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智庫研究員:認清中共 才是民主國家正途

Updated: 2020-05-19 01:00:03

【大紀元2020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朱丹多倫多報導)中共肺炎(COVID-19)在全球肆虐,引發國際社會紛紛追查瘟疫蔓延全球真相,透視背後深層原因,並積極尋找避免日後重蹈覆轍的方法。

加拿大麥克唐納德-勞里爾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簡稱MLI)蒙克外交政策高級研究員(Munk Senior Fellow,註:加拿大慈善家Peter Munk創建的外交政策項目)舒法洛·馬俊達(Shuvaloy Majumdar)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掩蓋真相導致中共肺炎蔓延全球,而民主國家需認清中共本質,才能找到化解危機的途徑。

馬俊達領導組建了「促進加拿大海外利益研究中心(Centre for Advancing Canada’s Interests Abroad)」。該中心的宗旨是讓加拿大人清楚地了解加拿大在世界上的利益,並讓加拿大政策制定者明白,世界上正在發生的哪些事情會損害加拿大利益。

他首先表示,MLI在4月14日發表的公開信《共產黨依靠恐嚇為主的政治統治方式危害中國公民乃全世界——致中國公民和海內外中國友人》,正好符合「促進加拿大海外利益研究中心」的宗旨。

這封公開信由來自世界各國一百多名政要、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連署發表。截止目前,加拿大保守黨領袖希爾(Andrew Scheer)、保守黨領袖候選人麥凱(Peter MacKay)和奧圖爾(Erin O』Toole)等多名政要,都在這封公開信上署名。信中指出,中共當局對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的掩蓋是大流行病爆發的主要原因,「中共政府的恐怖統治威脅著中國公民乃至世界」。

公開信是寫給中國人民和中國的友人

公開信開篇直述:「當前的全球危機是許多人數十年來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權(中共)引起的。」

馬俊達說,「正如我們所見,這場危機始於武漢,幾個月來由於(中共的)管理不善、溝通不暢、拒絕與世界通力協作,現在已演變成為一場全球性的大瘟疫和經濟危機。」

這封公開信闡明了當前危機的來龍去脈,「這封公開信是寫給中國人民,以及想要與中國友善的那些人。世界希望看到中國成功。全世界對中國人所遭受的挫折感同身受。」「然而中共和一些人對這封公開信的竭力詆毀,完全扭曲了公開信的原意,其實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說的那樣。」

「中國(中共)向世界展現的一切,越來越令人擔憂。顯而易見,習近平掌政之後,在獨裁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中共的回應,「粗暴而拙劣」

中共駐加拿大使館對這封公開信作出了回應。馬俊達說,「遺憾的是領事館的回覆充斥官腔。我們在其它場景下也看到過類似的語言。回應的語氣粗暴,文筆拙劣,甚至看起來很滑稽。」

馬俊達表示,中共大使館注意到他們的工作,他和他的同事都非常高興。「我希望他們能更深入地傾聽我們,因為我和我的同事們在未來幾個月將會發表更多的言論,會值得他們關注的。」

「我們(加拿大)是個自由的國家,言論自由。我們鼓勵中國允許自己國家的自由思想者和我們及其他人合作,幫助建立一個更穩定的世界,為他們自己,也為我們所有人。」

中共與伊朗均掩蓋疫情 鎮壓本國人民

做為中東問題專家,馬俊達認為,中共和伊朗政府一樣,當瘟疫在其本國流行的早期,都掩蓋國內疫情大爆發的實情,信息嚴重不透明,也不與國際社會合作。

「中共政府噤聲試圖向國內人民和全世界通報疫情威脅的醫生們。在伊朗,政府的玩忽職守如出一轍,未能及早採取果斷措施,繼續鼓勵宗教場所的不良衛生習慣,挖萬人屍坑,隱瞞真相,拒絕與世界進行公開、透明的信息分享與合作。」

他說,「這兩個專制政體都採用相同模式,試圖控制信息而不是合作,不讓外界了解真相。不但不給予民眾應有的教育與資訊,以確保人民的安全與健康,反而鎮壓國民以應對危機。」

談到均為獨裁專制的中共政權和伊朗政權有什麼不同時,馬俊達說,「他們的差異很大。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革命的產物,在鄧小平改革後,轉向為國家主導的資本主義,國家掌控的經濟模式。它廣泛壓制少數民族群體,不接受言論自由,完全不尊重財產私有權,即使這樣的權利受到憲法保護。」

「而伊朗是一個原教旨主義的神權獨裁國家,一個宗教軍事獨裁政權,由伊斯蘭革命衛隊的成員管理。他們在伊朗的生態系統中建立生意獲得資源,在中東以及世界其它地區籌集宗教資金。它篤信原教旨主義伊斯蘭教教義,那不是伊斯蘭教。」

兩個流氓政權都把擾亂全球事務並從中漁利當成常態,中共是將商業貿易當作武器,而伊朗的武器是它的恐怖組織,「他們經常出沒於伊拉克、也門、敘利亞和一些其它地方,製造高端的恐怖搶劫。」

