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中國經濟放緩和官方數據之謎

【大紀元2019年09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儘管中共官方的經濟數據一直釋放穩定信號,但全球的經濟學家、公司和投資者卻越來越相信實際情況一定比官方數據要糟。還原更真實的中國經濟數據成為分析師和研究人員爭相競技的熱門領域。

既然宏觀數據可信度不夠,有哪些微觀數據或觀測數據能被信賴?中國工業中心的照明衛星圖像、中國新年後返回北上廣的交通網絡搜索指數都成為投資者的新寵,而這些另類經濟指標都一致顯示,跟去年相比,中國的經濟活動開始大幅下降。

不會騙人的工廠燈光指數

2018年末,就在中共官方公布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持續數月跌破榮枯線之前,舊金山研究公司SpaceKnow運營的衛星已探測到中國製造業活動的顯著放緩跡象。

據悉,SpaceKnow定期跟蹤中國境內約6,000個工業中心,每2週就會分析其中一半場所的夜間燈光亮度和紅外波段數據,這些數據被用作衡量工廠使用電力或產生熱量的指標。

該公司編製的這一專有指數已成為對沖基金、央行和政策制定者使用的一個主要的中國PMI指標。

「你可以看到工廠突然安靜下來,巨大的分區、大型建設項目停工。」SpaceKnow首席執行長方德(Jeremy Fand)告訴《華爾街日報》。

在8月份,SpaceKnow的指數卻突然顯示異常,中國工廠活動略有擴張,並接近官方數據;分析人士稱,這是因為中國工廠搶在美國對華加徵新一輪關稅前(9月1日)加快生產和出口。

有無燈光已成為衡量中國工廠是否有生產活動的真實指標。去年的美國熱門紀錄片「中國喧囂」(China Hustle,也譯作中國騙局)曾播出一個經典場景:投資人的大巴到之前,工廠的燈全部都是暗的;投資人一來,工廠的燈全部亮起,噴水池也開始噴泉。而投資人前腳剛走,工廠的燈又全部熄滅。

美國金融數據提供商Quandl也提供比較類似的中國民間工廠活動數據,比如它提供的2018年3月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鋁製品加徵10%關稅前後,位於中國的冶煉廠工廠活動衛星圖像,其中公布的一張內蒙古一家鋁製品廠的對比圖顯示,關稅後工廠夜間照明的區域減少了一大半。

地理空間圖像同時也顯示,趕在美國關稅生效前,中國工廠在迅速增加鋁產量。這些數據都比中共官方數據提早幾週、就反映出中國國內行業的生產放緩和需求下降問題。

Quandl的數據分析師比爾·達格(Bill Dague)告訴《華日》,近幾個月他在中國為客戶尋找新的數據集。因為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使得中國國內數據提供商不太願意與美國公司共享信息。「現在從中國拿數據很難,(中國數據分析)都出現供不應求的局面。」他說。

圖為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2016年從外太空拍攝的中國部分地區的夜間燈光照明圖。(NASA)

返鄉潮及離鄉潮交通查詢指數

還有一個民間指標也比中共官方數據更準確,且不容易被造假。波士頓量化投資基金PanAgora Asset Management每年都會監測一個「中國新年指標」,他們根據中國新年長假前後使用百度搜索引擎查找旅遊和交通信息的人數數據進行分析與預測。

通常在中國新年前後,會有上百萬計的人會從大城市長途跋涉、返回老家(中西部農村)與家人一起過年。

他們發現,2019年中國新年期間,搜索旅遊信息的人數同比下降了12%。該公司的研究與投資主管喬治·穆薩利(George Mussalli)表示,這表明中國的經濟活動放緩,因工廠預期減產,一些工人返鄉後會選擇留在老家,等候機會外出打工。

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 Book)首席執行長米勒(Leland Miller)表示:「中國製造業受到的衝擊的確很嚴重。投資下降,招人受到嚴重打擊,新訂單也受到巨大打擊。」該公司根據來自中國內地公司的數千份調查反饋評估中國經濟的強勁程度。

歐洲資產管理公司Amundi駐倫敦的資深經濟分析師王秦偉(Qinwei Wang,音譯)也表示,他們公司的內部模型也納入了客運和貨運流量、在建工程占地面積以及用電量等數據。

