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侯寶林:三個太太 留下誰?

Updated: 2021-02-22 23:02:09

侯寶林自述與三個妻子分家事:那種冷清勁兒,我好長時間都不習慣。

侯寶林說,三個太太你只能留一個。你說怎麼辦?該留哪個,不留哪個?因為按《婚姻法》規定,誰也只能有一個夫人,我侯寶林的身邊怎麼能有三個老婆呢?「哎喲,別提了,當時在留誰不留誰的問題上可把我給難住了。」

說到這兒,侯寶林嘿嘿一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別處,又說,這種事兒總還是有點難為情。接著,他就又往下講道:後來,我給三個太太一塊兒開了個家庭會議。我先問她們,誰想留下。這一問不要緊,三個女人都哭哭啼啼地說死活也要跟我一起過。這哪兒行啊,我說,你們光哭不行,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這不是我個人的主意,我也不想和你們分開。

我這麼一說,三個太太都不言語了。

後來,我一看老是這麼僵著也不是個事兒,就表態說,老大老二你們就搬出去自己過吧,老三歲數小,生活能力差,而且跟我一樣,也是個京劇票友,遇上個演出什麼的,她還能湊個數,就讓老三留在我身邊吧。朋友就問侯寶林,那麼,大太太和二太太分出去住哪兒,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呢?侯寶林說,我那會兒不是有些家產嗎,給她們三個人分分,每一個人的手裡都有些錢,過日子是不用愁的。房子呢,我也一人給她們找了一處。你說的不錯,她們總得過日子,總得有個安身的地方呀。

侯寶林同我談起他的三個太太時,那張飽經滄桑的臉上表情很複雜,雖然看不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但他的語氣卻時而激昂時而低沉,帶出明顯的情緒波動。

圖片

作家甄誠和侯寶林大師

侯寶林說,當年我那三個太太都不錯,尤其是大太太,那可是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呀,唉,說句心裡話,她們三個我是一個都捨不得。在一塊兒過慣了,熱熱鬧鬧的一大家子人,忽然就剩下兩人了,你說彆扭不彆扭。那種冷清勁兒,我好長時間都不習慣。

從那以後,你與大太太和二太太還有來往嗎?

侯寶林把脖子一梗說,夫妻一場的,能斷的那麼乾淨嗎?嘿嘿,不過即便是與她們來往,也不能像過去那會兒大搖大擺了,總得避個嫌吧。你們這個歲數的人不知道,舊社會那會兒,結婚並不像現在這樣兒,必須到政府去登記。那會兒只要有個媒人撮合,再找個中間人證婚,然後置辦上幾桌酒席,這個婚就算是結了。至於你想娶幾房太太,那是你自己的事兒,沒人限制。

那會兒當官兒的有錢的,但凡是個大戶人家,哪個不是三妻六妾?娶不上媳婦的那是窮人,因為窮人家的閨女,都上趕著往有權有勢的人家嫁,寧肯給人家做小,也不願意嫁給一個窮光蛋呀。所以啊,那會兒也就無所謂離婚不離婚的。當家的要是嫌棄他媳婦了,寫上一紙休書,您就得老老實實捲鋪蓋回娘家。一般夫妻過不到一塊兒了,也不叫離婚,而是叫散夥兒。你想啊,兩人原來不是在一個鍋里盛粥喝嗎,一旦過不到一塊兒了,不是得各找各的飯折嗎,因此兩口子說散就散了。

王雅蘭

如今回想起這件事兒來,有個問題甄誠老師一直沒弄明白。不知為什麼,那天聽他談起與三位太太分手的經歷時,卻從沒有談到他的孩子。因此,直到現在,甄誠也不知道侯寶林一共有幾個孩子。

