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亨特‧拜登醜聞之外的六大問題

Updated: 2020-10-17 23:40:03

【大紀元2020年10月18日訊】《紐約郵報》連續幾天重磅文章披露亨特‧拜登電腦硬盤內容,曝光其與烏克蘭、中共的關係。硬盤來源和內容的真實性如何,事件又如何影響選情。社交平台巨頭又是如何試圖封殺報導和輿論的。

觀眾朋友好,我是橫河。今天跟大家談一談亨特‧拜登坑爹的故事。

這件事情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這兩天最熱門的就是這個話題。這個話題我簡單地說一下,就是《紐約郵報》連續三天重磅文章披露的、這個亨特‧拜登和他的父親和腐敗有關的事情。這個來源呢,大家知道是一個蘋果維修站的維修人員拿到了一個硬盤。這個硬盤裡面的內容最後就交給了《紐約郵報》,然後《紐約郵報》去發表從當中選的一部分。我估計這兩天還會有新的內容出現。因為從當中審查選出一些內容去發表是很花時間的事情。

這三天主要內容,第一天主要是講的亨特和烏克蘭的一家油氣公司之間的關係。他是作這個顧問,所以給他每個月五萬美元作為報酬。第二天披露的主要是和中共的關係,主要是(和)中國的華信集團華信公司。這個華信公司就是葉簡明的公司。他現在估計被調查了,在中國大陸被抓起來了。主要是跟他的公司的關係。

第三天就沒有更多地去披露它裡面的那些照片,因為這個照片是牽涉到一些,當然可能是個人隱私或者是一些一般人不合適看的,有他的很多生活照,還有一些是不合適播出來的,所以《紐約郵報》就說他們不會去公布那些照片和錄像,但是他會分析,就是說他自己個人的一些心理狀態,怎麼在痛苦當中掙扎,第三天主要是這個內容。

硬盤來源是真是假?

幾個問題我想分析。第一個想分析一下就是這個硬盤來源是真是假,第二個是內容是真是假,因為現在確實有人在質疑。但實際上對於一般能夠有比較理性推理的人,而且知道什麼能夠被稱為證據的,對這些人來說的話這應該不是問題。

因為首先,這個電腦是拿到德拉瓦州一個蘋果修理店去修理的,當時進了水的,過了九十天以後,這個人沒有去拿,就是送去修的人沒有去拿這個電腦,根據美國的法律,九十天以後這個電腦和電腦裡面的內容,這個店主就有權力處理了,就是是他的財產他可以處理。

所以他就把這個恢復過來的硬盤打開來看一下,就發現這些東西,是亨特‧拜登,就是現在競選總統的這個拜登的小兒子這些內容。

這個店主就聯繫了FBI。FBI在12月份的時候就出了一個傳票,是人去的,就把這台電腦帶走了,就屬於沒收了。這個店主留了個備份硬盤。從這個過程來看的話,就是說整個材料獲取的過程,應該是相當合法的,就是說沒有不合法的因素在裡面。

店主後來又通過其它途徑聯繫到了前紐約市市長朱利安尼,就是川普總統的顧問,他自己就是律師。他得到了以後,再和《紐約郵報》呢達成一個協議讓他們去披露,所以整個過程應該是沒有什麼違法的地方,而且這個過程造假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硬盤內容是真是假?

從內容來看,真實性是經過非常慎重的核實的。首先是朱利安尼本人和他的團隊。他們的方法,一個是對筆跡,就是裡面有一些手寫照片;然後核對一些他們從其它途徑得到的公開的信息或者祕密的信息,互相交錯地做對比。這是一種法庭能夠採用的核實的方法,證明這是真實的。

《紐約郵報》得到以後,作為一個有兩百年歷史,有很長歷史的,而且又有非常好的威望的這麼一個媒體,也獨立地進行了核實。所以說從內容來看和核實方法來看,這個內容肯定是真的。而且拜登本人、拜登的團隊、他的兒子亨特‧拜登都沒有公開出面否認過這些內容。也就是說他們沒有辦法否認這些,因為這些內容和在這之前披露出來的很多內容是完全符合的,只是說這是一個直接證據。

而在此之前呢我們知道國會共和黨曾經在9月23日出了一個報告,就是關於亨特和他的父親拜登和那個烏克蘭的油氣公司之間的關係,裡面其實提到的所有疑問,這個硬盤裡面都有,只是說他們沒有很硬的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而硬盤裡面可以說就是輔助的證明了。在此之前他們報告的準確性,從多方面來看這個內容是非常真實的。

是否影響拜登競選?