「這些數據要比GDP等眾所矚目的官方數據更為獨立,公布頻率更高,也難於被官方操縱,覆蓋的經濟領域相對廣泛,」王告訴路透社。

愛丁堡安本標準投資管理的基金經理羅斯·哈欽遜(Ross Hutchison)表示:「很多人在中國尋找其它數據來源來反映經濟增長,而不僅僅聽取官方數據。我覺得考慮『微觀』情況很有幫助,你可以更好地了解實際活動狀態。」

比如:如果你在北京轉上一圈,仍然是擁擠的地鐵車廂以及紅火排隊的餐飲業。但如果走遠一點,比如:上海的外高橋保稅區,作為中國在2013年成立的第一個自貿區,到2019年時,區內許多辦公室已人去樓空、曾經熙熙攘攘的美食街攤商也歇業,用過的筷子和塑料盒散落在地。

圖為中國新年期間,北京站門口等待返鄉的旅客,人挨人地等著進站候車。(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官方停發敏感數據卻意外催生新商機

隨著美中雙方針鋒相對的關稅措施影響逐漸擴散到中國經濟中,中共政府收緊了一些可靠經濟數據的發布渠道,甚至停止發布顯示不利狀況的經濟指標。

去年12月,廣東省的一項製造業指數在連續數月跑輸全國數據後被暫停發布。貿易在廣東經濟中占比很大。

中共經濟數據的不透明,為數十家國際專有數據提供商敞開了大門,他們為金融公司和跨國客戶、全球央行和政府機構提供經過調整的中國經濟數據。

總部位於倫敦的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對中國經濟增長有自主研發的一套中國指數(China Activity Proxy),其中納入在建房地產建築面積、發電量、貨運和客運量以及港口吞吐量等數據。

該指數過去七年顯示的中國經濟增速都低於官方數據。近期雖然因為建築業活動增強,但用於重工業活動的發電量仍出現下滑、信貸增長保持低迷,中國經濟的部分領域仍不景氣,他們估算的中國經濟增長率在5.7%左右,低於官方數據。

其中國經濟資深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官方經濟數據的問題不在於缺乏數據,更多的在於質量。

圖為9月10日一名浙江省的民眾在挑選豬肉,因為非洲豬瘟以及限制美國豬肉進口,中國國內的豬肉價格飆升了約一半。(STR/AFP/Getty Images)

跨國企業也棄用中共官方數據

作為跨國企業,往往需要提前預測中國市場需求,從而調整企業經營策略。美國電子零件製造商AVX的全球營銷部負責人普拉特表示,他們一直在用專業的中國數據來衡量中國國內的需求,並調整生產。

「我們沒使用中國(中共)政府的數據,因為實際上政府總是在保護國內汽車行業(數據不準確)。」普拉特告訴《華日》說。

汽車行業占中國GDP的比重約為十分之一,從2018年末以來,中國汽車行業也一直處於低迷狀態。但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早些時候仍估計,2019年汽車銷量將同比持平。

但AVX使用的數據提供商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則預計中國2019年的汽車銷量會下降3.6%,他們的分析師有充分考慮製造商庫存水平、價格優惠、政府刺激措施和其它因素。

另一家全球電氣元件和電力系統製造商伊頓公司(Eaton, ETN)在中國的年銷售額高達20億美元。去年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工業產值增幅超過5%時,伊頓公司的內部指數卻指向中國工業產值增長僅為2.7%,然後他們提前進行了生產活動調整。

伊頓公司前首席經濟學家吉米·梅爾(Jim Meil)透露,該指數是10年前由一批內部的經濟學家創建,因為當時他們就注意到,公司的市場需求弱於中共政府發布的經濟增長數據。

對比之下,中國官方公布的7月份工業增加值雖然為17年來最慢增速,但也同比增長4.8%,遠遠高出國外分析機構的評估水平。長期以來,外界一直懷疑來自中共的經濟數據真實性。

圖為一名顧客穿過英國知名品牌巴寶莉重慶實體店的門口。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業內共識 經濟現狀鐵定比官方數據弱

經濟學家以及市場分析人士的結論是:中國經濟沒有大幅下滑,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經濟比官方數據所反映的情況更加疲弱。

對企業和投資者來說,中共官方提供的統計數據雖然全,但不真實,比如:官方的失業率、實際GDP增長率等指標無法解讀中國的真實經濟,因為這些數據經常都穩定不變,或被精心調製過。

