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雙煞隨機殺人 加拿大軍警千里追兇

從7月15日開始,接二連三的凶殺事件,讓加拿大居民人心惶惶。與此同時,一場橫跨三千公里,「上天入地下海」的追捕行動,亦在加拿大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徐徐展開。

「他曾說他想『光榮』地死在與警察的交火中。」艾倫·施梅格爾斯基(AlenSchmegelsky)情緒激動,自責的他不得不一遍遍回答現場記者的提問。因為他那性格孤僻的兒子施梅格爾斯基(BryerSchmegelsky),在最近的三起凶殺案中,被加拿大警方認為是嫌疑犯之一。

而另一位嫌疑犯麥克勞德(Kam Mcleod),在他父親眼裡則是一個乖巧和為別人著想的人。

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圖源:EPA

誰也不清楚,曾經想要北上尋找新工作卻中途失蹤的兩人,為何會在一夜之間身份反轉,被警方懷疑為連環凶殺案的嫌犯。

根據犯罪地點和民眾的舉報,加拿大警方獲悉了這兩人的逃亡路線。但兩人彷彿人間蒸發一樣,蹤跡難尋。恐怖的是,誰也不清楚,死神的鐮刀接下來會落到誰的頭上。

8月7日早上,加拿大警方在曼尼托巴省北部吉拉姆鎮的幾次搜索落空後,終於發現了疑似兩人的屍體。這場連日來佔據報紙頭條的搜捕似乎到此便畫上了句號。

但真相依然成謎。人們不解的是,兩位青年為何走上此路,無差別殺人?

最後的旅行

加拿大兩個相距數千公里的小鎮,兩個攝像頭記錄下來的畫面,拼湊起了這起連環凶殺案的AB面。

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下文簡稱BC省)喬治王子城的加油站,一對情侶正在深情擁抱。他們沒有想到,這會是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天。另一端,7月23日,薩斯喀徹溫省梅多萊克鎮一家五金店流出的一段監控視頻,讓警方和民眾的心咯噔了一下。

蒂絲和福勒在加油站相擁。圖源:法新社

畫面里,7月21日,五金店裡曾出現的兩個高瘦的年輕人,就是近日警方一直在追捕的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7月15日當天,他們涉嫌槍殺了那對情侶。此時他們距離第一起凶殺案的案發地點,已有近3000公里。

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出現在五金店。圖源:路透社

24歲的美國女子蒂絲(Chynna Deese)與23歲的澳大利亞男友福勒(LucasFowler)於2017年相遇。都在克羅埃西亞旅行的他們,在該國一家旅館相遇後,很快便相愛了。

在隨後的時間裡,熱愛旅行的蒂絲和福勒,一起攜手走過了世界很多地方。

蒂絲和福勒。圖源:網路

2019年2月,福勒來到BC省哈德遜希望鎮的維納牧場工作。而剛剛才從美國北卡阿巴拉契亞州立大學畢業的蒂絲,在事發一周前從美國來到了BC省與福勒匯合。

他們約好了一起前往阿拉斯加遊玩。但這場本該是愉快的「穿越地球北半部」之旅,卻成了兩人的最後一次旅行。

當時,他們的藍色雪佛蘭麵包車在阿拉斯加97號高速公路上發生故障,這裡據利雅得溫泉景區不到80公里。於是他們決定先停下進行整頓。但此時,危險已在逐步逼近。

7月15日,噩運降臨了。蒂絲和福勒成為了歹徒的襲擊目標,他們遭受槍擊,倒在了高速公路旁的一條溝里,離藍色麵包車不過幾步遠。

最後看到蒂絲和福勒的是一対加拿大夫婦。在看到他們的車輛拋錨後,這對夫婦曾上前詢問是否需要幫助。不過,曾是機械師學徒的福勒表示能夠自行解決。在四人短暫的「邂逅」中,這對夫婦後來表示,這對情侶沒有絲毫的不開心和焦慮,還告訴他們:「我們還要繼續向北走。」

蒂絲和福勒的車輛。圖源:網路

四天後,64歲的溫哥華居民戴克(LeonardDyck)的屍體在據此500公里的BC省北部37號公路斯蒂金河大橋附近被發現。現場還有一輛燒毀的卡車,司機已經不知去向。

隨後,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發表聲明,證實戴克是該校植物學系的一名講師,同時也是DeWreede實驗室的一名研究員,他一直以來都負責在溫哥華島的巴克萊海峽對藻類進行研究。

戴克的家人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悲痛萬分,「這一突然的悲慘損失讓全家人心碎。」他們在一份聲明中說道。在熟悉的人眼中,戴克是一位慈愛的丈夫和父親。所有人都希望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會遭此悲劇。

