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的遺憾 他帶走回大陸最後一點希望?(圖)

Updated: 2020-05-29 08:40:04


蔣介石可能意識到他返回大陸的最後一點希望隨著林彪(左)之死而消失了。(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驚人!特工披露林彪死亡內幕

李子弋教授說蔣介石最大的遺憾之一是未能利用林——蔣總統對此曾向陶希聖多次提及。1993年10月在美國發行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the World Journal)出現一篇有趣的文章,做蔣介石的私人醫生達四十年之久的熊丸(Hsiung Wan)在文章中說:「我唯一一次見到蔣總統流淚是在他聽到林彪死的消息時。」

在臺灣,我找到熊要求他確認其真實性。他立刻回答說:「我否認。我從未說過此話。我不認為總統會為任何共產黨人流淚。」但熊告訴我《世界日報》記者張嘉馳(Chang Jia-chi)採訪過他,此人是他兒子的朋友。我給他們打電話,打到美國亞拉巴馬州伯明翰張的家中,張對此進行了激烈辯護,說她絕非編造:「這仍然是一個敏感的題目。」她還說自己曾給熊寄去了文章複印件,並收到了熊的致謝信,熊承認他確實收到了文章,但說他「並未非常仔細地閱讀」。

未提及我在美國方面的調查,我問李子弋有關蔣流淚這件事,他立刻回答說:「他絕對流淚了。」「陶希聖告訴我(蔣)哭了,因為他深感遺憾。那就是在1971年。這給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國民黨的老將無疑會對他們身經百戰的勇士為一個人而哭泣感到不滿,更不要說是為一個共產黨的元帥了。但是蔣可能是意識到他返回大陸的最後一點希望隨著林彪之死而消失了。

對於歷史學家來說,北京官方解釋林彪在試圖叛逃蘇聯途中死亡從來就是站不住腳的。他們的懷疑因有關的事實而得到加強:直到最近,蒙古一直是一個封閉的國家,且從未提及林是否在這架墜毀於其領土內的飛機上。中國人自己只是提供零星的屍體照片以此證明林在死者之中。

多年以來,對此事件的懸疑導致了各種各樣關於製造陰謀的傳聞。在飛機墜毀後的幾個月內,美國與歐洲情報機關陸續收到報告,言及機上人員中無人超過五十歲——這遠低於林當時六十四歲的年齡。這一判斷似乎被我所接觸到的不少蒙古人所證實。調查人員還在九個死者中唯一一個女性的手提包裡發現了一包避孕藥。林的妻子葉群那時已五十歲,應該已經過了生育孩子的年齡。更奇怪的是,表明莫斯科官方對世界看法的《大蘇維埃百科全書》(the Great Soviet Encyclopedia)的1973年版對林彪只列了出生日期,並且註明了他於1973年被中國共產黨驅逐。然而,試圖填補這一事實空缺的最吸引人的嘗試是在1983年。《陰謀與毛的繼承人的謀殺》(The Conspiracy and Murder of Mao's Heir)一書作者是姚明樂(Yao Ming-le),這是作者的假名,且出版者也只說他是個「中國公民」。書中說毛通過林的盟友發現林的企圖,於是他設了一個圈套,在1971年9月12日他的北京郊外別墅邀請林彪及夫人赴宴。有周恩來陪同的盛宴上,有用四百八十二年前的明朝酒泡過的美味的東北虎虎腱。但當這對夫婦驅車離開時,毛的警衛部隊用導彈炸毀了汽車,當時就殺死了林彪和葉群。是他們的兒子乘機逃離並摔死在蒙古。事實上,林立果的空軍身份證是大火中僅剩下的證明文件,他在死者之中從未遭到懷疑。

我的調查解決了核心的秘密:林彪和葉群事實上死於飛機之上。三叉戟飛機上的確鑿證據是很難獲得的。蒙古曾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調查這次飛機失事,但是該國的保密法規定此報告到2008年才可公布。但是讀過或幫助整理過那份文件的人說它只會使研究者們失望,文件中未提及林彪。儘管收集到的蒙古目擊者們的陳述是很膚淺的。蒙古調查組和來自烏蘭巴托中國大使館的四名代表,在將屍體分別放入棺材埋進墳墓之前,只是做了外部檢查。但是我從兩個渠道得知一個蘇聯專家組曾經飛來蒙古掘出過屍體。我明白確切的答案一定藏在莫斯科。

