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來(十五)秀姑如願(圖)


乾爹認為,在莊稼人看來,地不長莊稼,不結果實,那就是荒地,人不做事,遊手好閒,那就是廢人。(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接續〈冬去春來(十四)親人團聚〉。

見眾人離去,瑞雪笑嘻嘻地走到秀姑跟前,拉著她的手,「走,我帶你看你的房間。」走到西廂房的最南端,推開一個房門,只見房子高大明亮,窗明几淨,佈置典雅。瑞雪說:「這是書房,以後牧雲來,有時要在這看看書,寫寫字。」一門通向臥室。走進一看,秀姑睜大驚奇的眼睛:只見迎面牆上,貼著兩個大大的紅雙喜,雕花桌上一個銀燭台裡,八支紅燭燃放,屋內罩在一片喜慶的紅光之中。一張寬大的雕花雙人床,床上掛著大紅色紗帳,床上擺著大紅錦緞繡花被,床頭一對繡花鴛鴦枕,牆邊立著穿衣櫃五斗櫃,床頭櫃,地上鋪著花地毯。

秀姑看得迷迷糊糊,「我這是到了哪裡?該不會撞到了皇后娘娘的寢宮了吧?」瑞雪說:「這是你的臥室啊,我的臥室同你的佈置一模一樣,與你的房子緊挨著,咱們姐妹倆住的近,以後走動方便些。」

瑞雪拉著秀姑並肩在床沿上坐了,說:「牧雲總是惦記著你,常常提起你,你給他做的兩套衣服,他珍惜得很。我想借著咱家團聚的好日子,你們今晚就圓房,早日辦了喜事,早日有了名分,就好早日幫我料理家事,你看可好?」望著瑞雪誠摯的目光,秀姑噙滿了淚水,說不出話,只是連連點頭。瑞雪又在她耳邊悄聲說:「牧雲早就盼著這一天了!」秀姑不覺滿臉緋紅。

瑞雪望著她說:「你害羞的樣子真好看。」秀姑說:「我又醜又笨,比姐姐差十萬八千里,姐姐才是神仙般的人物。」瑞雪說:「你有你的動人之處。對了,不知妹妹的身材,也沒為妹妹做新衣服,這是我的兩套新衣服,從來沒穿過,送給你。咱們守著個大布店,以後挑選你中意的布料,為你多做幾套衣服。」說著,走到梳妝檯前,拿來一個精緻的梳妝盒,打開讓秀姑看,說:「這幾樣首飾是我送給你的,以後再添置新的。晚飯後,我來幫你梳妝打扮,可好?」正說著,春雨在門外小聲說:「太太,要吃晚飯了。」

倆人手把手進了餐廳。牧雲見了,暗暗吃驚:「這才多大功夫,兩人竟如此熟絡,如此親密,竟同親姐妹一般!這個小雪,真是個奇女子。」只見餐廳燭光輝煌,笑臉盈盈,笑聲暄暄。兩個八仙桌並在一起,桌上已擺好了六盤涼菜,酒杯裡已斟滿了酒。瑞雪安排秀姑坐在牧雲身邊,自己在牧雲的另一邊坐下了。

不久,六道熱菜也上了桌。一家十口人團團圍住,個個喜笑顏開。兩個丫頭和劉嫂站在旁邊伺候。這時瑞雪站了起來,笑臉如花,只聽她說:「咱們全家歷經磨難,今日終得團聚,讓我們為全家團聚乾杯!」眾人站起來,乾了一杯。瑞雪接著說:「這一桌宴席,還是喜宴,我宣佈一個喜訊:秀姑來了,本準備選個黃道吉日,為牧雲他兩人隆重地舉行一次婚禮。但咱們初來乍到,這裡也沒親友,還是咱們一家子慶祝。既然今日全家都在,摘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借著全家團圓的喜慶,為他們圓房,大家認為如何?」

眾人齊呼:「好啊!太好了!」只有秀姑含羞低頭坐著,牧雲則愣愣地望著瑞雪。瑞雪只裝作沒看見,忙著張羅。說:「為他們二位乾杯,祝他們相親相愛,白頭偕老!」眾人喜笑著站了起來,喝了第二杯。眾人吃著,喝著,笑著,鬧著。三弟說:「今日是大哥的好日子,請大哥和秀姑嫂子來個交杯酒,如何?」「好啊!」眾人起哄。兩人只是坐著不動,眾人再三呼叫著,「交杯酒!來一個!」二人只好站起來喝了交杯酒。

吃喝了一會,瑞雪走到秀姑跟前,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二人悄悄地退出房間,秋霜早在門口等候多時,瑞雪對秋霜說:「你帶姨太太去洗澡,洗完後立即告訴我。」又對秀姑說:「慢慢洗,不急,我馬上就過去。」又悄悄地入席。不久,秋霜走到瑞雪身邊,悄聲說:「好了!」瑞雪溜了出來,見秀姑坐在床沿等候,瑞雪幫她穿上了新衣。又幫她施了脂粉,梳了一個髮髻,頭上插了紅寶石珠花,簪子,步搖,鬢邊又戴了一朵玫瑰髮卡。收拾完畢,瑞雪仔細瞧了瞧,欣喜地說:「這一打扮,真是俏麗!」秋霜也在旁邊讚不絕口。又把一個大紅繡花蓋頭拿來,輕輕地蓋在秀姑頭上,說:「估計他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馬上就過來。「等了一會,瑞雪走進屋,說:「他們都在大廳等候了,咱們過去吧。秋霜你小心扶著新娘。」眾人見新人走進大廳,一起站了起來。乾爹做婚禮主持人,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儀式,然後一窩蜂地簇擁著一對新人向洞房走去。

