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迫害恐已擴大到新疆維吾爾人(圖)


新疆維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8日訊】11月6日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定期審議上,中共當局在西藏、新疆、香港、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律師權利等問題上,遭到許多國家譴責。其中,主要集中在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迫害上。然而,中國代表團在會議上,仍是進行自說自話的辯解。

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受中共迫害的議題,近期受到西方國家和外媒的極大關注。越來越多殘酷虐待穆斯林的手法被披露,也不斷有被關押過的穆斯林出面訴說自己的遭遇。

來自新疆庫爾勒市且末縣的維吾爾女子米娜,在2015年從埃及回國探親期間被關押,三個年幼的孩子被當局強行帶走。後來,她受酷刑導致右耳失聰,三個原本健康的孩子,其中一個不明原因夭折,另兩個在家屬不知情之下,被強行手術插管進食。後來在埃及使館救援下,米娜和孩子終於逃出中國。

自由亞洲電臺在11月6日刊出米娜接受專訪的報導,講述她在獄中三年的經歷。米娜除了遭到暴力毆打外,還包含一些侮辱,例如在警察辦公室被脫光衣服、被男人檢查。

另一個讓人感到可怕的是,米娜說,她曾4個多月沒喝過水,只有吃藥的時候才能喝水。被關押的人爭著吃藥,「因為有水喝」。

米娜在獄中目睹9人受虐至死。被拘押的穆斯林,生命安全沒有保障,但新疆當局卻給在押者藥物,並利用只有吃藥才能喝水的手段,迫使在押者主動服用。這不禁讓人強烈懷疑,此藥物不是治療用途。在打壓709案和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中共當局就長期採用藥物迫害的方式。

中共政權打壓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的709案中,普遍存在強迫餵藥。謝燕益律師獲釋回家後,揭露了他的獄中經歷。他提到,包括他在內,幾乎所有709案的受害者都被強制吃藥。在他被強迫吃藥近兩個月期間,每次都是4粒不明白色藥片,送藥來的醫生,每次都要打個手電筒筒向口腔裡照照看,以確認藥物被服用。

謝燕益指出,他習慣吃素,又吃得清淡,不煙不酒,身體一直很好,到了獄中卻反被說「肝有點問題」,因此被強迫吃藥。他擔憂藥物的效果,是否是為了麻痺神經、破壞神經系統,或是消除記憶力。

另一名709律師李和平,在關押期間也被強迫服用多種不明藥物,時間至少長達20個月。他的妻子王峭嶺透露,李和平服用藥物後,出現意識昏沉、視力嚴重下降等狀況。「有一次吃下藥之後血就往頭上湧,整個人就快昏過去了。有時候心臟就‘通’地跳一下,半天不跳,是非常可怕的。」

李和平的胞弟李春富律師在經過一年半的折磨後,患上精神分裂症。家人質疑,這和警方給他服用不明藥物有關。

而在中國已有龐大人數遭到迫害的法輪功,在中共的酷刑加藥物的折磨下,有許多人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長期追蹤報導法輪功在中國受害情況的獨立媒體明慧網,在11月4日揭露了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有多位法輪功學員受藥物迫害的慘況,例如在非法庭審中被當庭下藥致神志失常;打毒針,造成身體多日麻木;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突然精神失常。

這篇報導提到,在610辦公室內有本《反×教內部參考資料》的手冊,為逼迫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轉化」,冊子裡寫道:「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在2002至2003年間,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醫院院長趙某手持裝有粉紅色藥水的瓶子,對禁閉室裡的13位法輪功學員說:「如果你們說不煉了,我就請獄長把你們放回監區。如果你們還煉,就一直給你們打這個,這是國家統一給法輪功研製的。」

報導還提到,除了注射不明藥物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飯食、飲水及用具也會被下毒,造成學員很快致瘋、致死,即使出獄,在數天、數月,甚至數年後仍在遭受精神、生理失常的折磨。藥物迫害一般表現為肝腹水或腎衰竭,肚子腫脹或便血、吐血,最後去世。就有獄警公開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出去就得死。」

明慧網報導了大量法輪功學員受藥物迫害的案例。光是在2015年1月不完全統計,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766位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70位學員為藥物致死。而在新疆的法輪功學員,也有遭藥物迫害的案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2018-11-08T18:00:10-05:00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