去年8月,我到了俄羅斯首都。憑著一個名字、一張照片,我尋找到在1971年底被派往蒙古的主要的蘇聯病理學家托米林(Vitali Vasilievich Tomilin)教授,他是現在已經不存在的前莫斯科第三醫學研究所的頭頭,現在在一家地方太平間作顧問。他短小壯實,長著白髮和一雙明亮的藍眼睛。他對我的到來感到奇怪,但還是同意會見。是的,他曾經受僱於克格勃去過蒙古,他負責飛機上屍體的驗屍工作。結果是什麼呢?這還需要有克格勃的同意。他曾簽了一份恪守秘密的證書,並保證正式公布這一結果之前不會泄露秘密。

當時,我已經得到了必要的許可。托米林突然變得謹慎起來了。很快我就明白了真正的障礙是:扎格沃斯丁(Zagvozdin)將軍,一個退休了的克格勃調查者,也是去蒙古調查組的成員之一。但最後,扎格沃斯丁終於開恩。這個克格勃偵探說他和托米林的發現只有四個人知道,另兩個人是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羅波夫與蘇聯共產黨領導人列奧尼德勃列日涅夫。調查結果從未對外公布。

扎格沃斯丁說,為確認他們的資料完全正確,調查組曾兩次挖出屍體。在抵達蒙古之時,他們對三叉戟飛機上的成員是何人並無成見。理由是:蘇聯分析家們說在那個飛機失事期間有三十八個主要中國官員消失。調查者們的第一次調查推遲到10月中旬,因為他們蒐集了四大皮箱的有關失蹤領導人的資料。

「死人不會說話,」扎格沃斯丁說:「死者的頭蓋骨上並沒有寫著死者的名字與身份,你必須有他們活著時的照片,然後把微笑的人與腐爛的屍體做比較。這就是我們的工作。」這一重大問題的答案是什麼呢?「我很幸運,因為我認出了他們:林彪和他的妻子,」托米林說:「我變得非常熟悉他們,兩人嘴裡有不少金牙。我們量了屍體的長度,與他們活著的身高和年齡正好吻合。」

俄國人是如何確認出他們所挖出的屍體的呢?托米林從辦公室保險櫃裡拿出一疊紙,每張紙上都有莫斯科最高機密實驗室中工作的各方位的照片。他驕傲地說:「我只從耳垂的形狀就可以判斷出(林彪的身份),或只比較牙齒記錄,或只用其生前照片比照其頭蓋骨。但是這三點檢驗的結論是一致的,再加上其身高、年齡與戰時的傷痕。不可能再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俄國人把兩個看上去年齡最大的屍體的頭顱帶回莫斯科檢驗。托米林說頭蓋骨可能還存在克格勃的地下室裡。

當然,使辨認工作能進展得較為順利一點,是因為林彪曾有三年時間(1938~1941年)在蘇聯治療戰傷。林的全面的醫療記錄使他們兩人很快就確認了他們確實是面對著林彪的遺骨。托米林遞給我一張他拍的林彪的頭蓋骨頂部的原始照片以及這位元帥在世時的稀有的免冠照片。林彪頭上的傷處與所發現的頭蓋骨凹陷幾乎完全重合。

在葉群這一方面,因為她在蘇聯待的時間較短,俄國人只有很少的醫療記錄。即使如此,屍體的耳垂形狀與蘇聯牙科記錄也與調查者的求證相符合。「我們很幸運,收集到了所有的牙齒,」扎格沃斯說,「我們在棺材裡尋找並且全部找到了它們。」

為了完成他們的調查,俄國人在11月初又去了一次蒙古。這次主要目的是檢查林彪肺裡是否有肺結核的標記。蘇聯人找到了此病的證據:肺上一塊硬化成石頭一樣的東西——與蘇聯醫療記錄裡的一張X光片完全相符。此時,林彪的棺材裡僅裝著第一次開棺時餘留的屍骨。但是托米林還是找到了肺結核的證據。他說「我們找到了它,就在右肺的同一處。」對屍體沒有什麼好再探索的了。蘇聯人走後,蒙古當局決定將遺體歸還中國。但是中國人要兩具無頭、而且已經被肢解的屍體有什麼用呢?他們也許根本就不知道。蒙古病理學家桑加德日(chinkhorloogiyn Sanjaadorj)告訴我腐爛的遺體被卡車運到托爾戈特(Tolgoit),一個離烏蘭巴托不遠的地方秘密火化了。骨灰被放入小袋中交給中國大使館,現在應該是在中國了。

