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一個人,幹嘛反覆試探?只需看他這3點!

Updated: 2021-01-25 06:25:08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奇妙,那個第一眼就討厭的人,卻陪伴自己走了很長很長的路,那些承諾會一起變老的人,轉眼便消失了蹤影。

所幸的是,人心沒辦法永遠偽裝,總有露陷的那天。

看清一個人,毋須反覆試探,只需看這3點。

生氣時

一個人的教養,看不見也摸不著,卻無論何時何地都能感受到。

梁曉聲這樣描述:

教養,不是一個人讀了多少書,而是根植在內心的修養與底蘊,無需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他人著想的善良。

想知道一個人教養如何,看他生氣時就知道。生氣時還能考慮到別人感受的人,人品往往是極好的那種。

國學大師季羨林有一回和友人去小飯館吃飯,隔壁桌坐了一位帶孩子用餐的媽媽。

吃了一會,女人就將孩子放在凳子上,自己去洗手間了。

結果,小孩不小心從凳子上摔了下來,哇哇大哭。心善的季羨林見了,急忙去扶小孩。

而孩子的媽媽剛好從廁所出來,見到孩子哭的場景,以為孩子被欺負,就大罵道:

「一個大人幹嘛欺負小孩,要是我兒子受傷了,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對此,季羨林沒有還嘴,而是回到座位上繼續吃飯。這時,周圍的顧客實在看不下去,指責女人蠻不講理:

「是你孩子自己摔倒了,這位先生好心幫你扶起他,你不問青紅皂白就罵人嗎?」

女人覺得理虧,自己帶著孩子就走了。

事後,友人問季羨林:「你明明被人誤解了,她那樣罵你,你為何不還嘴?」

季羨林笑笑說:「和她爭辯,事情只會越來越嚴重。她也只是愛子心切,不用太在意。」

那個平時溫文爾雅的人,發飆時可能變成一頭充滿戾氣的獅子,而每一個衝動、情緒失控的人,都可能變成吞噬他人幸福的魔鬼。

有修養的人,他們不耽於情緒,遇事能妥善安排,不會變成一個在公眾場合肆意謾罵的潑婦。

即便翻湧的怒氣占據了大腦,也依然保留一絲克制與憐憫,不拿別人撒氣,或許才是對這個世界抱以最大的善意。

還錢時

作家謝可慧講過一個故事:

一個老闆曾委託朋友做市場調研,收到朋友的數據後,他立刻讓財務打款。

朋友婉拒:「既然咱倆是朋友,我就沒想過要收費。」

這老闆卻說:「正因為我們是朋友,這錢你才更應該收下。把錢和情誼分開,最愉快。」

這位老闆後來跟謝可慧談到:「我喜歡主動談錢,也喜歡和主動談錢的人做朋友。主動談錢不是大方,恰恰是彼此的分寸感,金錢和友情分得越清楚,就越能夠長久下去。」

深以為然。好的關係,不是用來占便宜的,最怕我以為你重感情,你卻把我當取款機。

錢不是洪水猛獸,反而最能讓你看清一個人,一段關係。

錢品好的人,人品差不到哪裡去。主動按時還錢,講誠信、重承諾,是再靠譜不過的人。

而遇到一類人,借錢時各種好話說盡,該還錢時卻各種找藉口推避拖延,甚至還要反過來埋怨債主太不講人情,

還是儘早遠離,拉進黑名單為好。

低谷時

羅曼·羅蘭說:「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最考驗人性的,不是在順遂如意的時刻,而是看一個人在低谷時,會如何過好自己的人生。

木心,一個在黑暗中大雪紛飛的人,經歷過骯髒的世道,依然活出了自己。

文革時期,木心被關在陰暗潮濕的防空洞,四周都是污濁的髒水,每天吃爬滿了蒼蠅的酸饅頭和霉鹹菜。

命運如此不堪,卻沒有消磨木心的意志。他找來一張白紙,在紙上畫出黑白琴鍵,寂靜無人之時便躲在角落裡,指尖在琴鍵上無聲地彈著蕭邦和莫扎特。他說:「白天我是一個奴隸,晚上我是一個王子。」

關他的人都在想:「木心一定會爬著出來,身子佝僂,衣衫襤褸,骯髒不堪。」

可出獄那天,所有人都驚呆了,木心腰板堅挺,褲子還有筆直的褲縫,皮鞋擦得能倒映出人影,面帶微笑,乾淨極了,優雅極了。

深以為然,真正的成熟不是世故,不是經受挫折之後的苟且。而是在困頓苦厄之時仍保有寬容平靜的微笑。

哪怕生活凌厲,依然內心向暖。

人情冷暖已看透,赤子之心永不丟。世事洞穿,天真不泯——這才是人生大境界。

培根曾說過:

「對於一個人的評價,不可視其財富身份,更不可視其學問高下,而是要看其真實的品德。」

人品是裝不出來的。有的人正直而坦蕩,也許他們從來不是最聰明的那一位,但品行一直讓人放心。

而醜惡、自私的人,一次兩次的欺騙,或許能奏效,時間長了總會露出馬腳,遭眾人遠離。

君子以厚德載物。為人厚道,光明磊落,才是最令人信服的本事。

Go Back: 驚奇
source : tw.aboluowang.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