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中共密件頻頻針對湖北武漢人

Updated: 2020-04-26 07:40:34

【大紀元2020年04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從去年底爆發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以來,武漢市和湖北多城的封城,對湖北人尤其是武漢人來說是難以磨滅的痛苦。目前雖然武漢已經解除封城,但武漢人、湖北人在各地遭到歧視,給他們帶來更大的創傷。近日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一直在內部要求各省監控武漢人、湖北人,這成為他們在各地遭歧視的原因之一。

1月23日武漢封城背景

中共官方隱瞞疫情真相,並在今年1月初打壓「吹哨人」李文亮等醫師發布的警訊,直到1月中旬,武漢和湖北當地民眾仍被蒙在鼓裡,對疫情幾無防範。

在這期間中共官方一再宣稱「沒有人傳人證據」、「疫情可防可控」。直至1月2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才在央視首次披露中共肺炎「會人傳人」,此時疫情已完全失控。

1月23日凌晨2時,武漢官方突然發布封城公告。當日有數十萬人利用各種方式試圖在封城前逃離武漢。天亮後,陷入恐慌的市民爭相搶購各種民生物資,食物價格頓時暴漲。

封城後,毫無準備的千萬市民陷入絕境,當地醫院人滿為患,大批患者擠不進醫院就診,只能自生自滅;大批醫護人員缺乏防疫裝備接連染疫。中共病毒確診和死亡病例不斷攀升,武漢如「人間煉獄」。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6日晚稱,在封城之前有五百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城裡。武漢封城長達76天,4月8日零時起武漢解封。

獨家:1月底前下發多份文件 中共要求各地監控武漢人

自從大瘟疫爆發以來,中國人儘管喊著「武漢加油、湖北加油」,即使現在湖北各城都已解封,但湖北人在全國範圍內受到歧視、排擠。

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在1月底之前,中共下發多份文件,要求各地監控武漢人。

1月20日之前,中共內部就已經把各地疫情和武漢人掛鉤。

1月18日,中共內蒙古衛健委辦公室下發的《內蒙古自治區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醫療救治工作預案(試行)》文件提到,各級各類醫療機構在監測和日常診療過程中,應詢問和登記發病前14天內的武漢旅行史。

1月20日之前,中共內部就已經把各地疫情和武漢人掛鉤。(大紀元)

1月18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關於印發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二版)和全國各省(區、市)首例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確認程序的通知》中也提及武漢。

該通知稱,2019年12月以來,湖北省武漢市部分醫院陸續發現了多例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現已證實是中共肺炎。截至目前蒐集到的觀察病例和確診病例,顯示無華南市場暴露史病例在增加,並出現了無暴露史的聚集性病例,而且在境外2個國家發現了3例來自於武漢的無明確市場暴露史的確診病例。

1月20日之前,中共內部就已經把各地疫情和武漢人掛鉤。(大紀元)

在武漢封城後,中共下發的通知更是直接針對武漢人、湖北人。

1月26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下發的《關於做好武漢市流出人員健康管理的通知》稱,加強對武漢市流出人員的健康管理,以最快的速度了解落實好流動人員健康狀況,落實好其所在社區的各項防控措施。此文件要求大陸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武漢前方工作組執行。

在武漢封城後,中共下發的通知更是直接針對武漢人、湖北人。(大紀元)

1月27日,內蒙古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下發《內蒙古防控工作指揮部關於印發加強疫情防控工作若干措施的通知》;

內蒙古27日通知提到,「堅決築牢三道防線」。其中第二道防線說,對外來人員(包括上學回鄉、務工返鄉、探親訪友、旅客遊客等),重點是來自湖北省的人員和近期去過湖北省的人員,進行一對一管理。來自湖北省及武漢市落腳該區人員,要準確掌握和逐級上報人數,進行嚴管。

在武漢封城後,中共下發的通知更是直接針對武漢人、湖北人。(大紀元)

28日,內蒙古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又下發「內蒙古防控工作指揮部關於轉發做好武漢市流出人員健康管理的通知」的「加急」文件。

在武漢封城後,中共下發的通知更是直接針對武漢人、湖北人。(大紀元)

武漢解封之後 中共仍有祕密指令針對湖北、武漢人

直到4月8日武漢宣布解封,被困兩個多月的武漢人再次獲機逃離。據估計,有約10萬人在解封後的兩天內離開武漢。

從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武漢解封之後,中共仍有祕密指令。

4月11日,內蒙古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下發「內蒙古防控工作指揮部關於做好離漢商鄂通道管控措施解除後疫情風險管控工作的通知」稱,「精準做好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入區人員管控工作,確保離漢離鄂人員安全有序流動。」

該通知稱,各地區要落實湖北「健康通行碼」綠碼一碼通行的有關要求。對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來蒙人員,實行「五個一律」措施;把好入區關。

民航、鐵路、交通運輸部門要建立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入區人員分流和分類處置制度。機場、火車站、汽車站要做好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入區人員的健康排查,通過專用通道進入後,由專人引導其至專用場所查驗。

武漢解封之後,中共仍有祕密指令針對湖北、武漢人。(大紀元)

通知要求,建立用工單位使用湖北籍員工報告制度;建立用工單位使用湖北籍員工健康管理制度;建立湖北籍員工個人健康報告制度。

各地區在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入區人員管控中,加強社區管控,實行分片包乾和網格化管理,責任落實到人等。教育部門要指導各級各類學校做好湖北省返校師生的跟蹤管理等。

分析:各地歧視武漢和湖北人 部分原因來自中共

自1月23日開始,大陸就發生了很多武漢人、湖北人遭歧視的事例。

大陸多省出現了湖北人成為「不受歡迎」人群的怪象。

據《人物》報導,肖紅兵在1月7號就離開湖北天門前往外省送貨。因為開著(車牌)為鄂開頭的貨車,他和車被多次要求返回,甚至在路上度過了中國新年,無處落腳的他發視頻哭訴自己「太累了」。1月29日,流浪在高速公路上的他,終於在陝西境內的漢中北收費站落了腳。

肖紅兵說,「就這麼漫無目的中,我就想著還是回離荊州近一點的地方,畢竟湖北境內,這時導航出了點問題,我跑反了,幾天沒睡覺了,頭昏腦脹的,朝著相反的漢中的方向跑去了。真的非常非常累了。29號,我就在漢中高速上一個很開闊的緊急停車的地方睡了,太累了。」

即使在湖北部分解除封鎖、新增確診「清零」後,外省人仍在歧視湖北人。

3月27日,在湖北黃岡黃梅縣與江西九江交界處,雙方警察因為撤關卡一事發生衝突,數千湖北人捲入混戰,九江多輛警車疑因阻擋湖北人進入江西被推翻。此外,黃梅縣的另一個接壤安徽宿松的出口也被封堵,阻止湖北民眾出行。

事實上,在對湖北人的特殊對待政策下,北京起了帶頭作用。早在2月29日,北京市政府副祕書長陳蓓就表示,明確任何單位、任何人不得接湖北人進京。甚至命令,北京籍人員回去湖北探親,或出差,也暫時不能回來。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外省人歧視湖北人的部分原因源於中共,因監控湖北人、武漢人的紅頭文件早就下發到各地政府。此外,另一部分原因是中共為了復工隱瞞疫情,並高調宣傳各地新增病例「清零」。疫情下,大陸人都怕染上武漢肺炎。中共這種造假的話,沒有人相信,所以很多人直到現在都不敢與湖北人接觸。

責任編輯:葉梓明#

Go Back: 新聞
source : www.epochtimes.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