而剖析過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的經濟學家則表示,根據他們對企業利潤、稅收、鐵路貨運、房地產銷售和其它活動指標的分析,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可能比官方公布的增速最多能低出三個百分點。

財經通訊社彭博經濟自行研製了中國經濟的3個指標:基於工業產出和零售業銷售等活動指標的每月GDP追蹤加權平均數;計入製造業、服務業和農業所消耗電力的電力指數,其根據每個部門在GDP中所占的比例進行調整;李克強指數,採用電力、鐵路貨運和銀行貸款方面的數據為經濟增長提供了比官方數據更可靠的描述。

「如果中共官方的數據缺乏可信度,人們只能繼續通過其它途徑,了解更多信息。」 彭博的首席經濟學家湯姆·奧利克(Tom Orlik)說。

美國前駐北京外交官、現任Matthews Asia經濟師安迪·羅斯曼(Andy Rothman)告訴彭博社:「我建議投資人忽略中共公布的GDP增長數據,因為有許多其它的數據來源,包括私人數據,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和對比中國經濟是否健康發展。」

羅斯曼說,中國的電影票銷售量、鐵礦石進口量及推土機訂單量等,這些從消費到建築等關鍵部門的需求量,都可以為外界提供有關中國經濟的更有價值的衡量標準。

經濟增長速度是被嚴控的數據重點

《華爾街日報》稍早刊文說,預測中國經濟增速是經濟學中最簡單的工作,因為該數字幾乎總是與官方目標相吻合。分析師們普遍認為,若從最樂觀的角度看,中國經濟的增速數據有被進行平滑處理;若從最悲觀的角度看,那就是數據存在嚴重虛報。

也有一種說法,一些研究中國經濟的西方專家表示過,分析中國經濟是最痛苦的事,因為數據不靠譜,真實信息不完全公開。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在大紀元上撰文說(題為「美中談判 輸贏真假辨」),其實上述兩種說法都是講的是同一件事——中國的某些經濟數據是官方嚴格管控的,只許說好,不許說差。

經濟增長速度就是一個被管控的數據,管控的標準是政府確定的增長率指標。為了證明政府的目標總是順利實現的,公布的GDP(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速度必須「與官方目標相吻合」。

說起中共官方公布的GDP增長數據,連現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曾自述「不可信」。李克強在2007年擔任遼寧省的省委書記,他在接待外賓時表示,更喜歡通過三個指標來追蹤經濟動向,以擠掉統計數字的水分。這三個指標分別是:全省鐵路貨運量、用電量和銀行已放貸款量。

2010年,英國《經濟學人》分別依以25%、40%及35%的權重編製出李克強指數。但從2015年起,李克強指數無法反映中國經濟動態,而陸續遭外界棄用。

圖為大陸招聘會,因職位有限,求職人數眾多,應聘者很難找到滿意的工作。(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失業率是另一個管控焦點

另一個被嚴格管控的數據是失業率,多年來一直處於被「凍結」狀態。李克強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裡把失業率指標提高到5.5%,但是官方公布的失業率也才提高了半個百分點。

「凡是被管控的數據,可信度就低。」程曉農總結說。以失業率為例,中共官方將農村勞動力一律視為「有業可就」,所以農民工從城市解僱回鄉,都被統計為在農村「就業」;此外,在統計局公布的各行業就業人數中,所有行業再加上「其它」類的就業人數往往大大低於公布的總就業人數,相當於總就業人數中有幾千萬屬於「無處就業」狀態(working no where)。

根據程曉農的測算,中國的真實失業率多年來一直高於10%。

結合中共官方的動作就更能明晰就業的嚴峻程度。2018年12月5日,中共國務院公布促進就業方案,規定2019年只要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政府將返還上年度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

2019年5月,中共國務院辦公廳更發文罕見成立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排名第三)胡春華出任小組長。這是中共在處理就業問題上首次將權力從部級轉向中央層面。

彭博社今年1月曾撰寫說中國的經濟數據,文章指出,從中共經濟統計的歷史看,篡改數據一直是官方傳統;若追溯到毛澤東時代,塗改數據的主要根源是地方官員的利益衝突,省長負責報告當地經濟的表現,而他們的晉升前景就取決於這些數字在北京看來有多好。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九月號/第9期 #

責任編輯:林妍

2019-09-21T11:00:06-05:00

回到: 新聞
来源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