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獄十年又被打殘 訪民馬志文揭中共腐敗

Updated: 2020-10-17 23:40:29

【大紀元2020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治下,村民與村官的衝突頻發,其矛盾根源被認為來自腐敗。黑龍江一名普通的農民,控訴其被霸占建房用地和耕地,還被報復入獄,打成殘疾,上告無門。

訪民馬志文告訴大紀元記者,村支書霸占他的建房用地,公檢法造假材料反判他冤獄十年。刑滿釋放回來,鎮黨委書記僱用黑社會,將他的頭骨打裂,耳朵震聾,腿部粉碎性骨折。他逐級上告,希望媒體關注。

馬志文是黑龍江省延壽縣延壽鎮紅旗村的農民,復員軍人。據描述,村支書劉寶是學校的教師,支書過生日村民都買東西送去,馬志文不去。村支書還把麻將掛上星(做記號)。20年前,馬志文的母親六十多歲,輸了五六千塊錢。馬志文聽說後拿刀去找他,把母親叫回了家。村支書由此懷恨在心。

2004年,馬志文打算在自家的菜園裡蓋房子,找到鎮政府和國土局,填了表格等審批程序,不想被村支書劉寶強行霸占,後推說這塊地蓋衛生所防疫站了。馬志文告到縣裡,縣紀委要調查。村支書劉寶在路邊拿刀截住馬志文硬拼,並提刀追殺到馬志文家中。馬志文奪刀,手心被挑個口子(縫了5針,留下傷疤)。劉寶也受傷了。

後劉寶被鑑定為四級傷殘,馬志文被以故意傷害罪被判刑10年。記者在裁判文書網上搜索黑龍江省延壽縣法院對馬志文的判決書,發現數份關於土地承包合同糾紛的民事裁定書,並沒有公布其刑事判決書。

根據馬志文提供的(2015)延刑初字第57號判決書複印件,法院認定馬志文故意傷害的證據,包括報案筆錄,物證菜刀一把,證人證言,劉寶的陳述,鑑定書等。證人證言占據了其中8項證據,成為主要定罪證據。

判定馬志文故意傷害罪的主要依據證人證言,被指造假、偽證。(受訪人提供)

馬志文表示,「公安機關造假材料,檢察院不能依法核實,法院反判了我蹲監坐牢十年。他(劉寶)那個定書,根本連個定人員的名字都沒有。」他出獄後找到當時的有力證人,其中證人王寶庫已經去世,證人梅延生和劉立國先後重新做了一份證言。

梅延生證言,「劉寶多次找我做偽證,讓我說馬志文拿刀了,我根本沒看見。」

梅延生證言,「劉寶多次找我做偽證,讓我說馬志文拿刀了,我根本沒看見。」(受訪人提供)

劉立國證言,「馬志文和劉寶打架那一刻,我根本沒看見,派出所讓我簽字和按手印時,我發現我簽字的地方和給我做的筆錄中間有很多空格。一直到馬志文刑滿釋放回來找我,我才知道派出所給我做的證言筆錄與我說的事實兩樣。」

判決書中指證人劉利國(劉立國)看到馬志文拿刀,劉立國證言,「「馬志文和劉寶打架那一刻,我根本沒看見。」「派出所給我做的證言筆錄與我說的事實兩樣。」(受訪人提供)

但記者致電梅延生和劉立國問詢關於作證的情況,對方接聽電話後稱「在開車」、「還沒回來」,截至發稿無回應。

馬志文表示,法律規定,有新的證據必須立案再審,但是到省、市法院,根本就不立案再審,你有好的證據都沒用。證人把身分證複印按上手印了,就這樣案件也不能立案、開庭審理。

「監獄裡沒有人性」

馬志文2004年10月份入獄,2014年10月份出獄。起先在新建監獄集訓隊(黑龍江省的集訓中心),又在七台河監獄采了一年煤,然後到佳木斯監獄呆了八年。

「監獄裡沒有人性,菜裡沒有油」。談到監獄生活,馬志文馬上提到犯人欺負法輪功學員。「那裡都是偷摸打砸搶進去的(罪犯),打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加分、減刑。」

「我在那裡也挺老實的,但是我不懼硬。」他說,「法輪功學員待我挺好的。他們一般的買來東西自己都捨不得吃,都讓大夥平分吃,誰進屋都給,餵了一些『白眼狼』,管教一個眼神讓他整誰他就整誰。」