加拿大地廣人稀,漫長荒蕪的公路常常充滿了各種風險。連接BC省的魯珀特王子市和喬治王子城,蜿蜒穿越原住民區的16號公路——眼淚公路(Highwayof Tears),如今已是「死亡公路」的代名詞。

而三名被害人,均在眼淚公路附近遇襲。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已有18名女性在該道路及其相鄰路線上失蹤或被謀殺。原住民們表示,實際數字可能接近50名,其中最年輕的僅為14歲。目前許多案件也仍未得到解決。

隨著調查的逐步展開,警方發現,戴克所在的那輛卡車,司機是此前失蹤的19歲的麥克勞德和18歲的施梅格爾斯基。

7月24日,BC省警方宣布,兩名失蹤青年涉嫌殺害大學講師戴克,兩人被控以二級謀殺罪。25日,這兩名失蹤青年再被控以三級謀殺罪,涉嫌殺害蒂絲和福勒。

荒野大追捕

澳大利亞悉尼時間8月2日上午11時,福勒的父親,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警察局局長斯蒂芬·福勒,在悉尼北部的塔勒馬拉聯合教堂舉行了福勒的葬禮,有數百人參加。五天前,蒂絲的葬禮剛在北卡羅來納州舉行。

福勒的父親透露,盧卡斯原本將於9月30日慶祝24歲的生日,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他給我們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福勒的父親說,「他和蒂絲一直在我們心中。謝謝你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永遠愛你。」

當受害者家屬還在沉重悲痛的情緒中時,兩名青年的行蹤卻成為了加拿大警方最為頭疼的問題。

儘管這兩名青年偶爾暴露蹤跡,但警方並不知道他們會往哪裡去,就如他們不清楚這兩位無差別殺人的青年會否再行動,下一位又將是誰。憑著監控和居民們提供的信息,警方只能後知後覺地一路追蹤,局勢陷入了「被動」。

根據警方調查,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兩人開著一輛灰色豐田RAV4,已經從BC省穿越阿爾伯達和薩斯喀徹溫兩個省份,進入了曼尼托巴省北部,逃亡路線跨度將近三千多公里,超過了廣州到哈爾濱的直線距離。

托米(TommySte-Croix)住在阿爾伯達省東北部的冷湖市附近,當他在30日回憶起前幾天的經歷時,一股涼氣順著脊背鑽進了他的腦門。

21日上午10點左右,托米的妻子告訴他附近有一輛車陷入泥地里了。他想了想,決定出門去幫助這輛車的主人。他遠遠便瞧見了兩位年輕人,一個正在拚命推車。托米朝著泥地走去,開玩笑地對他們說:「爸爸媽媽肯定生氣了。」

兩名青年的笑容顯得有點拘謹,其中一個說:「爸爸媽媽希望我們有個愉快的旅程。」托米後來回憶稱,這兩人看起來有點緊張,但很有禮貌。

隨後,托米用卡車幫兩人把豐田車拖出了泥地,並與他們握手告別,其間,兩人甚至告訴托米,他們叫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當時的托米覺得很平常,也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兩天後,他在電視上看到了警方發布的通緝令,才意識到他無意間幫助的兩人,竟是連環凶殺案的嫌犯。「他們完全有機會把我也殺死,劫走我的卡車和錢包。還好他們沒有這樣做。」托米每次回想起來都感到十分後怕。

而在警方公布的監控視頻里,兩名嫌犯當天還出現在了薩斯喀徹溫省的一家五金小店裡。

7月22日,一路追蹤的警方在曼尼托巴省北部的吉拉姆鎮發現了一輛燒毀的豐田車。事後證明,這正是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駕駛的那輛。30日,警方獲悉,在該省的斯普利特湖檢查站,他們錯失了抓住這兩人的機會。

當時,該地的安全官員攔截下了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的車,彼時這兩人還沒被認定是嫌犯。安全官員表示需要檢查是否帶有酒精,因為斯普利特湖禁酒。

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十分配合,在一番檢查後,他們成功的開車離去。在向西朝著吉拉姆鎮開了將近90公里後,他們的車在一條碎石路上撞毀了。車在熊熊燃燒,但車內空空如也。

或許是察覺事情不對勁,他們選擇了棄車而逃。

後來,負責檢查的安全官員告訴警方,在對車輛的搜索中他並沒有看到武器,只是發現了地圖和一些露營裝備。

7月26日,加拿大警方將搜索的地區鎖定在了曼尼托巴省的吉拉姆鎮和約克蘭丁社區(York Landing)。

偏遠的北部小鎮吉拉姆,距離該省省會溫尼伯約一千公里,屬於地廣人稀的地帶。警方認為,大片的森林和沼澤應該是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較為可能的藏身地。但也表示,惡劣的自然環境亦會對他們生存造成威脅。

