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共6萬億美元將打水漂(圖)

Updated: 2020-06-01 05:20:04


中共的「一帶一路」正面臨著生死抉擇的困境。(圖片來源:Maxim Pavlov/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6月1日訊】這些年來,中共一直在國際上積極推行「一帶一路」戰略。從經濟上說,它是為了消耗國內過剩的產能,利用國內的資本到亞非拉等一些美國無暇顧及、缺錢而又希望改善基礎設施的國家去投資。然後,利用債務控制這些國家的港口、機場、電站、鐵公基等一些基礎設施項目用於民用或者是軍用,從而在全世界範圍內布局和美國等西方國家進行對抗,試圖重塑世界格局。七年以來,整個「一帶一路」項目大概有2000個左右,有130多個國家參與其中,總投資了達到了近6萬億美元,可以說是一筆天文數字。不管是影響還是規模,基本上都超過了美國當年的「馬歇爾計畫」,只是「馬歇爾計畫」是援助西歐和日本那些文明國家,扶持他們來和前蘇聯對抗。但中國的「一帶一路」都是控制最窮、最落後的國家來和美國對抗。所以,比起亞投行、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組織或者是千人計畫、工業「2025」等這些計畫來說,「一帶一路」基本上是整合了習近平和美國對抗的所有野心和設想,算是一個集大成的戰略計畫。所以,面對這樣一個和美國對抗的龐大計畫,美國這兩年才開始保持高度警惕,開始出手反制。同時,這些被中國的大項目控制的國家,也開始紛紛的揭竿而起,開始大量拒絕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可以說,中國的「一帶一路」正面臨著一個生死抉擇的困境。

我們來看一下下面的一些事情。上個月,非常著名的事件就是坦尚尼亞賴帳中國政府100億美元。中國和坦尚尼亞前任政府的簽訂了「一帶一路」的協議,規定中國將提供100億美元用於擴建一個港口,擴建之後這個港口供中國租用99年。期間,坦尚尼亞政府不得過問中國在這裡的一切活動,也不得對港口投資人和資產來源提出質疑,這些條件是相當無禮、也是非常令人震驚的,但是,坦尚尼亞政府已經接受。一些組織和非洲國家的公民就稱中共的這些行為是中國的「殺手貸款」,要求當時的總統取消這個協議。但是,坦尚尼亞政府為了得到錢,還是沒有拒絕。而新當選的坦尚尼亞總統就想重新談判,將99年的租期降到33年。有報導說,100億美元已經被前任花掉只剩15億美元,那麼剩下的99年還需要用這些錢來維護,顯然15億美元是撐不下去的,但是中國政府還是遲遲不答應重新談判。於是,坦尚尼亞政府宣布協議,廢止並退出「一帶一路」。坦尚尼亞總統稱,只有喝醉酒的人才會簽這種協議。那麼,這就意味著中國的100億美元打造的非洲深水港項目已經泡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在非洲遭遇到了重大挫折。這種丟臉的事,國內的媒體當然是不會報導的,所以,很多國人根本不知道100億美元別人已經不還了。