這個內容真實對於亨特、對於拜登本人的競選會有什麼影響呢。我想呢這個會有相當大的影響的,但是對於兩邊的基本盤來說可能影響不太大。但是因為拜登的兒子能夠利用拜登曾當副總統的時候的權力,和其它國家,不僅是一個國家,有烏克蘭有中國可能還有其它的國家,和這些國家的一些有權力的集團或者是一些公司進行勾結而獲取很大的好處,那麼無論說拜登本人知情或者不知情,都使人會懷疑,當他有權力來決定國家的利益的時候,他會不會由於自己家人的把柄抓在人家手裡,或者是自己家人的利益在別人手裡,而做出對國家有影響的結論(決策),就是這個結論(決策)不是自己在正常情況下做出的,而是因為家人利益做出的。

比如說在烏克蘭的時候,當時要求烏克蘭總統解僱當時他們的總檢察長,那個總檢察長其實正在調查那家油氣公司,後來就是在壓力下把總檢察長給撤了,這家公司就保下來了。這家公司就是給亨特付工資的公司。不管你怎麼辯解,別人很難把亨特在那家公司拿錢做顧問和這個正在調查的檢察長撤職這件事情分開來,不管你怎麼去否認。

所以說這對競選是有影響的,就是牽涉到將來美國會不會被這種私人家庭的利益而被外國政府箝制或者是威脅了,來影響到對國家安全有關的決定。這是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作為一些還沒有完全死心塌地的定下來要選他的人,這個時候可能就有機會去考慮一下。這是對於競選可能的影響。

剛才我們講了拜登是不是自己知情這件事情。開始的時候當然拜登團隊是否認的,說是和這家公司的人沒有見面,在他的日程安排上沒有見面。但是其實當天他們就改口,說不排除有私下會過面的可能性,也就是說不在這個公開的時間安排表裡面的這個可能性,也許他們知道最終可能會查到。

為什麼沒有人出來否認呢?我想這些都是能夠被核實被證實的。這就是這個事件的本身。

美國主流媒體沉默

這件事情出來以後引發的另外兩個從重要性來說一點都不比這件事情本身差的兩大事件,一個事件就是美國的主流媒體,還有一個事件就是美國的社交平台。主流媒體除了極少數像《紐約郵報》還有福克斯在報導這件事情外,絕大部分對這件事情基本上就不說話。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從這個證據來說的話,主流媒體曾經報導過的關於川普總統的,還有在競選的時候關於川普,那時還不是總統後來當了總統以後報導的很多消息,從消息來源、可信度要比這條消息的來源和可信度差很多,他們都報道了。那就是說,他們報和不報,和這條消息的新聞價值毫無關係,和它真實還是不真實毫無關係,完全是由於黨派的原因。所以說現在媒體相當部分已經成為了黨派鬥爭的工具而不是中立的第四權。

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是這件事情使得這個問題就變得非常嚴重,就是讓更多的美國民眾意識到媒體的情況現在有多嚴重。當時美國建國之父們在決定美國的政治結構的時候,他們制定的是三權分立。這三權分立就是不讓某一權有壓倒另兩權的可能性。

你看現在川普總統制定了很多政策,馬上就有一個法官在加州或者在華盛頓地區就出了個法官就把他否決掉了。就是說這是一種制約因素,在三個權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當中呢它是一個平衡的因素。

後來人們把媒體新聞自由看成是第四權。但是他們當時沒有想到的一點就是就是如果作為一個權力的一部分,他在不受監督的情況下同樣會和其它的三權一樣,就是走向壟斷或者是獨裁,就非常容易這樣。他想辦法把這個政府的三個權給制約住了,卻沒有想到新聞這一個所謂第四權現在沒有人可以監督,又沒人能夠管他,他們可以隨便地報假消息。就變成這種情況。而且不負責任而且沒有辦法去管他們,就變成了黨派工具。這是假新聞。

臉書和推特封殺

但是媒體他還是只能做到這一步,就是說他不報導,他還沒有辦法封別人的嘴。更嚴重的這次就是社交平台了。社交平台這次臉書和推特是直截了當地就封別人的嘴。他不僅是一個報導不報導的問題,他是把這個《紐約郵報》報導的原文給封掉了。我當時去看的時候一查他說這是不安全,我一看這是《紐約郵報》的網站怎麼會不安全?後來才發現原來他是封殺。還為了這個封了白宮發言人的推,封了川普總統的一條推,今天還封了國會司法委員會的一個推。這個推特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了。

這種封殺實際上存在著更嚴重的問題,就是作為一個社交平台,他本來是沒有權力去判斷的,你什麼標準來判斷這條消息是假消息或者這條消息是不符合規定的?這個規定是你自己做的,但是這個規定你是不是一視同仁地用呢?

