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侵入百姓生活 中國被數字監獄化

【大紀元2019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人臉識別廁紙機,刷臉支付的販賣機,刷臉乘坐電梯,……人臉識別正迅速侵入大陸百姓的生活,引發民眾的反感。同時,關於人臉信息泄露等安全性問題不斷曝出,專家認為,這是中共長期漠視人權和個人隱私的必然惡果。

人臉識別被濫用 被質疑不合法也不安全

據大河報豫視頻報導,12月6日,鄭州老舊小區第一部加裝電梯交付使用,需刷臉乘坐。據居民透漏,安裝該電梯,住戶自己交錢,政府有補貼。這是鄭州市老舊小區改造以來的首部電梯,還有更多小區準備安裝中。

網友日前爆料,在廣州某公園廁所,安裝了人臉識別廁紙機。人們如廁前需要摘掉眼鏡、帽子看屏幕3秒刷臉(Look here 3 seconds, automatic paper out )。

廣州某公園廁所安裝的人臉識別廁紙機。(網路圖片)

從課堂到醫院,從住宅小區到商場超市、地鐵、機場,人臉識別正在密集的被當局用於監控,引起人們的反感。刷臉支付被大力推廣,連圖書館、寢室也安裝了刷臉門禁。

有家長表示,「孩子學校要裝人臉識別,我覺得沒有必要,已經有接送卡了。過度收集個人信息有什麼部門可以反映嗎? ​」

中小學校安裝人臉識別系統,徵集家長照片。(網路圖片)

微博用戶「數據研究局」表示,「當科技被濫用,會對人產生無法想像的傷害。好多歐美國家都已經開始反對在機場對本國居民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我們卻連上個廁所都要用。」

清華教授法學院勞東燕撰寫《人臉識別技術運用中的法律隱憂》一文表示,「對安保的無節制投入,究竟是要防誰,要保護誰……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防著我?」

勞東燕對於北京地鐵推行人臉識別技術的做法,表示堅決的反對,認為「人臉識別涉及對個人重要的生物學數據的收集,相關組織或機構在收集之前,必須證明這種做法的合法性。」

超市(左)和自動售貨機(右)需刷臉使用。(網路圖片)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人臉識別技術的廣泛應用在中國大陸並不是做為一種為人民造福的科技來運作的,它是為了中共的極權統治而服務的。認為人臉走到哪裡改變不了,通過人臉識別,它認為再怎麼隱藏,大概率的能夠知道你是誰,這樣對它的極權統治很有幫助。

古河指出,關於技術安全問題,手機刷臉和指紋解鎖,以及數字密碼都不是絕對安全的,全是相對的。現在的測試結果表明,除了蘋果手機以外,都可以用一個假面具來刷臉;指紋解鎖如果有人能夠獲得你的十個指紋,那麼就可以做成3D打印出來解鎖;數字密碼因為經常用就很容易被竊取。

「安全性上說,對老百姓來說,沒有任何安全。人臉識別是根據科學的規律,人的雙眼、牙齒、鼻尖、顴骨、耳朵、下巴尖等等關鍵點,通過這些關鍵點的事先儲存,它就能比較準確的識別。所以戴上假面具,或者是在面部塗上一些塗料,也許就能讓它識別失敗。」他說。

人臉信息頻遭泄露 專家:中共漠視人權和個人隱私

隨著人臉識別廣泛用於監控系統,近期,關於人臉識別的信息安全問題也不斷被曝光出來,「五千多張人臉照片網上10元被售」,「8元購買60名志願者的每人500張照片,共計3萬張」,人臉識別的風險和隱憂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北京青年報》此前報導,在網絡商城中有商家公開售賣「人臉數據」,數量達17萬條,涵蓋2000人肖像,每人約有50到100張照片。而當事人表示對自己的照片和臉部數據被人網上販賣毫不知情。

此外,人臉識別技術被指並不成熟,卻用來做關鍵信息系統。如有多名學生表示,出入圖書館的門禁刷臉系統,被提示「非活體攻擊,已報警」。還有學生表示,「圖書館的刷臉機器不僅要我把劉海撩起來,還要我摘眼鏡。」

有網友表示,「每次只要至少兩天沒剃鬍子,小區門口的人臉識別就失敗。」「人臉識別技術隨便賣,感覺真不安全。」「越是病入膏肓越怕死處處防範。」

反極權聯盟創始人關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目前美國的人臉識別在實際應用上沒有中國成熟。因為中國從事面部識別的科技公司,可以進行超過幾億人次的人臉識別實驗,而美國企業是不可能在這麼多客戶身上進行測試的。

他介紹說,加州執法部門在面部識別的實際應用中出現了諸多問題,所以今年9月12日加州議會通過一項議案,禁止加州地方執法機構在人體攝像頭上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議案將於2020年1月1日生效成為法律。加州議會也考慮到技術在不斷成熟中,故該法案會在2023年自動失效。

他說,「面部識別的核心技術和芯片主要來自於美國,美國的英偉達公司(NVIDIA)是整個行業的領頭羊。就中國而言,芯片技術方面依存美國。但相較於美國,中國的優勢在於實驗人群規模上遠遠大於美國。中共政府對人臉識別及大數據處理方面的科研項目投入相當巨大,大家熟知的海康威視(Hikvision)一直被質疑有政府背景。」

關於面部數據被泄露售賣的問題,關堯認為,這是中共長期對人權和個人隱私漠視所造成的必然惡果,這個社會中並沒有一個完整體系可以對個人隱私加以保護。

關堯說,比如「人肉搜索」事例,這些人的資料都是出自於中國公安人口登記及身分認證的互聯網系統,可以登入這個系統的,包括執法部門,還有銀行、金融機構,或者需要查驗個人人份信息的單位。人臉識別也一樣,這個國家從立法到司法實踐就沒有對人權和個人隱私尊重過,在監管混亂的情況下,這樣的信息交易也是在所難免的。

他還說,「中共在全國範圍內裝配大量人臉識別設備,整個國家的國民不僅在中共的監視範圍下,而且被監視人的全部信息資料也一同顯示出來,這完全就是把國家數字監獄化。」

責任編輯:孫芸

2019-12-08T00:00:02-05:00

回到: 新聞
来源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