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看到豐盛美食為何會大驚失色?(圖)


孔子說「食不語,寢不言」,用餐、就寢時不說話,恭敬一如往昔。(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接續〈孔子為何能從吃看透一個人?〉一文。

以食為天:珍惜生命時的感恩與敬畏

天所覆,地所載,無非人與萬物。天地所提供給人維持生命的食物,在在體現出「天地之大德曰生」的好生之德。民以食為天,這是對上蒼賦予我們生命的感恩與敬畏。

《論語》中說孔子:「雖疏食菜羹,必祭,必齊如也。」即使是粗飯菜湯,臨吃前也必祭祀,而且容貌肅敬。孔子這裡祭祀的是發明這些食物的人,因為他們發明了這些食物,我們才能有飯可吃,才能生存於世。孔子若看到豐盛的食物,必定面色變得莊重,形態變得恭敬,「有盛饌必變色而作」。主人準備了豐盛的飯菜,客人就要表示誠摯的感謝,這既是對他人的尊重,也是對美食的敬畏。

孔子「食不語,寢不言」,用餐、就寢時不說話,恭敬一如往昔。天地賦予我們生命,就要好好珍惜,對賴以生存的吃飯,能不心懷感恩與敬畏嗎?

莊重的慶典和歡樂的喜悅中體會生活命的歡愉,悲戚與哀痛時尤其能感受到生命的可貴。《論語》說「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孔子在吃飯的如果遇到服喪的人,總不吃飽,表達出自己對對方的哀憐與同情。《禮記》中記載的孔子與其弟子子路的一段故事,令人非常感動:子路在衛國內亂中死了,孔子非常悲痛,在家中設祭哭拜。哭完了,讓報喪的人進來問他子路死時的狀況。報喪的人說:「被剁成小肉塊死的。」孔子於是讓家人把準備吃的肉塊掩埋到地下,並且終生再也不吃這種形狀的肉。

孔子宰我論服喪

孔子一個學生叫宰我,和孔子討論過服喪時間的問題。宰我認為「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宰我說:三年守孝太長,很耽誤事,一年還差不多。孔子很是惱火,質問宰我:服喪期間你吃細糧,穿華美麗衣服,心裡安嗎?老實的宰我說:心安。這話自然得到的只是孔子的鄙視:宰我不仁不義,兒女被父母養育三年才能脫離懷抱。為父母服孝三年正是報答養育之恩,難道你沒有在父母懷抱三年嗎?父母去世,本是為人子的大悲痛,哪有心情錦衣玉食?孔子在此再一次深深表達出對於生命易逝的悲憫,對於珍惜生命的感恩,對於天地好生之德的敬畏。

儒道相近:謀食悟出長治久安之道

歷來的大賢大德,無不在飲食的問題上予以高度關注,因為吃飯是關乎長治久安的大事。

在《論語》一書中,孔子非常尊崇大禹:「惡衣食,致孝乎鬼神。」自己吃的很差,但祭祀的食物很豐盛。所以孔子後來教育他的學生們說:「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君子謀求好的大道而不謀求食物,種地的人常常挨餓,做學問的人有錢,君子擔心的是大道能不能實現,不擔心自己是否貧窮。君子不要顧及自己的飯碗,而要著眼於天下大眾。由吃飯上升到國家社會層面,讓社會長治久安才是君子的職責。

孔子的學生子貢請教如何治理國家,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食物與戰爭武器被放在同等重要的地步。當不能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時,孔子堅持要先去戰爭武器,因為食物比之更加重要。

老子則是從衣食的滿足與否給出了一種高深的向度。「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人民滿足於自己食物的香甜,滿足於自己服裝的美麗,滿足於自己居所的安適,滿足於自己民風民俗的快樂。

從《史記》的《貨值列傳》到《鹽鐵論》,從王安石到張居正,從《土地法大綱》到聯產承包責任制,所有的一切,無不是從天下百姓須臾不可離的食物問題出發。因為,吃得飽進而吃得好,是關係社稷國家安定、關乎長治久安的頭等大事。

孔子不僅是偉大的教育家、思想家,也是偉大的美食家。他的「美食」從來也不豐盛,甚至有些寒酸,但是孔子從其中看到了美、發現了善,體悟出人生的大道。大道至簡,也許就蘊藏在像吃飯這麼簡單的事情中間。我們還要向聖人學習,學習他從吃飯中所得到的思想與智慧吧。

(全文完)

2019-02-07T21:00:06-05:00

回到: 文化生活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