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韓信的一飯千金 近代有八指頭陀的雙淚流(圖)


古有韓信的一飯千金,近代有八指頭陀的雙淚流。(繪圖:志清/看中國)

聽過中國近代著名的詩僧八指頭陀(頭陀,是指修習十二種苦行的比丘)嗎?他可是晚清創作成就最突出的詩僧呢!他還和弘一法師蘇曼殊合稱為「民國三大詩僧」。其實,八指頭陀在清代就負有詩名,備受同期文人肯定。由於八指頭陀有獨立的詩集問世並流傳至今,甚至到海外,故後人較能掌握他創作詩文的全部面相。

初次聽聞八指頭陀的名字,你是不是覺得名字很特別呢?他又是如何取成如此特殊的名字的呢?其實是因為他在清光緒三年(紀元1877年),也就是他在27歲前往寧波四明山參拜阿育王寺佛舍利時,選擇於佛舍利塔前燃燒二指,以表示自己對於信仰的堅定心志與虔誠修道的態度,故自號為「八指頭陀」。關於此事蹟,八指頭陀有一首《自笑詩》云:

割肉燒燈供佛勞,可知身是水中泡;

只今十指唯餘八,似學天龍吃兩刀。

那麼,這位八指頭陀又是如何成為世人皆知的大詩僧呢?他在修道路途上又有何值得稱頌的事蹟呢?

八指頭陀

八指頭陀出生於清咸豐元年(紀元1851年),並於民國元年(紀元1912年)圓寂於北京法源寺中,享壽62歲。八指頭陀先後曾經擔任過湖南六大叢林與天童寺的住持,他還被榮選為中華佛教總會,以及寧波僧教育會的第一任會長。八指頭陀還首創佛教辦學的風氣,並親身為被世人譽為人間佛教的創辦人的太虛大師授戒。八指頭陀對民國之後的中國佛教界實在是影響深遠。

剛才提及八指頭陀開創了佛教界的辦學風氣,由此可見他應當不僅僅是識字,還是懂詩文的。事實的確如此,八指頭陀不只是行腳參禪、弘揚佛法與創辦教育,八指頭陀的詩文還十分有名。曾有研究者表示,八指頭陀極具文學天分,而他的詩文創作,無論是在數量上還是在思想或藝術方面,都遠遠的超過了寒山、石門、皎然等知名詩僧。據悉八指頭陀的詩名還遠播至海外:日本僧侶將他的詩作編入《續藏》中,供世人覽閱其真知灼見。

現在小編就稍稍介紹這一位知名的詩僧。

八指頭陀的俗名為黃讀山,他是湖南湘潭人,世代務農。他的母親胡氏在連續生下數位女兒之後,實在是很想生得一子,於是她就天天祈求觀音菩薩賜給她一個兒子。不久,胡氏懷孕了,懷孕的胡氏還曾夢見自己在臥室中生下一名男嬰。果然,胡氏後來生下的嬰孩就是八指頭陀。令人哀嘆的是,八指頭陀的童年甚為可憐。他七歲時喪母,與兩歲的幼弟「撫棺尋母哭失聲」,令聞者皆為之鼻酸,到了十一歲,八指頭陀進入村塾讀書,無奈的是一部《論語》尚未讀完,家中的支柱--父親就病逝了。八指頭陀回憶過往時曾言「零丁孤苦,厥狀極慘,弟以年幼,依族叔。餘無所得食,乃為農家牧牛,猶帶書讀。」短短數句,就將一位無父可怙,無母可恃的幼童之悲愴,深刻的描摹出來。

雖然八指頭陀自小沒有讀過甚麼書,但他卻能夠寫出很多首詩偈來,想來是因他的本性致使他對於人世的無常能比一般人有著更深一層的體悟。例如八指頭陀曾於同治七年(1868年),也就是十八歲的他在春郊牧牛時,因為目睹籬間白桃花,被風雨所摧敗,不覺失聲痛哭,慨然地動了出塵之想。

試想,有幾人親見落花而感慨世事無常,進而決定出家修道的呢?多半是目睹凋零的落花而為自己的淒涼遭遇而悲啼吧!

因為八指頭陀心有所悟,故遂依止湘陰法華寺的東林長老出家了,法名「敬安」,號「寄禪」。後來八指頭陀曾嘗試作絕句《落花詩》來追憶出家的機緣,此詩云:「紅桃紫杏滿山窠,鬥豔爭妍一剎那;悟得人生皆夢幻,從茲清磬念彌陀。」

八指頭陀在出家半年後,另赴南嶽衡山祝聖寺,禮賢楷律師受具足戒。隔年春天,他因為仰慕志恆禪師的道行,故又參學於衡陽岐山寺,早晚親炙志公。

同治十年(1871年),八指頭陀二十一歲時,動身前往岳陽探省母舅,並順道偕友遊歷洞庭湖畔的岳陽樓。正當他們在洞庭湖乘船時,八指頭陀忽然順口吟道:「洞庭波送一僧來」。在座的人聽聞這乍現的一句居然如此富含文學韻味與禪機,無不嘖嘖稱奇,感嘆其乃神來相助的難得佳作。日後,八指頭陀又得湘陰縣名紳郭菊蓀的指點,被授以《唐詩三百首》。

