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家協會」從不間斷,今年線上弘揚64精神

Updated: 2020-06-01 07:40:05

星期天(5月31日),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The Visual Artists Guild)發起組織的緬懷6·4三十一周年活動在線舉行。來自不同行業和不同族群的人權倡導人士,通過視頻悼念那些生命定格在三十一年前的自由鬥士,並向本次武漢疫情中為公眾曝光真相的勇敢公民致以敬意,稱他們傳承的正是當年的6·4精神。

視覺藝術家協會的劉雅雅女士致辭說:「當年,學生們開始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上,他們傳播民主化信息。他們大膽地說出了對政府的看法。他們的行動鼓勵其他人大聲疾呼。多年來學會了隱藏對政府真實看法的人們,突然發現,他們的朋友和鄰居都在以同樣的方式思考。」

1989年6月4日解放軍開槍射擊學生時,攝影記者凱瑟琳·鮑奈特(Catherine Bauknight)就在現場:「我們進入廣場後,預感到要出事,但是不知道是什麼事。解放軍在喊話『請離開廣場,否則我們將開槍射擊』。學生們沒有離開,而是轉移到另一個區域。解放軍跟在他們後面。人們抬起胳膊搭出一個隧道模樣的通道,把我推離那裡。這時,我聽到了槍聲,軍隊向學生開槍了。」

凱瑟琳說,軍隊用亂槍對着所有人掃射。她看到槍林彈雨中學生們開始倒下。有些負了傷,膝蓋彎曲下去;有些倒在地上死去。那之前,她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直以為民主就要到來了。她抽身往外跑,不過同時還試圖用鏡頭拍下當時的那一幕。

創作了「一手遮天」畫作的藝術家翁冰(Bing Weng)說,民運學生當時雖然獲得很多民眾的幫助,但是,被舉報現象也是存在的。她的男友就因為被同事舉報而險些因為參與那次學運而進了監獄。現在,八九六四的驚心動魄正在被當局洗刷,無論傳統書店還是網店,或者圖書館,有關八九六四的書籍都是被下架的;甚至連從香港買書的路也被堵上了;下一代對那段歷史知之甚微。這就是獨裁的「一手遮天」。

國際特赦組織負責中國事務的專家詹姆斯·齊默曼(James Zimmerman)說:「很高興能使用這樣的高科技手段參加 線上活動,讓我們銘記那些31年前為爭取民主而在天安門廣場犧牲的人們。1989年6月3日和4日晚上,中國坦克開進了天安門廣場,殘暴地鎮壓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民主運動……迄今為止,中國政府針對人權律師、宗教人士、民權人士的迫害沒有停止。甚至許多人被失蹤,請問那些人都在哪裡?」

越南人權網絡主席阮冬博士(Tung Nguyan)指出:「三十一年前,中共政府不跟學生談判議和,而是把坦克開進了天安門廣場,暴力鎮壓學生的和平抗議……天安門事件到今天並沒有消失,而是仍然在繼續存在。中共仍然任意逮捕和關押、甚至謀殺其人民,仍然繼續有系統地壓迫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包括新疆穆斯林、西藏佛教徒、法輪功學員,等等。中共如今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和腐敗手段,把其管制延申到海外。我們應該努力,讓類似的侵害人權行為找不到土壤。」

著名漢學家林培瑞教授宣布,今年,視覺藝術家協會要致以敬意的言論自由及人權先峰人物包括李文亮、艾芬、曾迎春、鄭艷、陳秋實、方斌和張展等人;這些人都因為警告疫情和披露真相,或遭到訓斥、言論被強行撤回、刪除,或被失蹤和關押。

林培瑞說:「引用李文亮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艾芬大夫也寫道,『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在中國政府把國內的媒體管得越來越緊的時候,有一些中國人挺身而出,願意把真實情況報告給自己的同胞,並為同胞發聲,自己則冒着被定『尋釁滋事罪』的風險。」

洛杉磯香港論壇發言人羅先生 (Gabriel Law) 說,他要介紹為自由而戰的人士,是因為關注香港自由而名聲大噪的美國五年級學生馬堂(Matan)。他說:「馬堂進入人們視線是2019年10月。當時,因為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中有名人力挺香港,中共要懲罰NBA。那天,NBA當季第一場比賽在洛杉磯舉行,我們大約百來人在球場外給觀眾發放數千件支持香港的T恤衫,馬堂也拿到一件。是否支持香港,這是個相當敏感的主題。在觀眾席上,當攝影鏡頭掃過馬堂的時候,他突然亮出那件『支持香港』的T恤。那一刻,攝影師肯定差一點嚇出了心臟病。那段視頻在每個社交媒體上都被廣泛轉發。馬堂就是這麼聰明地憑藉一己之力,把這條敏感的信息帶到了全美國電視觀眾眼前。馬堂不僅僅善於急中生智,而且還持之以恆。他在短短三個月之內,往社交媒體上載了大約70條香港警察暴力執法的視頻,遠遠超過任何一位海外的香港支持者。」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voachinese.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