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畫妻子人體而成名 現在一幅畫賣1089萬!

他因畫妻子人體而成名,卻因看了一本書而妻離子散,如今一幅畫賣1089萬!

▲人體油畫(局部)。

今天我要說的,這位當年因為畫妻子的人體畫,而在法國成名的藝術家,他卻因看了一本圖冊,而改變了自己和妻子的命運,導致妻離子散。

▲人體油畫(局部)。

一、攜妻留學法國,畫妻子的人體油畫獲大獎

這對夫唱婦隨的畫家,自然有著紅袖添香的浪漫和溫存,也一度讓人羨慕不已。他們就是留法的畫壇伉儷常書鴻和陳芝秀。

▲常書鴻畫妻子的人體油畫(局部)。

一九二七年,常書鴻考取了留學法國的機會,帶著妻子一起赴巴黎求學。經過五年的苦學,常書鴻從里昂國立美術學校畢業後,他又考入巴黎高等美術學校,成為著名油畫大師、新古典主義畫家、法蘭西藝術院院士勞朗斯的門生。

▲常書鴻一家三口在巴黎。

這期間,常書鴻以妻子為模特畫了很多作品,其中最有名的作品是畫妻子的人體油畫(見圖三),不僅在當時法國學院派最具權威的巴黎春季沙龍展上,獲得了法國美術家學會的金質獎章,而且還被裡昂國立美術館收藏。從此,初出茅廬的常書鴻開始在法國畫壇聲名鵲起。

▲常書鴻畫妻子的油畫。

此後他的作品多次參加法國國家沙龍展,先後獲金質獎章三枚、銀質獎章二枚、榮譽獎一枚,並因此成為法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法國肖像畫家協會會員。

▲常書鴻油畫作品。

二、看了一本敦煌石窟圖冊,讓他拋下妻女回國

常書鴻夫妻在眾人眼裡是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誰都覺得他們在藝術上將會取得更大的成就,會有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至少會在法國繼續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是,一本圖冊卻改變了這一切。

一九三五年,常書鴻在塞納河畔一個舊書攤上,看到了一部保羅•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圖錄》。這部圖冊中的這些照片,都是拍自中國有上千年歷史的敦煌石窟。

▲保羅•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圖錄》封面。

▲保羅•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圖錄》。

這部圖冊的作者伯希和,早年畢業於法國國立東方語言學校,是著名漢學家沙畹的高足,二十世紀初的漢學大師之一。一九零六年,伯希和在法國政府的支持下,到新疆喀什地區和庫車托木舒克地區以及甘肅的敦煌石窟,進行為時大約兩年的考古調查。在敦煌期間,拍攝了許多石窟內部塑像和壁畫的照片,這部圖冊就是拍攝敦煌石窟的內容。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莫高窟。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莫高窟。

常書鴻後來了解到伯希和儘管是敦煌學的創始人,第一位對敦煌石窟做全面記錄的學者,但他也和其他國外的強盜一樣,在敦煌,伯希和通過與王道士多次會談,最終以500兩銀子獲得了6600卷精品,其中古藏文2700卷,非藏文卷子3900卷,還有二百多幅唐代繪畫與幡幢、織物、木製品、木製活字印刷字模和其他法器。這批文物現藏於法國國家圖書館和法國吉美博物館。

▲吉美博物館敦煌石窟壁畫。

當時,常書鴻被圖冊的內容驚呆了,磅礴的氣勢,恢宏的筆觸,奔放的畫風,細膩的人物無不深深地吸引著他。第二天,常書鴻便來到了收藏敦煌壁畫的吉美博物館,他驚奇地發現這些從北魏到大唐時代的佛教藝術壁畫、雕塑,儘管過去了上千年,但手法與技巧依舊是那麼前衛和現代。與西方當時各流派的藝術相比,絲毫不遜色,甚至高於其上。最令他感到詫異的是,這些繪畫比西方藝術早幾百年。他由衷感嘆,真正的藝術不就在古老的東方中國嗎?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圖片。

為此,他陷入了深思,自己為何卻捨近求遠來到法國深造。其次,身為中國的藝術家,竟然都不知道敦煌位於何方。基於這兩個原因,他決定回國去保護和研究敦煌壁畫。後來,他在自傳中寫道:「奇蹟,這真的是奇蹟。我是一個傾倒在西洋文化,言必稱希臘、羅馬的人,如今真是慚愧,不知如何懺悔,我作為一個中國人,竟不知,我們中國有這麼大規模,這麼系統的文化藝術!」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圖片。

因為伯希和的這本圖冊,常書鴻想回國研究敦煌石窟壁畫藝術,陳芝秀對此堅決反對。因為當時他們在巴黎都已非常被看好,連巴黎近代美術館也收藏了丈夫的油畫,還成了巴黎美術協會的會員。這份殊榮是很多海外學子夢寐以求的。她不明白丈夫為什麼要回到正處于軍閥混戰、血腥殺戮的國內去。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圖片。

但常書鴻的心早已飛向了古老的敦煌石窟,妻子的勸解他一句也沒有聽進去。因為在他眼裡,功名利祿不過過眼煙雲,敦煌石窟的藝術才是他最關心的事情。

▲《敦煌石窟圖錄》中的圖片。

一九三六年,常書鴻把離畢業還有一年的妻子和5歲的女兒扔在法國,自己一個人經蘇聯輾轉回到國內。一九三七年,陳秀芝母女剛回國,就發生了盧溝橋事變。常書鴻一心想去敦煌,展開了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的籌備組建工作,任籌委會副主任。