於是,八指頭陀就在清磬木魚之外,兼研讀詩詞、埋首創作,就教於國學大師王湘綺。八指頭陀曾自云:「佛門弟子,湘綺詩徒。」耗時一久,他在當時終成首屈一指的詩僧。對此,他亦曾作詩云:「傳杜(甫)之神,取陶(潛)之意,得賈(島)孟(郊)之氣體,此吾為詩之宗法焉。」他的作品亦不少,目前計遺世之著有《語錄》四卷、《嚼梅詩》一卷、《文集》二卷及十卷,詩作總共有一千九百餘首,後收到《八指頭陀詩文集》中。

八指頭陀的天性純樸,從他的詩作中定能探見其赤子情懷與對人事物的真心實意。在此列舉一例:八指頭陀在五十二歲赴任天童寺的住持之前,曾經特地還鄉去拜辭祖塋,同時還進謁幼時的恩人李母周孺人墓園。八指頭陀為何如此感念這位李母呢?其實是有原因的。我們從他寫下的四首五言絕句,可真切地看出他深切的感懷:

其一

昔人感一飯,千金報其恩;

我懷李母德,袈裟拜墓門。

其二

未拜涕先流,兒時此放牛;

憫我無母兒,時常梳我頭。

其三

稚齡失怙恃,捨母無所依;

我饑飽我食,我寒溫我衣。

其四

欲去復躊躇,遺憾此山隅;

惟將雙淚痕,流作報恩珠!

從這四首詩文,可以想見這位年過半百的老頭陀,身穿袈裟而涕淚縱橫地追悼曾為年幼的自己梳髮、縫衣服、餵食的婦人。八指頭陀知恩圖報之心,溢於言表。即使他無法像西漢開國三傑的韓信那樣,以「一飯千金」來回報漂母,但是他那雙行淚痕卻也展現情真意切,讓世人了悟做人理應懂得心懷感恩、不可忘本!

詩僧的殊異之處

我們在讀詩的時候,往往會過分關注該詩作者的頭銜。其實,八指頭陀這位詩僧與其他詩人文人一樣,都是透過創作來抒發對於艱困的身世、生命之無常等心緒,並從中獲得慰藉。故從他的詩文中,我們可以探見其修行的歷程與思考上的昇華,同時亦可發覺他曾在禪修與創作之間面臨著莫大的掙扎。

只是,詩僧不同於身處俗世的文人,他的作品自當因為自身的生命基調、宗教生活、禪悟體驗與領悟的程度,而形塑出與一般文人更為殊異的生命情境。筆者認為,詩僧的創作作品理應呈現出比一般文人更為高清或樸素的氣息,這才不枉他長期身處少染世俗習氣的廟宇中,比凡人更能培育出更加清淨高雅、恬淡寡欲之心。

黃宗羲亦曾為此讚美僧云:「豈不以詩為至清之物,僧中之詩,人境俱奪,能得其至清者。故可與言詩多在僧也。」黃宗羲此說甚能識得藝術創作的美感本質,以及僧人內在純淨的狀態與心性之敏銳度。其實,綜觀歷代受到萬眾推崇的大詩人,多半正是具備了這些創作者必不可少的絕佳素質。

讀好詩,能夠讓我們靜下心來,層層淨化內在。讀知名詩僧的好詩,則能讓我們體悟到出塵之僧的另一層境界與禪思。這些能幫助我們汰除過多的思慮羈絆,豈能不樂而多為呢?

最後,筆者在此附上幾首八指頭陀的禪詩,供讀者覽閱,一淨思緒。

《登嶽麓山呈笠雲長老》

欲覓三乘法,來參一指禪。

人天開覺路,衣缽得真傳。

水到源頭活,山從雨後妍。

拈花曾示我,微笑證前緣。

 

《題笠公禪房》

階下綠痕綠,庭前草色青。

禪心自清靜,世事付蒼冥。

入定猿知護,談經鶴解聽。

蒲團人坐久,問法欲忘形。

 

《途中述懷》

一瓶一缽暮山過,戴月孤身入薜蘿。

覺路未開歸路近,芒鞋空踏白雲多

 

《游金山江天寺》

久慕江天寺,今朝錫此臨。

山常浮鏡面,翠欲滴波心。

龍窟依禪窟,潮音雜梵音。

高僧行道處,不受一塵侵。

 

《山中絕糧》

十日山居九絕糧,拾些櫞粒點飢腸。

可憐清味無人識,分與牧童樵客嘗。

 

參考資料

黃敬家〈八指頭陀詩中的入世情懷與禪悟意境〉《成大中文學報》第二十九期,(2010.7),頁83-114。

〈中國高僧介紹:八指頭陀〉(大紀元)

八指頭陀(維基百科)

《高僧行誼》

2018-12-03T10:00:05-05:00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