吉拉姆鎮叢林密布。圖源:環球郵報

儘管一直沒有任何新發現,但這個人口僅有1200人的小鎮,卻在兩周內被警方和媒體淹沒了。小鎮風聲鶴唳,市長弗曼(DwayneForman)警告大家都躲在屋裡,而他則盡量滿足媒體的採訪要求。

到了7月28日,疑似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出現的消息,讓身心俱疲的警方感到振奮。

在吉拉姆鎮西南邊約100公里的約克蘭丁社區,有人向警方提供信息,稱在該區的一個垃圾場見到了兩個疑似嫌犯的人,他們高高瘦瘦,像是在找吃的。

約克蘭丁(YorkLanding)是曼尼托巴省北部的一個內陸島嶼社區,位置頗為偏僻,只有乘飛機或兩小時的輪渡可抵達該地。在該社區南部約25公里處,還有一條鐵路線。

由於體態特徵與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的相符,兩人身高和體重均為193cm和77公斤左右。因此,加拿大皇家騎警隊和加拿大皇家空軍隨後派出人員和飛機,前往這個偏遠的島嶼進行搜捕。

加拿大皇家騎警隊的直升飛機起飛巡邏。圖源:環球郵報

這幾乎算是在這為期兩周的追捕中,能稱得上重大突破的新發現。但下午4點15分左右,警方負責搜捕的人趕到後,卻發現兩人已經消失在了茂密的叢林中。

抓捕再次落空,民眾也不免有些灰心。在加拿大皇家騎警隊工作了19年的退休警員金(KimWatt-Senner)曾表示,目前,警方的一切工作都是依照正常程序在進行。「當然,時間拖得越久,警方也會感到有壓力,包括體力上與心理上的,希望民眾能夠理解並支持。」她說。

「他想『光榮』地死在與警察的槍戰中」

目前,約克蘭丁大約有500名原住民,他們對警方並不是很信任。他們傾向於依靠當地的熊族巡邏隊(Bear ClanPatrol)為保衛自己的安全。在這次搜捕中,熊族巡邏隊也一直在協助警方搜查。垃圾場邊發現兩名可疑男子的信息便是來源於該隊。

當地熊族巡邏隊的隊長、原住民部落首領斯彭斯(WalterSpence)發表聲明稱,他們將儘力幫助警方,並保護當地原住民安全。2014年,熊族巡邏隊成立時只有12名志願者,如今規模已經達到1600人,並且輻射到了全國51個原住民社區。

如今,加拿大對這兩名嫌疑人的追捕已經跨越四個省份。7月31日,一直「置身事外」的安大略省,也被一條舉報打破了寧靜。

該省警方突然收到北部卡普斯卡辛鎮(Kapuskasing)民眾的舉報,稱7月31日上午10點半在11號公路的一個修路地段,看到了符合兩名嫌犯樣貌的年輕人駕車駛過。他們駕駛的是2016年或2018年出廠的福特Focus汽車。

目前安大略省警方已經成立調查組,但還未能證實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是否已經在安大略省。

而在對約克蘭丁社區進行大規模搜捕三天後,依然一無所獲的警方決定在30日放棄在該地區的搜捕。

自7月22日以來,加拿大已派出全地形車、無人機、直升機甚至是軍犬、兩架軍用飛機,包括C-130大力士運輸機和CP-140極光巡邏機,並採取空中監控、地上巡邏、和水下搜尋等方式,來全國搜捕這兩名據稱已逃生荒野的嫌犯,但還是未能找到。

7月28日,加拿大皇家騎警隊在吉拉姆鎮搜捕。圖源:EPA

福勒的父親甚至前往加拿大協助警方,他希望能親手抓住殺害他兒子的兇手。

前加拿大皇家騎警隊隊員克雷賽爾(RobCreasser)甚至將這次的大搜捕行動稱為百年一遇。上一次加拿大出現如此大規模的行動,已經要追溯到1931年底到1932年初那場被稱為「捕捉狂人」( Mad Trapper)的大追捕。

罪犯的名字為艾伯特·約翰遜(AlbertJohnson),他因殺害三人,包括一名警察,而遭到追捕。警方在加拿大的西北地區和育空地區搜索了一個月,才在一次交火中將他擊斃。而相關故事甚至在後來被改編為電影。

