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死叫營養性死亡 中共叫獸有多邪惡?

Updated: 2020-11-27 23:00:21

餓死叫營養性死亡,中共叫獸有多邪惡?(網絡圖片)

2013年,山東大學數學教授、徐州師大特聘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孫經先教授《關於我國「三年困難時期」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報告》一文,對三年自然災害「餓死三千萬」進行了駁斥,認為那是謠言。孫教授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很多專家學者的支持與認同。報告很長,有30萬字,內容很「專業」,引用了大量數據,沒太看明白,很難作出自己的判斷。但結果是明白的,就是:餓死3000萬是謊言,實際只有不到250萬。對錯的評判,應該是專家學者們的事。但由此話題,卻讓我想起了一件事,因為這是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我一直在猶豫是否寫出來。

去年的年初二,我們一家陪著父母去了一趟馬鞍山四伯伯家,這是自2009年新年去看了哈爾濱的三伯伯一家,8月又去貴陽看了二伯伯一家,2010年9月去了山東淄博看了大伯伯一家之後的又一次家庭聚會。在中午的飯桌上,聊到一個話題,比較沉重,也比較敏感。從一定意義上說,還是個禁忌。然而我相信這是一個真實的歷史,而歷史的本來面目遲早是要還原的。其實這個話題對我而言不算陌生,很小的時候,就聽父親說過,但那個時候不懂生活的沉重,沒太在意,這次重聽,因為對那段歷史多少有了一點新的認識,感覺便又大不一樣,特別是有妻子和女兒在場,覺得對她們而言,也是個教育。

對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那場災荒,父母稱之為糧食艱鉅,我們都是聽說,或從書上隱約知道一點,都不詳細,艱鉅到什麼程度,很難想像。有一點大家稍加注意,就可以發現,1960至1962這三年出生的人很少。記得母親曾經對我們說過,那時父母剛結婚,父親參加工作組去宣城農村搞社教,即「四清」運動(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說得具體一點,就是在政治上堅定走社會主義道路,在思想上與資本主義決裂,在經濟上杜絕貪贓枉法,在組織上純潔隊伍。概括起來已經抓農村的階級鬥爭,促進生產),母親去宣城看父親,下車後,買了一個餅一路走著,剛吃了一口,就被後面的一個人衝過來搶了走,母親嚇壞了。餅被搶本身沒什麼,因為母親那時是第一次離家出遠門,第一次遇到搶劫,自然是嚇的不輕。其實那不是真的搶劫,人餓極了,是顧不上什麼尊嚴與法律的。那時的搶劫,主要是搶吃的。

去農村搞社教的工作組去了三個月,人人都餓的瘦得變了形,雖然他們是城裡去的,有糧票,可村里什麼都沒得賣,糧票也不管用。工作組每個月便以開會的名義,把大家召集到公社,然後做一點饅頭什麼的,賣給大家帶回去,可以吃上幾天,改善一下。這是工作組,有這個條件與便利,當地的村民就沒那麼好過了。都說舊社會是人吃人的社會,但這次飯桌上父親所說的人吃人的真實的故事,卻不是發生的舊這會,而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災害剛過。事情的發生地,就是他蹲點的公社。一個死了丈夫的婦女獨自帶著三個小孩,但不久,小孩一個個地失蹤。那個時候人吃不飽,也沒有力氣去找,直到兩年後,饑飽問題解決後,再回來頭來查,發現是一個鄰居小青年吃的。從他家的灶台邊放爐灰的坑裡發現了三個孩子的骨頭。這個小青年最後被執行了槍決,而失去三個孩子的婦女,在現場悲傷的把堅硬的地下抓出一道道的深溝。

據說當時的情況是,這個小青年實在餓的受不了,就把鄰居家的孩子騙到家裡,殺了吃。其間,一個朋友經過他家門前,聞到裡面有香味飄出,便進去,見他在吃說骨頭湯,問他在吃什麼。他告訴朋友說偶爾抓了個免子,燉了點湯吃。便討了一碗吃了。吃完後又說其父在家餓的起不了床,想再要一碗還回去給父親吃。因為是朋友,不好推辭,便給他盛了一碗拿回去。朋友的父親吃了後,說還想再吃,朋友沒法,只好再來討要。便又盛一碗。結果,朋友的父親因為年紀大了,有點經歷,吃第一碗時,因為太餓的緣故,沒能細嚼。吃第二碗時便覺得味道不對,產生疑惑,說這好像不是野味。當然也只是懷疑。直到自然災害過去,工作組來了之後,這件事被查出來,這個朋友父子才知道自己吃的是人肉。

妻子出身於軍人家庭,生活條件雖不算富裕,但也一直不差,沒有受過苦,也沒有看過別人受苦,有時和她談起社會上還有很多食不裹腹、衣不蔽體的事,基本不信。對於這樣的故事她更是聞所未聞,並且也絕對不會相信。但這次,父親在飯桌上閒聊時,說出這樣的事,並且是父親的親歷親聞,由不得她不相信,聽後她很驚訝。其實這件事,父親很多年以前就說過,媽媽也和我們說過她去宣城時被搶受驚嚇的事,我是知道的,並且這幾年,隨著一些五六十年代的情況的逐步透露,我越來越覺得這樣的歷史是真實的,只是沒有得到官方的正式承認而已。但不承認不代表不存在。

當然,這樣的事情,也只是孤證,並不能證明真的就餓死了3000萬。在我看來,孫教授的研究成果中,究竟死了多少人已經不重要了,不管餓死多少人,確實有餓死人的現象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250萬,那也是一個巨大的數字。讓人詫異的是,孫教授研究成果中所謂「營養性死亡」提法,即有幾百萬人,不是死於飢餓,而是因為缺營養。不知是我愚鈍,理解能力太差,還是孫教授的研究成果太高深,我想不明白營養性死亡與餓死有什麼區別,我只知道,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人,是肯定缺營養的,碳水化合物也是營養。因為此,我便對這個研究成果產生懷疑。因為這就像近年來的所謂「保護性拆除」、「休假式療養」、「自主性墜亡」、「臨時性強姦」、「破壞式試驗」一樣,孫教授想通過偷梁換柱的方式,把直接餓死的數字降下來,這明顯地有掩蓋某種事實的嫌疑。僅此一例,孫教授研究成果里的其它內容、數據,就有理由懷疑。這就像法庭上,有過作偽證前科的人,其所作的證詞不能採信一樣,論文中只要有一處有作假的嫌疑,其它的論據,我都有權力懷疑它的真實性。欲蓋彌彰,倘若沒有此事,何故躲躲閃閃。

250萬以下,我看這個結論就是個二百五的結論。

Go Back: 新聞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