非洲國家翻起臉來確實也是非常之快的。坦尚尼亞只是要錢,那麼還有一個國家是要命。5月24日,就又爆出一個更恐怖的消息,坦尚尼亞的鄰居讚比亞也是有樣學樣,它這次不是賴帳,而是直接砍死並焚燒了三名華人商人,連帶著倉庫也一起焚燒掉了,震驚了國際媒體。我們簡單看一下事件的過程。疫情爆發以來,讚比亞首府盧薩卡的排華情緒已經是有苗頭了,這個市的市長曾經因為華人餐廳歧視本地人,且理髮店不用本地的語言標價,以歧視當地人為由對華人的餐廳、銀行、理髮等服務行業進行了限制。5月23日深夜,這個市長帶隊突襲了機場路邊的三一重工,檢查當地員工的生活條件,認定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是起源於中國,還用非常污衊的口氣稱中國人是「中國佬」。在外交禮儀上,這已經構成了嚴重不當的言行。5月24日中午,江蘇南通的一家公司就出事了,發生了搶劫事件。三名讚比亞人,兩男一女,以進貨為由進入了倉庫,然後實施搶劫,他們非常殘忍地砍死了兩個人,還有一個人失蹤,後來證實也死了。此後,監控的視頻就流出,顯示讚比亞人用刀反覆砍殺華人的非常血腥的畫面,之後他們把屍體拖到倉庫焚燒。後來,抓到了一名兇手,另外兩名在逃。據報導,讚比亞很多人都在焚燒中國國旗,反華情緒非常高,這個國家很可能將點燃非洲大規模排華,成為這樣的事件的導火索,這些事件在國內的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曝光後,也引發了巨大反響,認為政府對非洲留學生的巨額幫助只是在培養「白眼狼」,希望政府以三名華人被殺這件事要繼續強硬,要討一個說法。中國駐讚比亞大使館25日發表聲明,證實了三名中國公民遇害,駐讚比亞大使已經向讚比亞外交部提出了嚴正交涉,強烈要求當地政府和警察部門嚴懲傷害我華人同胞的兇手,給所有駐讚華人一個交代。《環球時報》說,讚比亞針對華人搶劫殺人是受到當地媒體和打反華牌政客的影響,激起了當地不明真相民眾的仇華情緒所造成的。這裡又見到了熟悉的譴責和嚴正交涉等一些說法,單單見不到國內吳京等一些戰狼的身影。這些戰狼們在海外華人身處危險的時候,他們在哪裡?只會打嘴炮嗎?《環球時報》將原因歸咎於不明真相的群眾,但問題是這些群眾真的是不明真相嗎?他們說病毒來自中國,認為自己的國家受到了中國的經濟侵略,從而對中國產生仇視心理,也仇視華人,所以從這些事件來看,不明真相的群眾能有這樣的認識和覺悟嗎?顯然,他們是知道真相的,知道中國和華人都在當地幹什麼。中共是不是應該反思一下自己的對外發展戰略、對外援助戰略?

中共對非洲大撒幣已經有60多年的歷史,最著名的是什麼呢?坦讚鐵路。這是毛時代援建非洲的最大項目,全長1860公里,連接坦尚尼亞和讚比亞。在中國人餓肚皮的年代,投入了5萬人,死了66人,資金投入的相當於現在的600到800億人民幣,是一個不小的項目,所以中共政府是大書特書,認為是援助非洲的樣板工程。現在,這條鐵路所連接的兩個國家,一個賴賬100億美元,一個開始殺人排華。這就是中共這樣的外交政策的下場。

