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局敏感 胡耀邦之子專訪視頻熱傳(視頻)(圖)

Updated: 2020-05-29 00:40:06


日前網路熱傳一個2012年初《陽光時務》對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的專訪視頻(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5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中國政局再度進入詭異情勢。一方面是大疫未息,國際對中共隱瞞疫情形成追責索賠壓力,國內反極權則透過網路呼聲四起,另一方面中共挾強權在兩會突拋港版國安法引發國際譴責聲浪。北京當局似乎做好了不顧一切惡果的毀掉香港的準備。而在國內和黨內反習聲中,有政治改良者,也有進一步否定中共極權者。

日前網路熱傳一個2012年初《陽光時務》對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的專訪視頻,談改革,說開放,核心問題是: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究竟是為了人民,還是為了黨?

這個視頻畫面顯示,在北京會計司胡同25號院,一扇紅色小門推開,陽光沿著窄窄的走廊一直灑進會客廳,綠布沙發、白瓷水杯、紅色茶几,時間在這裡彷彿定格在八十年代。

牆上掛著的大幅肖像是這裡曾經的主人,文革之後中國改革派領導人、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他的三子胡德華在這裡接受《陽光時務》訪問,談父親,談改革。

胡德華出生於1949年,曾是中科院軟體研究學者,現在經營一家能源技術公司。

胡德華直言:「我們今天還叫改革,但今天的改革和二十多年前我父親那時候的改革,不一樣。」他認為,這種分野,從鄧小平時代就已經開始了。「都說三十年改革,但前十年和後二十年是不一樣的。改革今天最大的困境仍然是一個問題:為黨還是為民?為黨是今天的做法,是鄧的做法。為民是我父親他們那時的做法。」

胡德華說,鄧小平和胡耀邦的最核心區別,在於一個救黨,一個救民。在百廢待興的時候,這兩條路是重合的,但是很快就會分道揚鑣.今天的改革,是沿著救黨的路線走了下來。

以下是錄自胡耀邦三兒子胡德華談改革是「為黨」還是「為民」的視頻內容:

鄧小平的態度就是,「西單民主牆」說黨不好,堅決把它關掉。還要抓人。我爸就不同意關。說這個老百姓總要有個說話的地方啊,總要有一個表達自己情感的地方啊。就是他是「救民」,老鄧是「救黨」。你要一說黨不好,鄧小平立刻把你幹掉。

所以你看等1986年底1987年初的時候,我爸不因為學潮下了嘛。在學潮的時候我爸也說,對這種學潮不能鎮壓,要講理,聽學生說什麼呀,然後我們亮出我們的觀點,老鄧就說那不行,還是自由化,自由化就無條件的給他幹掉,他們的核心矛盾在這。

所以當時文革結束之後呢,就是整個百業蕭條,那個時候「救黨」和「救民」是一致的。但是等到經濟稍好轉一些的時候,大家吃飽肚子了,他有別的要求,要一種表達的權利,你表達的時候,那就可以說東的也可以說西的,可以說好的,也可以說不好的,在這種情況下呢,鄧小平就不允許了,你只能說黨好,不能說黨不好。那麼像我爸呢,他就有一個觀點,就是說起碼有這個發表言論的自由和權利是應該有的,至於說你的觀點對不對,因為這個還有很多論述……

「為黨」就是今天的做法,「為民」就是我爸他們那時的做法,說完了,所以現在大家一說三十年改革,我說不是這樣,前十年跟後二十年是不一樣的……

胡德華這個專訪視頻近日再被發到海外推特上,發帖網友有意提到當下主政者習近平,說:「鄧小平是為黨,胡耀邦是為民。現在,習近平也是為黨。」

網友跟帖:

「共產黨就不會為民,也不可能為民!」

「胡耀邦也是為黨,後期被軟禁後期才萌生出民主而已!共匪裡算是溫和派吧。」

「道理表面看是如此,但高度不夠!」

「非也,習近平為自己。」

「請認清這樣一個事實:這個黨從開始直至現在,就是一個犯罪團夥,不要跟我說裡面也有好人,裡面只有狠的和比較不夠狠的區別,以前,這個團夥只有能耐禍害自己國家,現在,已經爬升到可以禍害世界了。」

「只能算改良派,爬在歪樹上抉樹,是不可能扶正的。」

中國局勢進入反習敏感期 評論指黨不可改良

剛閉幕的中共全國兩會,原來外界認為的疫情防控、解決經濟危局、如何逃避國際上對中共隱瞞疫情等問題的追責,都沒有成為最焦點的議題,突然跑出一個港版國安法,意在由中共國安部門在香港公開直接運作,也就是迫害人權公開化。這意外成為引爆四海輿論的兩會焦點,批評聲不絕。「危機四伏」,成為外界媒體形容習近平及中共統治的熱詞。5月28日,中共人大已通過了起草港版國安法的決定。未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將一觸即發。

在國內,近期包括黨內、紅二代,知識界和商界,以及普通百姓,一場反習風潮透過網路掀動。

在今年疫情爆發之初的2月4日,逃亡中的知名民主人士許志永在網路上發表「勸退書」,請習近平「讓位」。許志永隨後被當局以「煽顛」罪秘密拘押。

在中共內部,紅二代任志強在今年3月上旬發表一篇抨擊中共隱瞞疫情掩蓋真相、直批習近平是被剝光了衣服也要當皇帝的小丑的文章,任志強4月被官方通報受查。

紅二代、陽光衛視集團主席陳平也在同期轉發一封要求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下臺問題的「逼宮信」(建議書),要求召開中共政治局緊急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陳平正是當年採訪胡德華的《陽光時務》的創辦者。

中共兩會召開前夕,又網傳以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的名義寫給兩會代表的公開信,提出15個疑問,包括對武漢肺炎、香港動盪、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臺灣與大陸漸行漸遠、中國內部失業、民企倒閉等問題的高層責任進行質疑,矛頭直指習近平。

5月上旬,原中國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發出致全國人大代表的公開信,要求當局盡早啟動國民制憲、釋放政治犯、開放黨禁、報禁等。他隨後一度被上海警方帶走。

2月初,中國著名法學家許章潤教授發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怒斥中共隱瞞疫情將其道德淪喪暴露無遺。5月21日他再發萬字長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當中列數中共大疫期間劣行,痛批中共極權式國家治理的荒謬與黑暗。

許章潤並且最終從根本上否定中共紅朝惡政。他在最後將千言萬語凝結成怒吼:夠了,這嗜血的紅朝政治、貪得無厭的黨國體制;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

5月22日,一封署名青海省政協前委員王瑞琴的致兩會代表、委員的公開信在網路流傳。她呼籲中共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聯署要求習近平下臺,讓國家走向民主。

有評論認為,這些反習信或文章,有些看似停留在政治改良的基點上,但大多已根本上觸及中共的統治根基,徹底否定中共紅朝暴政。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早前在受訪時強調:任何人不能對這個政黨有任何的希望,唯一的出路就是解體它。解體後就像其他社會一樣,就是正常的社會,各個國家相對來講都有比較完善的政體,有民主、法制、講普世價值,等等。但是只要中共存在,這些根本都是不可能的。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