▲常書鴻一家三口。

敦煌藝術研究所一成立,常書鴻就立即前往。在滿目蒼涼、殘垣斷壁的寺院中,建立起了「敦煌藝術研究所」,展開了對壁畫、彩塑等敦煌藝術的初級保護。

▲當年的莫高窟。

然而常書鴻面臨的情況越來越糟,不但承諾給研究所的經費久久難以兌現,而且在兩年後還被撤銷了研究所的建制,致使大部分人員離開了莫高窟。作為所長的常書鴻,壓力越來越大,脾氣越來越壞,與妻子吵架也越來越厲害。

▲常書鴻在臨摹壁畫。

常書鴻和陳芝秀漸漸被生活折磨成了一對怨家,婚姻出現了嚴重的裂痕。一九四五年四月,陳芝秀稱自己有婦科病,向丈夫提出去蘭州檢查身體,卻以此原因,從此離開了常書鴻,扔下了女兒和才兩歲的兒子。

▲常書鴻油畫。

四、守護敦煌莫高窟五十年,如今一幅畫賣1089萬

妻子出走後,悲痛欲絕的常書鴻沒有就此沉淪,他將全部心血注入敦煌藝術研究。苦心人天不負,常書鴻的堅持終於換來了傅斯年、張民權、郭沫若等人的支持。一九四六年,常書鴻又再次開展了他的敦煌研究之旅。兩年後,常書鴻帶著敦煌500多幅臨本壁畫在南京和上海舉辦展覽,獲得了巨大成功。

▲常書鴻一九五零年在敦煌莫高窟廟會速寫。

幾年後,常書鴻與來到敦煌工作的青年畫家李承仙女士結婚。一九四九年以後,常書鴻對敦煌藝術的研究和保護事跡被廣泛宣傳,在許多宣傳報道和報告文學中,常書鴻被描寫成「敦煌藝術的守護神」。

▲常書鴻與李承仙。

常書鴻蹲守敦煌莫高窟五十年,在艱苦的生活中,經歷了妻離子散的種種不幸和打擊,克服了難以想像的困難,但他仍然義無反顧,為保護莫高窟默默地奉獻著。在他辛勤工作的五十年中,組織大家修複壁畫,搜集整理流散文物,撰寫了一批有較高學術價值的論文,臨摹了大量的壁畫精品,並多次舉辦大型展覽,出版畫冊,向更多的人介紹敦煌藝術,為保護和研究莫高窟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常書鴻油畫《蘭州水車》。

有人說常書鴻在繪畫上原本可以創造更加輝煌的成績,而因為守護敦煌莫高窟,大量的作品不是臨摹壁畫,就是畫壁畫,大大限制了他的藝術創作。確實如此,除了臨摹壁畫,常書鴻創作的油畫作品幾乎都與敦煌莫高窟有關。

▲常書鴻筆下的飛天。

比如無論是畫風景的《莫高窟下寺外滑冰》《綠蔭小潭》《古漢橋前》,還是畫人物的《敦煌農民》《哈薩克婦女》《新疆維吾爾姑娘》等作品,都是這敦煌的味道。

▲常書鴻《綠蔭小潭》。

就連畫花鳥果蔬,比如《魚》《丁香花》《萬紫千紅》《野雞》等,也離不開敦煌這裡的風土人情。

▲常書鴻油畫《魚》。

就算如此,題材的局限照樣無法掩蓋常書鴻的藝術造詣。他先後擔任蘭州藝術學院院長,甘肅省文聯主席和省美協主席。一九七二年的油畫《梅花喜歡漫天雪》《牡丹》後被浙江大學收藏。一九八四的油畫靜物《大麗花和葡萄》獲得第六屆全國美展獲榮譽獎。一九九零赴日本國舉辦畫展,被授予創價大學名譽博士學位。一九九二年赴日本訪問期間,作《千年潮水萬年石》《沖繩之樹》等作品,獲富士美術館最高榮譽獎和名譽館長。

▲常書鴻油畫《敦煌春天》。

在常書鴻的藝術創作中,最有名的兩件作品也是畫敦煌的。一是他生前創作的最後一幅大型油畫《敦煌春天》,縱高1.91米,橫寬3.72米。這幅作品代表了當時常書鴻和第二任妻子李承仙對敦煌的一種嚮往,畫面與以往不同,這次是站在敦煌莫高窟的整體視角,來遠看整個敦煌莫高窟的場景。畫面中豐富的色彩,尤其是紅柳花,洋溢著春天的氣氛,使人心曠神怡。

▲常書鴻油畫《敦煌春天》(局部)。

這是這幅畫最初流落到日本,後來國人把它購回,在北京保利二零一五春季拍賣會上,以460萬元成交。

▲常書鴻油畫《敦煌春天》(局部)。

另一件作品,就是常書鴻一九九一年創作的四扇屏風《飛天舞樂》,在北京朵雲軒二零零七春拍中,以1089萬的天價成交。

▲常書鴻作品《飛天舞樂》。

看完這個故事,你對此有什麼感受,歡迎發表看法。

2019-11-08T16:00:41-05:00

回到: 文化生活
来源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