回到莫斯科後,托米林和扎格沃斯丁很努力地研究他們所找到的骨頭。當一年後他們結束這項調查時,他們以自己發現而捍衛他們的名譽。扎格沃斯丁說:「通常,調查人員不在自己的報告上簽名,但是我太激動了,以致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托米林也一起簽了名。「

正如許多人所猜測的,林彪會不會是先被刺殺,而後他的屍體被放到飛機上當成叛徒再來個自殺飛行而燒毀?扎格沃斯丁和托米林否定了林彪和葉群死於飛機墜毀前的可能性。托米林說他檢查了屍體有無子彈或刺傷以表明死者事先遇害。「在一開始就排除了(死者事先遇害),屍體上所有傷痕都是來自飛機墜毀。」

蒙古彈道學專家莫尤(Turiyn Moyu)與病理學家祖奈(Gendensambuugiyn Zuunai)也沒有在屍體上發現任何子彈的痕跡。但是祖奈在確認屍體身份上進展不順。他目前是國會的議員,他可能是罹難者屍體太顯年輕以致不可能是林彪的傳聞的主要來源。「那九人的屍體已經辨認不出了,」祖奈回憶說,「不可能說出哪一個人究竟是誰。」然而,他說:「大致的判斷,我們無法證實任何一個人的年齡超過五十歲。」

祖奈的錯誤可能由於他缺乏經驗。他一年前剛剛畢業,並未檢查過多少飛機失事罹難者的遺體。而且,他只對屍體做了外部檢查。中國大使許文益在飛機墜毀兩天後造訪了失事地點。他在1988年寫的回憶錄裡說,牙齒記錄表明屍體是林彪和葉群。事實上,蒙古人說,直到五週後蘇聯克格勃調查組抵達前,沒有人做過任何牙齒記錄的對比。

另一個重要的難解之謎是——飛機為什麼會墜毀——這並不容易解決。據許(文益)說,中國專家認為缺少燃油是「飛機突然降落的主要原因」。扎格沃斯丁否定了這種說法,他說蘇聯專家確認飛機可能已經飛到了距烏蘭巴托西北五百多公里西伯利亞的城市伊爾庫茨克。

中國分析家們用飛機的高度與飛行時間計算出三叉戟墜落時飛機上只有2.5噸燃油——足夠再飛行二十分鐘。飛機在最後的U形轉彎向回飛之前,他們把飛行路線描述為飛機一直向北飛,從中國到貝爾赫(Bekh)。正如高度計算一樣,這只是一種猜測。這種推斷顯然是錯誤的。

9月13日凌晨1點多,蒙古東部肯特省(Khentiy)保安司令奧特貢加(Osoriyn Otgonjargal)離開達代爾(Dadal)假日營地舞廳。這個小城處於小山地帶,在蘇蒙邊境南五十公里,據說是這一國家最偉大的征服者成吉思汗的出生地。當奧特貢加和他兄弟去衛生間時,他們突然聽見頭上有像摩托車的聲音。「我對我兄弟說:『多奇怪,飛機的聲音這麼大。』」雖然雲層使他們看不清飛機,這位保安司令確認飛機是向北飛。第二天早晨,他的假期突然中止,他被派往西南200公里外飛機墜毀地點。

扎格沃斯丁證實了飛機轉向南飛之前,飛到了距蘇蒙邊境幾公里處。「它為何轉彎,對任何人都是個謎,」他說。援引蘇聯航空觀察員的報告,這位前克格勃將軍說沒有證據表明那架三叉戟曾試圖與蘇聯、蒙古機場聯繫。「我們只在飛機墜毀後才聽說那架飛機,那時已經沒有危險了。」即使這樣,他指出這架三叉戟有可能飛向空軍戰略基地赤塔——而不是伊爾庫茨克,就像一般估計的那樣,甚至中國人也是這麼認為的。如果這是正確的,那麼一架大型的,且相對較慢的飛機怎麼可能避開雷達的偵測而如此接近蘇聯具有最敏感設備的軍事基地呢?