自從1954年到1978年,中國也為阿爾巴尼亞新建了鋼鐵、化肥、玻璃、造紙、軍工等一些工業的部門,總計發放貸款75筆,協議金額達到了100多億人民幣,甚至是中國進口的東西,只要阿爾巴尼亞開口,船還沒有靠近中國的口岸就馬上掉頭運往阿爾巴尼亞,兩國的關係就到了這樣一個地步。中國在大飢荒的時候,在大量餓死人的背景下,還在向阿爾巴尼亞援助糧食等一些物質,那麼就是這樣,最終還是以兩國的翻臉而告終。後來是援助越南、朝鮮更加不提了,中共可以說是在虐待、剋扣本國人民節衣縮食來援助另外一個國家,援助自己的老朋友,最終老朋友全部的變成了白眼狼,雞飛蛋打、人財兩空。所以」一帶一路「的戰略,雖然是擺脫了過去那種無償援助的友誼和意識形態維持的國際關係模式,但是「一帶一路」比毛時代的純粹援助現在要隱晦的多,可以說也是「高明」的多,所以對世界的破壞性的也更大。我們看一下「一帶一路」項目的幾個特點。首先,它的直接目的就是為了控制這些國家的資源,比如在非洲,典型的就是像一些礦產、水電、港口碼頭、機場橋樑、太陽能等項目,這些資源基本上都是被「一帶一路」項目控制,就我所知道的,非洲有幾個世界排名前幾的大水電站,目前正在做前期工作,基本上都屬於「一帶一路」項目,還有中國在非洲、南亞、南歐等很多地方投資的港口,基本上都是在中國的控制之下,那麼這又導致了一個問題,很多當地人都感覺到環境遭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森林被砍伐,河流被攔截,海岸現在被圍起來建港口,漁業資源枯竭,還帶來了大量的土地、河流、空氣環境等被污染,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來中國人在海外不受待見的主要原因,因為污染破壞了當地的環境,當地人是非常反感的。其次,「一帶一路」項目是為了輸出過剩的產能,解決中國內部的勞動力過剩和資源過剩的問題,比如說中國的鋼鐵、水泥、工程設備、太陽能板等一些產能都是大量過剩的,那麼如何讓國內的這些國企存活下去呢?就是幫他們消耗掉這些過剩的產能,通過工程建設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促銷這些過剩的產能和產品。同時,將國內大量的務工人員也帶到了海外,這也算是解決國內的一些就業問題,比如,很多人就給葛洲壩、中建幾局或者中鐵幾局等一些大型的中國總承包設計施工公司,幫他們到海外打工,確實也是解決了不少人的就業問題,但這也給當地人帶來了矛盾。當地人感覺到我的環境被污染了破壞了,但是自己還不能享受你這個工程帶來的就業,還是沒有工作,因為基礎設施投資帶來的就業崗位都被中國帶出來的人給佔了,所以當地人還是沒有工作,一貧如洗,這也是這些國家的民眾大規模反華排華的一個主要原因。再其次,中國收買當地的官員獲得項目的批准,導致了當地政府的腐敗。很多項目其實是損害當地國家利益的,社會和民眾都是反對,但是中國通過行賄來收買當地的官員,據說譚德賽當初在衣索比亞政府部門任職的時候,就和中共有利益的交換,而這些腐敗行為大多是中國帶過去的,侵害當地百姓的利益,這也是華人和當地人矛盾不斷衝突、加劇的一個重要原因。還有,工程投資所有資金全部都來自國內的銀行,比如中國的國有商業銀行和亞投行等,承包工程的中字頭公司就向這些銀行申請貸款,那這些公司在海外去投資做「一帶一路」的一些項目工程,條件就是獲得這些項目長期的使用權。當然,還有一種模式就是中國商業銀行直接向這些要修建項目的國家來貸款,中國的一些工程公司就參與到他們的工程設計、施工等建設環節,一旦這些項目運作之後,其後續的效益如果不好,他們這個國家它就面臨還債的問題,比如說修建的碼頭沒有什麼船來靠岸,你收不到什麼錢,修建的公路上沒什麼車跑,也收不了什麼稅,那麼這個項目的債務怎麼還呢?所以商業效益不好,還債就存在困難,最終結果就是把這個項目抵押給中國,就是租借給中國使用。比如很典型的,斯里蘭卡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它向中國貸款修建了深水大港,叫漢班托塔港,商業運營的效益非常之差,所以導致全年95%的財政收入都要用來還中國的債。不得以,最後把港口抵債給了中國,期限是99年,就像香港一樣。中國就把這個港口當作「一帶一路」的標誌性成就。印度就擔心中國把這個港口投入軍事用途,威脅到周邊國家的安全,所以這個項目也是爭議非常大。中國資金的特點,就是審批非常容易,來錢很快。你要拿中國銀行貸款其實很容易,只要你答應我條件很快就能拿到錢。它沒有非常嚴格的程序,所以不明真相的時候就受到這些國家的歡迎,反而像美國、日本的一些建設資金,你要拿到他們的資金,他們的審批程序是非常苛刻的,而且有嚴格的環保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一些要求。其實他們這些要求都是對你負責。很多時候,他們也要求公開透明,拒絕腐敗,而且他們也不會行賄當地的官員,所以當地政府的官員是不太喜歡的,他們很多時候願意把項目給中國。最後中國很多一帶一路的項目基本上都有軍事的目的。除了非洲的坦尚尼亞、肯尼亞、吉布地、納米比亞的一些港口之外,中國還在西非國家像多哥、奈及利亞等這些國家投資了一些港口,再比如,中國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深水港,斯里蘭卡的漢班塔深水港,以及希臘的港口都具有非常大的戰略意義,都是扼住了一些黃金水道,具有非常高的商業價值或者軍事價值的港口,那麼隨著中國在非洲、印度洋沿岸了對海事項目投資的增加,中國軍隊的投射能力也隨之增加,比如說,中國投資600多億美元和巴基斯坦建成的中巴經濟走廊,它是「一帶一路」項目的樣板。中巴經濟走廊的起點在新疆的喀什,終點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全長是3000公里,可以說是一條包括公路、鐵路、油氣、電站和光纜通道、港口在內的貿易走廊,一旦建成,中東石油到中國的線路可以不經過馬六甲海峽,會大大的縮短,而且運輸的安全性會非常高,成本也就大大降低,特別是瓜達爾港的條件非常好,是深水港,適合潛艇活動,那麼中國已經獲得了這個港口長達40年的租用權,如果中國將這裡改造成潛艇基地的話,可以和斯里蘭卡的港口配合使用。中國核潛艇的活動範圍將大大增加,直插印度洋,可以說對印度和美國控制的印度洋也形成了一種威脅,而且也能威脅中東石油到亞太的線路,這就是一個例子。

