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維權律師建模擬法庭 力阻冤假錯案

【大紀元2018年1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12月4日是大陸「國家憲法日」,當天,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宣布成立「中國第一審判庭」模擬法庭,準備利用現有的法律框架,展示公正的審判,以阻止當局不斷搞冤假錯案。

維權律師覃永沛是原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今年5月,覃永沛律師的律師執業證書被南寧司法局註銷,其後百舉鳴律所遭當局強行解散。9月,覃永沛成立了百永鳴法律公司。9月29日,「中國律師後俱樂部」在廣西南寧正式成立。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原百舉鳴律所900平米的場地內建成了模擬法庭,模擬法庭完全在中國現有法律框架內操作,目前已向全國公開招聘審判員及公訴人。準備於近期啟動一些民告官、刑案的民間模擬審理。

覃永沛日前向大紀元記者確認,這幾天他們在做這個模擬法庭,能容納一百多個人。原來的法庭不夠大,最多容納五、六十人旁聽,他們的旁聽法庭可以容納150~200人。

覃永沛表示,近年來中國的法院全部都是由共產黨控制,不講法,不講規則,違背事實。它們案件定罪的因素催生一切不合理,不管當事人有沒有罪,只要共產黨打他們,就會被判有罪。這幾年來,所有的黑打案件,企業家被迫害全部是用黑打手段對付他們。被告人在法庭上,法官不給證人出庭作證。

他說,「在老百姓心目中,法院的公信力為零了,沒人相信它們了。律師後俱樂部為什麼搞模擬法庭?被迫害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可能起到阻止他們搞冤假錯案的作用。比如,官方法院一審開庭之後、法院未宣判之前,我們就組成合議庭,那估計法院以後就比較顧忌,就不敢亂來。」

覃永沛說,「我認為,如果我們行動能力更堅決,審判庭的人員水平高,法學老師或有正氣的人做審判長、審判員,法理技術方面比他們水平高,保證被告人的權利。估計我們的判決書會對他們起到威懾作用。」

模擬法庭得到律師界一致好評

民間模擬法庭得到了律師同行的廣泛關注和一致贊同。覃永沛透露,除被吊牌照的律師和被開除的法學教授外,體制內的律師多數也都暗中支持。

維權律師謝燕益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民間自發建立的一種信用體系,司法模擬法庭從專業的角度來褒貶時事、評判冤獄,評判這個社會的是非善惡。「這個創意還是不錯的。」

謝燕益認為,民間的這個權利意識和公信力會逐步地取代專制的壟斷,這是一個必然發生的現象。

他說,進一步來講,這是嚴肅的一個事業,建立這麼一個信用平台,一個民間的契約精神,建立一種民間司法,或者裁判的機制;退一步來講,也可以把它當做一種調侃的方式,來消解、解構專制權力的壟斷。總之,都是和平民主的一種方式。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關注有很多人權律師參與模擬法庭。模擬法庭就是為了向公眾展示真正的法院審判、公正的程序是什麼樣的。「這樣的工作要是能夠做起來,還是不錯的。」

他說,因為鑑於中國目前的這種審判制度、司法制度非常不公正,對律師給予很大的限制,或者阻止律師來介入案件;對於現有的證據制度、司法程序,法官也完全不當回事,尤其是敏感案件、人權案件當中,公檢法三家聯合來操控、踐踏這些法律程序。

模擬法庭將展示公正的審判

此前,覃永沛曾在推特上發出「招聘兼職審判員、公訴人公告」,擬向全國招聘審判員、公訴人15名,律師後、律師、有宗教信仰者優先。要求精通中國特色法律,有正義感、公益心,品行端正,非中國共產黨黨員。

覃永沛說,「我們想邀請法學博士、專家來做審判長、審判員,只有他們保持中立,判決才起到理想的目的。」

覃永沛表示,好多冤假錯案的家屬都希望他們做這個事情,現在要做的是廣西北海公民楊前被祕密審判(不通知律師、不通知家屬)的案件,該案正在二審上訴中。「我們通過個案來做,還有余文生的案件,王全璋的案件。一個案子一個案子地做。」

覃永沛表示,「比如法院想判余文生,那我們用中國的法律來宣判余文生無罪。他們構陷余文生律師、王全璋律師就徹底喪失了司法公信力。」

對於同樣的案件,適用同樣的法律,卻能得出截然不同的宣判結果。滕彪律師表示,很多外界熟知的人權案件,法律關係一般都是比較清楚的,黑白分明的;不像是一些特別複雜的、或者特別巧合的那些疑難案件。

他說,像王全璋、余文生等等這些人權案件是非常清楚的,這些人他們沒有違反任何中國的法律,沒有觸犯任何的刑法條文,中共以各種罪名對他們進行抓捕、審判,這本身就是非常荒唐的,最後又得出來他們有罪的結果,整個就是一個中共的政治表演,走了一個司法程序。

「雖然中共制定的一些法律和程序,和西方法律的標準還有距離,但是這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整個的司法過程,都是虛假的,完全是踐踏法律、踐踏程序的。」滕彪說,如果模擬法庭來審判這樣的案件,會讓人看到真正的法律,按照程序去走,應該是什麼樣,會得出什麼樣的結果。

模擬法庭符合中國法律

對於模擬法庭的前景,覃永沛說,「從法律上他們沒辦法打擊我們。如果它真的打擊,那也沒辦法。在中國,它想搞誰搞誰,目前確實是無能為力。中國法律是允許這麼做的。」

滕彪律師也認為,在現有的情況下,中共可能會對模擬法庭的活動進行騷擾,這也證明了它是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他說,法學院的模擬法庭主要是學生學習的需要,並沒有像維權律師他們組織這個模擬法庭這樣的政治意義和社會意義。

維權律師謝燕益表示,隨著這個社會集權專制的瓦解,走到最後階段都會有各種嘗試、創新、實驗。包括選舉訓練營、公民辯論會也好,在方方面面都會有所展現。在司法領域,也有很多法律人有很多新的想法。

他說,就是按照現行的憲法、法律規定,它(模擬法庭)也有依據,它是一種表達自由、言論自由的一種表述方式,(也就是)說它是言論表達自由的一種伸張,或者是行為藝術,都可以。總之,「這種嘗試都是有意義的。」#

責任編輯:高靜

2018-12-06T14:00:08-05:00

来源 : www.epochtimes.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