莫羅扎姆茨(Demshigiyn Molomjamts)已經任蒙古政治局成員三十年之久,反駁了扎格沃斯丁的說法。在那時,烏蘭巴托的第二號人物是國家代理元首,而總統澤登巴爾在莫斯科與黑海過他的每年兩個月的假期。莫羅扎姆茨在蒙古首都告訴我:「我們最先發現飛機時並非是其正穿越我們的國境,而是它已經飛越了我國領土,它向蘇聯人表示:『讓我們進入。』但是蘇聯人拒絕了。我們得知如果此飛機繼續飛行,它將被擊落。這就是飛機當時為什麼會掉頭轉彎。」莫羅扎姆茨說,飛機墜毀幾個月後,在一次與一位資深蘇聯軍官的偶然的聊天中得知了這個資訊。

飛機有可能是被導彈擊中嗎?這可以解釋丹吉德瑪和索若爾看到三叉戟墜落時機上的火焰。三國的官員皆否認了這種可能。另一解釋是發動機可能出了故障。那架三叉戟上三臺發動機都在飛機尾部。

飛行員是否曾試圖使飛機著陸?扎格沃斯丁與許文益都說可能並非如此。許寫道:「減速板與其他減速裝置在飛機減速降落時並未使用。」許寫到:扎格沃斯丁說蘇聯飛行專家估計三叉戟撞地的時候,接近其巡航速度每小時五百五十公里。最終真相可能要到相關檔案材料解密,特別是赤塔空防部隊的檔案公布後,才有可能揭開。如果飛行員當時減低飛機速度,安全著陸的可能性相對來說會大一些,因為該處大部分是寬闊平坦的盆地。

為什麼林彪會登上這架在劫難逃的飛機呢?今天的中國仍堅持其政治性的指控,即林彪被指犯有多項罪行,最嚴重的是林曾三次試圖殺害毛澤東——這是在林彪死後才公布的。林彪元帥是如何渡過他關鍵的最後一天仍然是個謎。張寧與另一個見證人提供了重要的證言。

眾所周知,1970年中期後,毛澤東與林彪之間關係不斷惡化,毛懷疑他的第二號人物在他自己的職位上圖謀不軌。然而當毛剪除林彪的權力基礎時,這位生病的元帥一點反應都沒有。在北戴河,「林彪不讀書不看報,」張寧回憶說,「他經常枯坐在那裡,或者查查醫書和字典,為他自己開藥方。」因為怕痢疾,他只吃素食,如煮熟的捲心菜和用熱水泡過的饅頭。

9月13日前一天下午,一絲歡樂打破了抑鬱的氣氛,當時林的全家聚在一起知悉林彪的女兒林豆豆和張清霖定婚的消息。林立果為此出人意料地在晚上9點從北京飛回北戴河,他送給姐姐一些花作為禮物。但是,快樂很快就消散了,林立果也從首都帶回了壞消息:葉群在政治局中的地位下降,預示著林彪將會是下一個。

這天正是週日晚上,為消除緊張感,隨從人員與一些林家成員聚在一起看電影。林彪寧願在他自己的屋裡休息。看電影的人並不輕鬆。人們一個接一個地離開了放映間。葉群看來像是緊張情緒的催化劑。她告訴家庭成員準備第二天早上7點南飛廣州。晚10點左右,她和丈夫進行了一番激烈的談話,內容被林豆豆佈置的警衛員聽到了。葉群告訴林彪必須離開北戴河,要不就去廣州,要不就去香港。林彪幾乎流淚地對她說:「即使我不得不死,我也不會跑。這樣,我至少還是個愛國者。」

林豆豆得知這些談話的內容後,衝到駐在別墅外的8341警衛部隊。這一部隊是專門負責高層領導的安全。她告訴警衛們說她的母親可能要綁架她的父親。據張寧說,林豆豆試圖打電話給北京的周恩來,但只找到8341部隊的副頭頭,她要求對她父親加以保護。