「一帶一路」由項目,它的港口和機場是非常多的,而這些項目都是打著民用的幌子,其實它是可以軍用。而控制港口,是對美國造成威脅的關鍵,中國獲得的這些港口的所有權和經營權,當地政府還不能過問,所以這些港口,當然就會變成一些獲取情報,阻止美國政府進入當地獲得一些支持和服務,並且能利用港口停泊軍艦和潛艇,這對中國海上軍事力量擴張是非常有幫助的。而在印度洋、非洲、東南亞等地就對美國形成了挑戰,那麼這種挑戰甚至現在已經到了歐洲。

「一帶一路」的本質,可以說是新時代之下的農村包圍城市的2.0版本,它以亞非拉不發達國家為農村來包圍美國等西方這些發達國家,它以大傻幣為誘餌,以基建為手段來輸出其過剩的產能,逐步蠶食協議國家的經濟主權,並以各種文化交流活動的名義,大量輸出中共專制的意識形態,最後就對歐美形成了包圍之勢。正因為這樣,可以說這兩年中共「一帶一路」的邪惡目的正在被全世界包括美國及亞非拉國家識破,可以說正在面臨美國的全面封殺。美國一直指責中共是通過「一帶一路」挖債務陷阱,讓這些國家跳進井裡去,最終達到操縱這些國家的目的。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就說,中國正在非洲進行新的殖民主義。2018年10月份,針對斯里蘭卡的港口被迫轉租給中國這個事件,彭斯就說,斯里蘭卡揹負了巨額的債務,卻讓中國國有企業建造了一個商業價值存在疑問的港口,它可能很快就會成為中國日益壯大海軍的前沿的軍事基地,那麼這對於所有「一帶一路」的國家來說就是一個警示,他說中國正在引誘他們陷入債務的陷阱。最近,澳大利亞的維州,準備和中國簽訂一個「一帶一路」的協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發出了強烈的警告,他說:「我不清楚維洲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具體內容是什麼,但這個協議加強了中共政權製造傷害的能力,威脅到美國的通信安全,會影響『五眼聯盟』美澳之間的情報共享夥伴關係。」這個應該算是非常強硬的一個警告。

除了美國在竭力阻止,當事國家也在不斷的醒悟,很多開始縮小債務規模,甚至退出「一帶一路」的項目。馬來西亞的東海岸鐵路是「一帶一路」在東南亞的標誌性工程,他的總投資高達230億美元,馬哈迪爾在擔任總理之後,去年就直接叫停了這個項目,因為擔心馬來西亞陷入債務陷阱。在中國的懇求下,雙方又繼續談判。如果這個項目在馬來西亞失敗,意味著「一帶一路」在東南亞遭受到了巨大的挫折,中國官方的面子他肯定是擱不住的,所以後來項目談判的規模和成本都得到了大幅度壓縮,算是一個折中的方案。同時,碧桂園計畫2500億人民幣在馬來西亞投資的「城市森林」計畫也全部泡湯,可以說損失也是不小。而號稱巴鐵的巴基斯坦,因為總理換人,立馬就變了臉,以10年前不公平的貿易協定為由,要求停止並重新評估價值高達62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這也是目前「一帶一路」倡議最大的一部分,包括巴基斯坦南部的海岸港瓜達爾港的大規模擴張計畫,公路、鐵路線以及300億美元的發電廠項目。後來,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率團到巴基斯坦去救火,還是無力回天,這可是60年來非常罕見的。馬來西亞和巴基斯坦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龍頭和龍身,現在龍頭和龍身基本上都被腰斬了,暗示著「一帶一路」註定會成為一個爛尾工程,中共也是在反覆地被打臉。