「他們都是獨裁專制。他們的核心動機全然不同。有時候他們使用類似的手段,有時候他們使用的手段又非常不一樣。相同之處是,他們都鎮壓本國的人民。」

獨裁專制各有野心,但都損害世界利益

馬俊達認為,「在應對這場危機中,中共與伊朗政府在危機初期都表現出無能,而掩蓋真相則是另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故意將人們的注意力從實質問題上引開,而解決實質問題才是使國際社會從疫情中更快恢復、促進經濟復甦的關鍵。」

「他們都在西方世界散布有關武漢肺炎危機起源的虛假信息。在擾亂西方有效合作這個目標上,他們形成了非正式的同盟。在這場持續的危機中,他們實際上是狼狽為奸,搞亂西方各國聯合應對危機的統一協調及凝聚力。」

「俄羅斯與伊朗和中共類似。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他們發現在擾亂西方社會、擾亂民主,打破正常的全球格局方面,他們有著共同的奮鬥目標。他們的核心抱負大不相同,但在不斷出現的一個個特定案例中,他們發現了其共同的奮鬥方向,他們就在這些方面通力合作。我不是說他們三方會坐下來祕密開會協調部署他們的活動,但他們之間的不謀而合顯然與我們的利益相悖。」

「伊朗和中共這兩個政權為了不同目的,以不同方式欺騙,都是老道的撒謊大師。」

馬俊達說,而中共的欺騙性更大,「因為他們將針對全球的產品供應鏈武器化,尋求利用貿易來獲取安全優勢,獲取在世界上的政治地位。這非常令人不安。在很多方面它的經濟實力比伊朗大得多,因此,中共在許多關鍵領域對世界的威脅更大,更令人擔憂。」

中共把全球供應鏈武器化

人們開始意識到中共在向全球通告大瘟疫之前,就已經在全球戰略性地購買個人防護用品,然後,在全球範圍爆發瘟疫後再對外銷售。馬俊達認為人們已經了解到的情況還不是故事的全部,其源頭可以追溯到更早。

他說:「故事的開始是早在去年的12月,在華盛頓和北京進行貿易談判期間,習的幕僚就在計劃如何利用中國的醫療防護用品和藥品產業鏈來牽制美國了。而這種想法,即把公共醫療和衛生用品商業化作為政治籌碼,從任何一個層面上講都是卑劣的。」

「顯而易見,中共在得知武漢爆發病毒並準備控制疫情的時候,他們就開始調整製造中心,並在世界範圍收購個人防護設備以服務於自己的利益,同時向全世界撒謊,隱瞞正在擴散的疫情。」

「而現在他們重組中國大部分製造能力,擴大生產個人防護用品,以占據世界巨大的市場份額。這種行為令人髮指,是掠食者的行徑,是貿易掠奪而不是貿易合作,對急需個人防護用品的世界各國造成了一個很複雜的局面。」

中共已滲透全世界

馬俊達表示,「中共一直以一種漸進、微妙的方式在全世界進行滲透,不管是對國際刑警組織、全球警察網絡、世界衛生組織,還是對制定商業航運交通規則的國際民航組織,還有中共(通過)對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投資來促動一帶一路的發展等等。」

「中共在用一種難以察覺的方式顛覆著這些國際組織的公義,以便在中共利益受到直接觸動的時候能操控這些組織。」

他表示,「世衛領導權的最核心人物,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是歷史上第一次不是醫生出身,而是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埃塞俄比亞人。他在意識形態上和中共有著很可疑的聯繫。我認為他的誠實和信譽已經大打折扣。」

「世界衛生組織設有政策制定機構、條例制定機構和政策執行機構,在全球公共衛生領域發揮這三方面的作用。世衛在最高層妥協了,即便世衛遍布全球的員工中有很多能幹、善良、有技術、重要和高效的員工。」

馬俊達認為,這場瘟疫讓全球遭受巨大的災難和重創,現在的關鍵問題是如何選出世衛真正的領導者,來幫助世界走出困境。「也許這是一個問責世衛的領導人的機會,通過問責找到我們都需要的化解危機的途徑。」

民主國家需認清中共

馬俊達認為,在過去的20年裡,民主世界對中國、中國的發展,以及中共本身,抱有不同的想法,而且隨著中共領導人的更替也在改變。

他說,多年來,包括他在內,很多人樂觀地認為,「和中國更多的經濟合作,推動中國發展,為中國人創造更多的教育和服務,從而產生更多對法治、私有財產權、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方面的需求,這些都是一個國家成功的關鍵因素。可現實證明這些都是美好的願望而已。」

「事實上,中共和世界的合作完全是為了壯大自己,以便有朝一日用它建立的秩序去統治世界。」

「它以極其老練的手法參與多邊論壇。在過去的幾年中,它已由歷史上的戰略被動,變成了尋求全球戰略優勢的稱霸者。」

「現在我們已經認識到,民主國家如果不能認識到中共政權的不負責任和魯莽行為帶來的持續威脅,一定會深受其苦。民主國家應該更加主動地思考清楚,如何相互合作,如何繼續與中國交往,而不會被中共鑽空子,受制於中共。」

麥克唐納德-勞里爾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MLI)是加拿大唯一位於渥太華的國家公共政策智庫,提供全方位公共政策服務。對於聯邦政府所管轄的各項國家事務,MLI致力於通過無黨派和獨立的研究與評論抵制不良的公共政策。

責任編輯:文風#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