜登家族與中國商人之間存在著龐大的聯繫網絡和金融往來,並且涉嫌金融犯罪。

2017年11月,葉簡明在香港的助手何志平在紐約機場被捕,他是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和影星胡慧中的老公。何志平涉嫌向乍得與烏干達政要行賄,從而為其所服務的華信能源謀取非洲石油開採利益,違反了美國的制裁禁令。他當時打的第一個求救電話就是打給亨特·拜登的。何志平最終被三年監禁及罰款40萬美元。

報告用了相當長的一段章節介紹葉簡明這個人,證明其人與中共的解放軍軍方有密切的聯繫,並質疑亨特在與其打交道時是否知道他的身份底細。報告中還有一部分內容是此前被媒體大量報導的,2013年12月,拜登帶領兒子亨特訪問中國,回美12天後,亨特的羅斯蒙特公司就收到了來自中方的大禮,中國銀行為亨特與中國合夥人剛註冊的渤海華美基金注入10億美元,次年提升到15億美元。報告中沒提到的部分是,中共通過亨特的關係收購了含有軍工技術的美國瀚德汽車公司,以壯大中共的軍事力量。亨特在中國的合夥基金投資的曠視科技,通過人臉識別技術協助中共參與人權迫害等等。

左媒淡化處理 共和黨議員擬提吿司法部

共和黨的報告中說,民主黨一直試圖阻擋他們對拜登家族的調查,也有共和黨議員表示,將會把報告提交給司法部審查,以決定是否對亨特·拜登提起刑事訴訟。

雖然整件事看起來跟拜登本人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亨特畢竟是拜登的兒子,自己兒子鬧出了醜聞,拜登這個當父親的自然臉上無光,況且這還是在競選美國總統的關鍵時刻,任何一個與他有關的負面新聞都可能會對支持率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這件事即使不是拜登做的,他也得出來說點什麽。不過拜登昨天沒有公開行程,前天也只對記者說不想談論這件事情。其競選團隊則聲稱這份在大選前6週發布的報告,川普的盟友試圖傷害拜登耍的手段。

而美國的主流媒體中除了福克斯等,很多在很大程度上極力淡化參議院報告的努力,CNN和ABC、CBS和NBC的三個晚間新聞節目都完全避開了這個話題,與媒體對2016年大選期間川普長子小川普和俄國女律師在川普大廈會面的事情窮追猛打形成鮮明對比,那次會面也是後來所謂川普通俄調查的重點。川普昨天發推說:俄羅斯億萬富翁給亨特·拜登匯去了350萬美元,這是他在喬·拜登擔任副總統時收到的所有其他金錢之外的一筆錢財,受賄行騙得可以。但主流假媒體想讓這件事消失!」

亨特今年50歲,他的私生活也存在很多爭議,他自己曾說早在上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抽煙喝酒加吸毒,多次進出戒癮機構也沒有徹底擺脫酒和毒品。2013年他被破格允許參加入美國海軍預備隊,幾個月後就因被驗出體內含有毒品可卡因而被開除。2015年5月拜登的長子博·拜登因腦癌去世,亨特隨後被發現他和博·拜登的妻子海莉發生叔嫂戀,令人震驚,妻子凱薩琳一氣之下提出了離婚。去年12月,一個叫羅伯茨的酒吧女聲稱為亨特生下了私生女,並提出法律訴訟,要求亨特支付律師費和孩子的撫養費。有記者問拜登這件事情,知道不知道,他拒絕回答,說這是兒子的私事。我看到有評論說,像亨特這樣的花花公子絕對是喬·拜登的負資產,對於今年民主黨大選完全沒有正面作用,難怪他很少出現在老爸的競選造勢場合。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王曦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