大約晚11點,周恩來給葉群打電話,講了長達半小時。他們談話的具體內容還不清楚,雖然北京說周恩來已經知道葉群叛逃的計畫,並且試圖阻止林彪的座機起飛,當時那架飛機就停留在附近的山海關機場待命。事實上,在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內,林彪別墅外的8341部隊幾乎沒採取什麼行動來阻止林的離開——隨後有的只是林的妻子與兒子的匆忙部署。

打完電話後,葉群要求全家收拾東西立刻離開。根據張寧和其他消息來源說,林彪對此沒有任何表示。他早已按時吃了安眠藥入睡。葉群和林立果直衝進他的房間把他叫醒,他們對林彪說:「快點,有人要來抓你!」他當時昏睡無力,需要有人幫助穿好衣服。葉群去到張寧處。張寧回憶說:「葉群進來時外衣是披著的,她的帽子也沒戴正。」林立果此時要求停止放電影,說:「所有人必須離開。」這時已過午夜。

當林立果得知機場已經關閉時,他馬上懷疑到他的姐姐,神情大怒。他拿著槍,臉上的表情「凶殘」。然而,葉群想要帶上林豆豆和她的未婚夫一起走。「如果(林彪)問起來,我們沒法向首長交代。」

在張寧收拾完之前,林豆豆走進她的房間讓她吃了安眠藥。「你先睡覺吧,我會來告訴你何時出發。」林豆豆等張寧吃完藥後才離開。當張寧開始入睡時,林立果拿著槍走進屋裡,張寧回憶說,「我看到月光下他的影子,他看了一會兒,然後突然轉身,跑了出去。」此後,張寧再未參與任何行動,只是後來從別的工作人員那裡知道了詳情。

外面,一場追逐正在進行。從別墅出來只有一條狹窄的下坡路,林豆豆又一次試圖讓部隊堵住路阻止林彪被帶去機場。她的未婚夫也參與了行動,但是他被告知部隊正在等北京的命令。他們所能做到的只是組成一層薄薄的人牆。一位工作人員事後告訴張寧,他看到林彪被胡亂地架出他的房間。「林彪看上去昏睡未醒,神志不清,由葉群和林立果扶著。」張寧說,「他當時並非神志清醒。」

林彪被架上他的防彈紅旗轎車。當車子駛向山海關機場時,負責阻擋的隊伍散開了。一人向車輪開槍沒有打中。當車子抵達機場時,第二撥戰士受命圍住三叉戟飛機,當他們看到林彪從車中出來時同樣也讓開了路。

葉群的司機穆忠文(Mo Zhongwen)對張寧描述了追趕現場的情景,「沒有時間安放汽車登機舷梯,所以機上人員拋下軟(繩)梯,他們從飛機前面登機。林彪還是身軟無力,大楊(他的私人司機)用肩膀扛起他,葉群把他拉上去。」穆還看到了很重要的情況:「加油車還在跑道前,但是飛機已經加滿了油。」

他說,「似乎不像﹝周恩來傳達的﹞文件上說的。飛機已經被妥善地加好了油。」穆的說法如果是真的,就會支持克格勃的判斷:缺少燃料並非是飛機最終墜毀的主要原因。這位司機從未懷疑過林彪和他的妻子、兒子都在飛機上。他說「我看到他們全登機了」。

飛機起飛後,先向東南飛——那是臺灣的方向。一些工作人員看到了飛機的飛行路線,這些警衛人員被留在林彪的別墅裡。但是二十分鐘內,它飛回了。「飛機在山海關機場上空繞了幾個圈子,但是未著陸。」張寧回憶說這是一些工作人員告訴她的,「無人知道周恩來已經下命令關閉中國所有的機場,沒有飛機可以起飛或降落。飛機起飛後,山海關機場所有燈光全部關閉,機場上黑洞洞一片。」最後,三叉戟飛機在天上畫了一個巨大的問號離去,「然後,它飛向北方,再也沒有回來。」張寧說。

林彪的離去不太像是要叛逃蘇聯的樣子。事實上,這些保衛元帥的警衛部隊受到的約束的和無效反應似乎指向了另一種可能性。是不是北京高層的某個人看著林彪出走絲毫都不感到遺憾嗎?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