比如說這條消息的來源,臉書給出的理由,是因為這條消息違反了臉書的規定,說是駭客來的消息不能夠,不能容許。但這條消息並不是駭客來的。

這條消息得到的途徑,到現在為止完全合法,至少比《紐約時報》得到川普總統的報稅表要合法得多。但是臉書並沒有封《紐約時報》關於川普總統稅表的那個消息。那個應該說是駭客來的消息,那個都沒有封為什麼要封這個?

就是說他不是同樣一個標準,也就是說作為臉書這個社交平台,他自己既是當中的一個玩家,同時他又是裁判。規則是他定的,裁決也是他定的,沒有人能管得了。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有很久了,只是說以前被封的可能都是一些小人物或者是獨立的事件,而這一次是這麼大一個媒體,而且是全面封殺,而且是連封幾天。雖然說第一個解封了他緊接著封第二個第三個。這個問題就非常嚴重。就是說他們判斷的標準完全是以他們自己的人為的標準,就沒有一個公開的普遍的標準。

推特臉書員工 政治捐款給民主黨

現在又想到推特臉書,據說他們的員工當中有百分之九十政治捐款給了民主黨。其實政治捐款作為個人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他願捐什麼捐什麼,問題就在於臉書推特這種社交平台有了進行內容審查的權力的時候,執行這個權力的人就可能受到自己政治觀點的影響,這個就很難避免。這種政治審查要不要承擔法律責任,現在國會正在討論這樣的問題。

我想美國人有足夠的智慧能夠解決。因為以前沒有的事情,以前不存在這個問題,所以法律上他們是受保護的。但是現在國會已經有很多人提出來了,就是說要把這個保護去掉,讓受害者能夠起訴這些社交平台的擁有者,讓他們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至少到法庭上能夠講清楚你憑什麼去封殺別人。

那麼這件事情對於競選或者對於這條消息的傳播有沒有副作用呢?我個人倒覺得可能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因為臉書推特一封殺以後,封殺這件事情本身就成了一個熱點,熱到了所有的人都必須去找到《紐約郵報》原來的文章去看一看,究竟是什麼文章值得臉書和推特花這麼大的力氣去封殺,結果倒是促進了這幾篇文章的傳播。我想現在美國人沒有聽說這幾篇文章,或者是沒有關注這幾篇文章的人可能已經很少了,不管他是什麼政治觀點,他都要去關心一下。就是這樣的結果。

所以很多事情不是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就像這個事情,我覺得就是天意如此,你躲都躲不掉。你怎麼能想像到這麼重要的內容的東西,拿到一個普通的店裡去維修,維修了自己不拿呢?這個問題。會不會真的?當然是真的。

亨特生活方式 將影響拜登政府決策?

因為亨特並不是政府雇員,他沒有辦法使用政府的資源來維修這個電腦,這是一個私人電腦,他肯定不想讓他電腦的內容被政府部門看見。而拜登現在也不是政府人員,他沒有政府資源。他也不能用拜登他父親競選班子的資源。那怎麼辦呢?他只能用他哥哥那個基金會,就是在那個州裡當檢察長的去世的那個基金會的資源。這個電腦是這個基金會的。

這種情況下他大概只能去到一個普通的店裡去修。然後很可能去修的時候,修完以後他自己都忘記那個電腦放在什麼地方,因為從他自己的生活經歷來看,是非常亂七八糟的,就是說毫無秩序可言,在這種情況下發生這樣的事情很可能的。

結果還出了一個事情,就是《紐約郵報》披露這篇文章的時候,這個亨特的律師打電話去給那個電腦維修店的老闆,說能不能把我的顧客的這個硬盤給拿回來。這不就招認了嘛,就是這個硬盤就是他的。

這裡又牽涉到一個其實還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亨特的一生,我不去評價他,我只是說,像吸毒啊,生活的和過分自由和放縱啊,這樣的生活,每個人都要考慮一下,因為這個政策,比如說大麻合法化呀,都是拜登這個班子他們所支持的,也就是說他們是支持這種生活方式的。

所以說對於美國選民來說的話,我覺得我們真的應該想想美國應該向什麼方向走。是不是讓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子女要生活在這樣一個放縱的社會裡。美國是不是應該回到像現在川普總統所做的,就是讓美國回到傳統價值、有信仰的、有節制的這種生活方式當中去。我覺得這是這件事情給我們大家的一個提示,就是說真的應該好好地考慮一下。好謝謝。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