甄誠老師後來回憶說,「謝東的事兒是我後來聽圈內人說的,而且說的有鼻子有眼,說是侯寶林當年與唱京韻大鼓的馬增蕙經常在一起開會,而且一開會兩人就往一塊湊,因此便有些風言風雨傳到他們的耳朵里。一來二去,侯寶林就與馬增蕙開玩笑說,明明咱倆沒這事兒,人家偏偏要把咱倆往一塊捏股,你說咱冤不冤啊。馬增蕙便隨聲附和說是夠冤的。於是,侯寶林就來了個假戲真作,說,既然沒這事兒咱也背著罪名,不如咱倆就真好一回,也算是對得起他們嘛……據說,兩人就那麼一回,馬增蕙就懷上了謝東(唱《笑臉》出名的歌手)。這自然是後話,而且我也是在侯寶林去世後才聽說,因此也無法與侯家核實,如果不是王朔因為謝東吸毒被拘之事而侯家兄弟又不聞不問,因而站出來打抱不平,帶出這件事兒的話,我也不會談及此事。」

甄誠老師覺得,王朔的話講得也有點太楞了些。「因為,這件事與耀華耀文兩兄弟沒什麼關係。以我對侯寶林的了解,他是絕不會在生前把這種事講給他們的。因此,他們哥倆未必知情,又怎麼可能站出來拉「兄弟」一把呢?」

 alt=

晚年侯寶林

侯寶林生在天津,「四歲時由舅舅張全斌從天津送給北京的侯家,此後改姓侯」。他在北京曾經住過很多地方,像地安門內的織染局、龍頭井胡同、羊角胡同、東煤廠胡同、尚勤胡同、藕芽胡同2號、扁擔胡同、福壽里19號、南錢串胡同6號旁門等,甄誠只去過其中的兩處,但後來把東四三條的房子闢為侯寶林故居,甄老師覺得還是頗為牽強的。因為,他即使是在生病期間,大多數時間也是住在醫院和木樨地24樓。因此,現在的所謂「侯寶林故居」徒有虛名。除非那個院子以前是他三位太太中某一位住過的,否則就更不靠譜了。

另外,侯寶林家搬進部長樓不久,有朋友就去他家探望。他的現任夫人,耀文的母親在家,而且是見面熟,她就大大咧咧地對人說,坐,然後叫家裡的傭人趕緊去泡茶。她喜歡邊走邊說,人雖瘦小,聲音卻很寬厚,一聽就是個有唱功底子的人。

 alt=

侯寶林、王雅蘭與長大成人的五個子女,

侯耀中(右一)、侯耀茹(左二)、侯耀華(左一)

耀文母親給人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煙不離口。甭管是哪回見面,她都是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而且只抽大中華。她說,別的牌子的煙她抽不慣,一抽就咳嗽。她抽的煙從來不要過濾嘴兒,因為她說那種帶咀兒的抽著沒勁。再一個就是方便一支煙接另一支,長長的菸灰總是掛在她的嘴邊兒上。那會兒的菸草也好,不用化肥,燒出的菸灰雪白,且不容易散掉。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她在吃飯時也煙不離嘴。

侯寶林曾經留人在他們家吃過飯。有人親眼所見,夫人吃飯時也是煙不離嘴,吃一口飯,抽一口煙,真是不可思議。出於好奇,那人在飯桌上忍不住問她,您什麼時候才不抽菸呢?她哈哈一笑,像個豪放的女俠說:「除了睡覺,只要一睜開眼,我這煙就得點上」。

那您一天要抽幾包煙啊。她說,沒數,少說也得四五包吧。

侯寶林這位朋友心中暗暗吃驚:這也就是侯寶林的太太,別人想都別想。雖然八十年代那會兒,一包不帶過濾嘴兒的大中華是六角錢一包,若是按五包算,她一天光是抽菸就得花掉三塊錢,一個月30天下來那可就是90塊錢呀,而那會兒人們的工資,普遍都不高,一個月不過幾十塊錢,像相比之下,侯家在那時就是大款了!

Go Back: 娛樂休閒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