中亞國家像吉爾吉斯斯坦,也取消了和中國企業在當地新建工業貿易物流中心這樣一個「一帶一路」的項目。中國是吉爾吉斯斯坦最大的投資來源,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中國累計對吉爾吉斯斯坦投資達到了30億美元,那麼看這個趨勢,吉爾吉斯斯坦是已經開始抵制「一帶一路」了。而本月初,烏茲別克的一個「一帶一路」的項目,就是一個水壩剛建好就垮壩了,導致32個村莊近10萬人撤離,可以說是標準的豆腐渣工程。本月初, 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拒絕和中國國企紫金礦業續約,原計畫是續約開採金礦20年,現在退出不續約了,引發了巴新政府和中共關係的高度緊張。此外,斯里蘭卡、菲律賓、土耳其、泰國、緬甸、馬爾地夫等國家,對「一帶一路」項目導致本國債務上升都是紛紛質疑,抵制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

領導人換屆,導致很多項目就成了爛尾期。七年以來,中國總共在138個國家簽訂了「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共同開展了近2000個項目的投資,總投資額達到了將近6萬億美元,當然有的項目還沒完全落地,但現在看來,當地的國民和政府已經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這些項目的危害,認識到會給自己的國家帶來陷阱,所以紛紛抵制。像馬來西亞、坦尚尼亞、巴布亞新幾內亞、吉爾吉斯坦等這些國家是政府覺醒,然後主動的抵制,而讚比亞是民眾覺醒,開始以極端殺害華人的方式來抵制,還有像幾內亞等一些國家,在災情期間是大量的抓捕華人,可以說也是一種抵制,這種導火索的效應非常明顯,可能會繼續擴大,那麼「一帶一路」項目,可以說其實到目前為止已經是走入了死胡同。

中共試圖通過經濟和投資來控制亞非拉的這些落後國家,以基礎設施、投資捐贈為名來吸引他們入套,可以說這個邪惡的計畫已經破產,很多投資中共將是血本無歸,所以「一帶一路」本質上是中共政府在國內收割韭菜之後,利用資金來收買亞非拉國家的官員,合夥來割當地人的韭菜的過程。只是現在韭菜們都覺醒了,所以收割計畫也要泡湯。

「一帶一路」對外大撒幣的另外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收買控制這些國家,讓中共在對新疆、香港等國內民眾下手的時候,那些伊斯蘭國家全部都閉嘴,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現在看來這個效果還是非常明顯的。在打壓新疆和香港人的時候,這些亞非拉國家基本上沒有反對的聲音,除了歐美有些反對之外,特別是武漢病毒傳播到了全世界,可以說也是讓世界各國幾乎癱瘓,亞非拉等國家的醫療條件和基礎設施是非常之差的,民眾生存的就更加艱難,那麼這種怨氣當然會發泄在中國以及當地的華人身上,這也是最近幾個月打砸搶華人的現像在這些國家大幅增加的一個主要原因,這可以說是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的大爆發,本質上是在抵制「一帶一路」項目。前段時間,法國就倡導減免非洲國家的債務,非洲國家暫停支付債務。中國是非洲最大的單個債權國之一,很多國家也在呼籲中國減債,中國政府是肯定要大出血,那麼這些債務極可能對沖非洲的病毒索賠。

「一帶一路」的本質,其實是腐敗、詐騙之路,是為極權鋪路,實現中共控制全世界這樣一個野心和目的。中共通過媒體輿論對「一帶一路」來美化包裝,同時用大筆資金腐化官僚,為項目站臺運作。投資,可以說只是它的一個噱頭,讓項目破產,控制這個國家才是目的,接著,這些國家的腐敗官僚就會把項目抵債給中共。中共通過控制項目從而控制這個國家的經濟主權。那麼,貸款國的國民就會逐步喪失經濟和政治權力,承受極權剝削和壓迫,亞非拉和歐洲破產國家很可能就被中共打包控制了。那麼,控制了這些國家的港口、鐵路、機場、電站,這個國家的軍事資源基本上也就被控制了,和美國對抗的本錢也就更充足了,這才是中共「一帶一路」的終極目的。但目前來看,這個計畫正在因為各國的抵製麵臨著破產的風險。當然,最終成敗如何,還要看美國的決心和意志力了,香港就是現在美國決心和意志力的一塊試金石。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