8月4日下午,加拿大聯邦警察派出潛水小組,在吉拉姆鎮附近的納爾遜河對一段河段進行了潛水搜查。但警察沒有透露他們的搜查目的和結果,只表示找到幾件有價值的物品。

不過,警方還是證實讓他們進行此次潛水搜查行動的是8月2日的一次發現。當時正在空中巡邏的直升機發現了該一個河段有一條損壞的小船。

加拿大警方在河邊發現的疑似嫌疑人使用的小船。圖源:法新社

克雷賽爾認為,警方一直有關鍵信息,但是不會把這些信息全部公布出來。因為這兩名嫌疑人可能也有方法監控媒體和社交網路,甚至可能在他們的家人或朋友幫助下逃脫。

與此同時,警方也要求人們不要將警員的照片發布到社交媒體上,因為他們擔心這會危及搜捕行動。

在警方苦苦搜尋未果的情況下,媒體也開始把鏡頭對準兩名嫌犯的家屬,希望家人的勸說能讓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回來自首。

艾倫·施梅格爾斯基在接受加拿大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他認為他的兒子正在做最後的決定。他甚至預測這場全國範圍內的搜捕,將以他兒子的死亡告終。他說他的兒子正在「自殺之中」。

艾倫·施梅格爾斯基接受媒體採訪。圖源:加通社

相反,麥克勞德的家人則顯得很安靜,他們沒有發表任何聲明,只是曾通過當地媒體表示,他們正試圖了解發生的事情,並希望麥克勞德能「安全回家,這樣我們都可以深入了解緣由」。

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是在BC省阿爾伯尼港(PortAlberni)一起長大的夥伴。阿爾伯尼港坐落在BC省的溫哥華島,這裡距離省府維多利亞西北邊約195公里,人口約1萬8千人左右。

像BC省許多小城鎮一樣,阿爾伯尼港依靠資源開採,尤其是林業發家致富。但這一行業在20世紀80年代後就開始走下坡路。

早在加拿大雜誌《錢森》(MoneySense)2016年的年度排名中,阿爾伯尼港就已經成為加拿大最糟糕的城市和居住地。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失業率和惡劣的天氣,都讓這個小鎮的發展陷入困境。

不少當地人選擇了離開阿爾伯尼港,外出謀生。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便是其中之一。他們在當地的沃爾瑪超市工作,攢夠錢後就開始外出尋求機會。麥克勞德和施梅格爾斯基都曾告訴家人,他們要向北開車到育空找工作。

施梅格爾斯基的祖母也曾告訴當地媒體,在孫子離開的幾天後,她還接到過孫子的電話,電話那頭說是已經到了育空的懷特霍斯,但很快就要離開。

加拿大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圖源:美聯社

與此同時,隨著媒體深挖和警方的調查,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的人格畫像逐漸浮現。

據加拿大媒體《環球郵報》報道,他們發現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有一個帶有納粹符號的在線遊戲的賬號。報道還稱,施梅格爾斯基經常拍下其具有納粹含義的隨身物品,並將照片發送給網友。他宣稱自己支持極右觀點。

但他父親艾倫·施梅格爾斯基否認了這一點。他解釋稱,兒子自小經歷了父母離異的痛苦,並因此深受困擾。「他喜歡在樹林里躲藏,玩打仗的遊戲,並稱自己是倖存者。他經常沉浸在軍事和戰爭遊戲以及YouTube里。」他說,「沒有正常人會開車橫穿加拿大殺人的。」

在他看來,兒子施梅格爾斯基可能是在進行一項自殺行動,他希望能「光榮」地死在與警察的槍戰中,以結束自己的痛苦。

兩人的朋友則透露,過去兩年半以來,他們都在在樹林里進行躲藏求生的訓練。但是,麥考勞德給人的印象顯然與施梅格爾斯基不同,他的父親一直堅稱自己的兒子是個「和藹、為別人著想,非常在乎別人感受的人」。

西安大略大學刑事學家阿恩菲爾德(MichaelArntfield)認為,如果對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的謀殺指控得以證實的話,那麼這兩人就可能屬於最罕見的那種殺手:通過殺人來維繫感情紐帶的同伴。這種感情不一定是性關係,但是很親密。

8月7日,持續三周的追捕終於迎來轉機。加拿大警方稱,他們相信自己在曼尼托巴省北部找到了施梅格爾斯基和麥克勞德的屍體,但需要等待進一步屍檢核實。

到此,這場全國大追捕的行動算是告一段落。對於加拿大的居民來說,他們如釋重負,因為所祈求的安寧似乎已經來臨;但對於麥克勞德的父親而言,兒子已經無法如他所願回家,他想知道的只剩真相了。

2019-08-13T06:00:16-05:00

回到: 文化生活
来源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