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政治安全」動作凸顯中共「政治死亡」

Updated: 2020-07-09 02:40:02

【大紀元2020年07月09日訊】庚子年已過半,在大瘟疫的衝擊下,中國局勢全面地加速惡化。中共的亡黨恐懼,自竊國以來從未如此嚴重。在2019年神經全部繃緊的基礎上,中共再加碼,把「政治安全」搞得震地響。中共說得也非常坦白,它所謂的政治安全,核心就是「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也就是要保它的專政的長命百歲,但這不過是妄想罷了。

去年1月21日,習近平在緊急召開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上」,大談七大安全,而以「政治安全」為綱。而3天之前的1月17日,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指「要以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堅決打好政治安全保衛仗」,「牢牢繃緊政治安全這根弦,始終堅持把防範政治風險置於首位」。

今年1月17日,中共召開中央政法工作會議,繼續聲稱「要把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2月24日,公安部專門召開「統籌推進全國公安機關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和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社會穩定工作部署會議」,趙克志要求各部門嚴防和堅決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在關鍵時刻,公安機關要堅決聽從習近平指揮。

開年以來,就公開舉動而言,中共為「政治安全」搞了三大動作。

其一,成立奇葩領導小組應對疫情

一月下旬,中共組建了「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成立各種領導小組是中共的慣常行為,本不足為奇,然而,這個領導小組的人員構成卻是個奇葩。

李克強任組長,防疫工作卻仍由習近平「親自領導,親自指揮」。副組長王滬寧,成員包括丁薛祥(中央辦公廳主任)、孫春蘭(國務院副總理)、黃坤明(中央宣傳部部長)、蔡奇(北京市委書記)、王毅(外交部部長)、肖捷(國務院祕書長)、趙克志(公安部部長),竟沒有一個專業人員。

顯然,領導小組的真實目的並非防疫,而是防疫情轉變為社會危機、政治危機,就是「防民變」。這個真實目的在領導小組下設「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的人員配置上,進一步得到落實。

指導組組長孫春蘭,是國務院副總理,又是「領導小組」成員,這還說得過去,但唯一的一個副組長,卻由中央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擔任;而成員裡的公安部副部長有多位,又恰恰選擇了孫力軍,因為孫長期主管「國內安全保衛(政治保衛)工作」。

人命關天。在民眾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中共念茲在茲的仍是它的江山,哪管人的死活。既然中共不在乎人們的死活,那麼人們又怎麼會不盼其早死呢?「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孫春蘭視察一居民小區時,居民高喊「假的」、「都是假的」。

其二,以防控疫情的名義,利用健康碼、高科技監控全民化

健康碼從2月11日在浙江省杭州市率先推出,到全國各地普遍、快速採用,這樣一個小小的二維碼,紅、黃、綠三個顏色就決定一個人的人身自由,決定誰該被隔離。

但健康碼並非緊急時刻的暫行應急措施,中共正在推動健康碼常態化擴大利用;健康碼也並非只在大陸施行,中共還把它推向世界。4月7日,中共的兩個部門(中國民用航空局和海關總署)聯合發布公告,推出防疫健康碼國際版,要求在特定國家居住的中國公民回國前第14天起每日填寫個人資料和健康狀況,未按上述要求填報的或填寫虛假信息的或將被拒絕登機。

對中共而言,健康碼的最大價值,在於使社會監控上了新台階,被外界稱為「中國(中共)開展大規模監控歷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這也正如「知乎」上一位網友所說:「我原本以為人類被機器和演算法統治的日子至少還要等個50年。這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突然把它提前了。」

原本人們還有機會因為疫情必須配戴口罩的原因,來避免攝像頭對其面部做臉部辨識而被監控;但是,健康碼APP根據GPS跟蹤記錄用戶的行動,堵塞了所有漏洞,類似於給每個人戴上了電子腳鏈。《紐約時報》記者對「健康碼」代碼的分析發現,該系統不僅可以實時判斷某人是否具有傳染風險,亦會與公安機關共享用戶資料,監視其位置以及健康狀況,會把用戶個資、位置和識別碼發給伺服器,在疫情結束後可能會長期存在,繼而幫助政府進行監控。

中共以防疫之名,行監控之實,但高科技監控就能保中共不死嗎?中共曾經嘲笑蘇聯「衛星上天,紅旗落地」,難道它自己能擺脫這一宿命嗎?

其三,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翻牌重來

2018年黨政機構改革,政法系統大動干戈,政法委的3個機構,即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被全部撤併。

然而,開年以來,政局不穩,維穩升級,「政治安全」的叫嚷聲嘶力竭。中共又決定成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於4月21日召開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第一次會議。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任組長,小組成員是現任中央政法委委員。除中央層面外,各地也都紛紛成立平安建設領導小組。根據公開報導,各地多是當地黨委書記「一把手」出任小組組長,辦公室設在黨委政法委。

這個小組大致是以前的綜治委、維穩辦的翻牌,職能廣泛,旨在「因應矛盾」,按照官方披露,重點包括防範打擊危害國家政治安全活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決勝戰、社會治理現代化、公共安全管理、防控網絡安全風險等。

6月8日和15日,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下設的專項組——社會治安組和市域社會治理組,分別出鏡,公安部副部長林銳和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王洪祥分別任專項組組長。

7月5日,第三個也是最新的一個專項組——政治安全專項組顯身,組長為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雷東生。中央政法委的喉舌對此作了具體報導。但從報導中雷東生的講話來看,中共的「政治安全」已陷入全面危機之中,它做的只是打雞血而已。

從國際環境來看:大瘟疫出於中共人禍,全球追責;港版國安法倒行逆施,多國反制;中印邊境衝突,印度強硬,中共已是空前孤立。

從民眾心理來看: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早已蕩然無存。

從政治安全保衛專門機構人員工作狀態來看: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盛行;「自覺把維護制度安全、捍衛政權安全放在首要位置來抓,敢於擔當、主動作為」,大都是空話。

的確,中共從事「政治安全保衛」工作的人,恐怕是最明白中共滅亡在即的群體之一,他們都是人精,怎麼會不考慮為自己留條後路呢?而「政治安全保衛」頭目孫力軍的落馬,更是讓他們膽戰心驚,誰又不擔心自己會被拉出來當嚇猴之雞呢?

從以上的三大動作來看,雖然中共「政治安全」高調得不得了,但都是在沙灘上畫畫,只是滿足自己的一時幻覺罷了。

總體來講,無論中共如何詭辯、掩蓋和粉飾,大瘟疫畢竟點燃了國民的憤怒,惡化了本已岌岌可危的經濟,加劇了中共內鬥,猛推了美國領導的國際圍剿。而大瘟疫來源於中共人禍,其實也是天譴,「天滅中共」從來也沒有現在這麼迫近。

因恐懼而追求「安全」,因追求「安全」而製造恐怖,因製造恐怖而不斷引爆各類定時炸彈,從而被炸得粉身碎骨,這是中共擺脫不了的宿命。

責任編輯:李穹#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