「我看他們欺負人我就不服,不習慣,我就罵他們,那幫人就跑。我在監獄裡也不指望減刑,一天沒減,一直跟管教干,電視都給他跩了。」

在監獄裡,馬志文觀察法律上的條文,看別人怎麼打官司。管教要給他加刑,他說,「加刑檢察院就得提審我,我把在監獄耳聞目睹的事情,都舉報出去。沒尋思活著回來。我就是抗改,他們別人給管教送錢、送禮,我也不送。天天跟他們幹仗,我這十年過得可快了。」

再遭黑社會毆打致殘

據(2016)黑0129民初87號民事裁定書,1998年馬志文的父親馬俊與紅旗村村民委員會簽訂51.3畝土地承包合同。父親去世後,因家境貧寒,將其家庭承包耕地及小塊地永久性轉賣給別人。

馬志文說,「我母親不識字,別人用欺詐的手段騙我母親把這個耕地永久性買走了。國家法律規定,個人沒有權力永久性轉賣耕地,只能在承包期限內有權轉賣,我就根據這一條,想要回土地。」

據描述,副鎮長承諾三個月之內給出書面處理意見。三個月後他說案子又說不歸他管。

「2015年4月5日,鎮黨委書記徐茂騙我去鎮裡,去談話是假,他就拿著電話『嗯嗯』,沒尋思他聯繫黑社會。」馬志文往回走到尚志火車站,三、四個人開著車後面跟著,一人拿個洋鎬把,當時就把他打倒在地。「腿部粉碎性骨折足有二寸那麼大一塊,長五、六年了還沒痊癒。鋼板還帶著呢。」

此案至今未破,當地警方不給立案通知書和不予立案告知書。馬志文把骨頭接上,沒等腿痊癒,就開始上訪。

百姓告狀告不動 腐敗成惡性循環

馬志文做公民代理,接觸了很多訪民的冤案,發現百姓告狀告不動。馬志文認為,這是社會腐敗的惡循環造成的。

他以基層腐敗為例,「一個社會的地痞賴子,蹲過監獄的二勞改,出來想當村長。首先得把鎮幹部買通了。之後鎮幹部就說了,你得讓群眾擁護你啊,得投票選舉、選舉過半啊。他就再去買選票,你投我一票給你多少錢。實質上他這個官到手了,就賠老多錢了。」

「他把這官買到手了,然後就開始摟錢。給上級官分一部分,他自己摟一部分。所以老百姓告狀告不動的原因,就是你告的這個官,就歸他上級管,上級就收受他的禮,你告他能告動嗎?」

近年來,村官賄選的醜聞頻頻曝光,那村官到底有哪些好處呢?馬志文說,村裡開地,別人不讓開,村幹部的親戚才可以開,開出地就是錢。假如說村裡的大甸子(長滿草的大塊平地),他說這個地方留著養牛,誰也不准開發,然後他的親戚去開,開完了的這個地,他給上級幹部一定的好處。這個地他的親屬就種了。

「我們紅旗村有兩片大甸子,劉寶在村民大會上說,任何人不允許開地,反而讓他親哥哥劉珠(公安局幹部)開墾了這兩片草原(也就是大甸子)。」他說。

再比如說農村有松樹地,把松樹鏟下來,賣成木材,村幹部摟了(獲利);村委會辦公場所,把它賣了,再重建一個。賣給個人撈一筆錢,重新蓋又撈一筆錢;村裡的學校黃了(辦不下去了),把房子賣掉。學校財物要上報的,村支書做假的票據上報,實際價值直接貪污了。「我們那個村支書就是,做的是五百塊錢一間的票據,賣給自己的親戚,別人給三千塊錢一間不賣。」

還有國家的扶貧款,普通百姓、真正貧困的人根本就撈不到。「第一你不知道這個信息,當你知道這個信息了,你告也告不動。鎮黨委書記還有鎮長,都出假材料上報。」他說。

法律成為陷阱 訪民越訪越冤

近年來,訪民受打壓,而截訪也成了一門生意。馬志文說,「現在上訪,告輕了不行,沒有作用;告重了,給你判刑,以前勞教,拘留都不算事。地方公安局、地方政府直接僱黑社會,從久敬莊往回拉人,交給地方公安局交接。」

「他僱用黑社會去接,去到那個久敬莊強行拽回去,又打又罵,因為我們都經歷過。他那個車到地方了,地方公安局負責把這個車安全送出本地。到本地,你找車想去截他,都截不了,公安局的車在後面跟著這個車。」

馬志文表示,中國沒有人權,中國的法律和政策沒有人執行,已經變成了陷阱。依法維權到處碰壁,特別是屬地管理政策,屬地造假嚴重,致使訪民越訪越冤枉。

「下級花錢買官,下級胡作非為,上級已經撈到錢了,根本就不管。人家現在的地方官員不怕告,不怕講理的,因為他本身不講理。」他說。#

責任編輯:孫芸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