鬧了一會,眾人退去。瑞雪最後出來,帶上了房門。牧雲見眾人離開,走到秀姑跟前,揭去了蓋頭,仔細看了幾眼,長相雖不及瑞雪的十之一,也算整齊乾淨。牧雲說:「你一路勞頓,剛才又讓瑞雪折騰一陣子,你也累了,早點睡吧。我出去有點事,馬上回來。」說著,走了出去,直奔瑞雪臥房。

瑞雪忙了一天,十分疲倦,已經脫去外衣,鑽進被窩。忽見牧雲推門進來,大吃一驚。「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你忍心把秀姑撂在那裡?」牧雲撲過來,「我來找你算帳,為甚麼一個招呼都不打,就忙著給我圓房?」瑞雪說:「這事早晚要辦的。我想給你個驚喜。」「驚喜?確是驚了,哪來的喜?」牧雲把瑞雪壓在身下,說:「我一點準備都沒有,你倒比我還急!你為甚麼急著把我推給另一個女人?結婚才三個月,你就厭煩我了?是不是?是不是?」瑞雪說:「你這算甚麼?快回去吧,秀姑要知道會傷心死的。」牧雲無可奈何,只好穿上衣服,瑞雪忙拿了一件厚披風給他披上,「夜深了,外面冷,千萬別著涼。」把他推出房門。

到了秀姑房間,見秀姑已經熟睡,就脫下衣服在旁邊躺下了。夜半時分,牧雲迷迷糊糊中覺得一個柔軟潤滑的身軀在自己懷中動著,以為是瑞雪,就把她緊緊地摟在懷中,兩個身軀緊緊地貼著……。一覺醒來,只見睡在臂彎中的女人,竟是秀姑!他連忙把胳膊輕輕抽了出來。他忽然心中一顫,望著滿臉幸福的秀姑,在心裡說:「我雖然不愛你,但你既然是我的女人了,我就會一輩子護著你,對你好,絕不負你。」

十天過去了。這天,吃過早飯,二弟三弟把牧雲夫婦叫到旁邊的小客廳裡,眾人不知何事,吃驚地望著他們。二弟說:「索性大家都進來吧。」一家十口,圍坐在一起。牧雲笑著問:「怎麼啦?吃的不好?住得不舒服?過不慣?」二弟說:「吃得太好了,過得太舒服了,再這樣下去,不幾天都變成大腹便便的豬八戒了。」三弟說:「這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實在不習慣。」二伯母說:「以往在家裡燒火做飯,洗衣服,掃房間,忙個不停,現在百事全無,連喝口水,都有丫鬟送到嘴邊。」秀姑說:「在老家,每日天不亮就下地幹活,回家後,又忙著燒飯,種菜,餵雞鴨,出一身汗,洗個澡,舒暢無比。到這裡,閑得我渾身發軟,昏昏欲睡,像得了大病似的。」瑞雪笑著說:「昨天咱們姐妹三人,挑了幾匹布回來,要給每人做三套衣服,這三十件衣服還不夠你做的?怎麼說閑得慌?」秀姑說:「坐在屋裡做衣服,曬不著,吹不著,又不花力氣,在我們那兒,算是享受,算是休息。」瑞雪說:「那你想幹甚麼?」秀姑說:「我想種地!咱家那花園,那麼大一塊地,全種上了草,真可惜了!」牧雲不由哈哈大笑:「照秀姑的說法,咱們把那草坪挖了,全種上高粱,大豆,山藥蛋……」眾人都笑了起來。

秀姑卻認真地說:「笑甚麼?那片地真種上莊稼,也夠咱一家子吃半年了。」二弟說:「嫂子,咱們把那架子上的玫瑰花,紫羅花都拔了吧,種上黃瓜,苦瓜,老絲瓜,可好?」「好啊!那花雖然好看,可是不能吃啊!」大家又笑起來。三弟說:「那噴泉,那一群洋娃娃在高粱地裡也不相稱,怎麼辦?」眾人笑得前仰後合,秀姑卻認真地說:「那幾個娃娃光著屁股,在水裡淋著,有甚麼好看?要是我的娃,我早給他們做個肚兜,小褲衩穿上了。」眾人笑倒一片。秀姑還在咕噥著:「有地,不種莊稼白費!」二哥說:「咱們院子這麼大,白浪費了,明兒也種上高粱……」牧雲笑得喘不過氣來,說:「二弟,你就別逗她了,我們都笑岔氣了。秀姑你就少說兩句吧。」

停了好一會,人們才止住笑。乾爹說:「秀姑的話,雖然幼稚可笑,但還是很有道理的。在莊稼人看來,地不長莊稼,不結果實,那就是荒地,人不做事,遊手好閒,那就是廢人。莊稼人講實惠,不要那花架子。」秀姑笑了:「乾爹說得真好,說到我的心裡去了。」瑞雪的父親說:「秀姑,你真想種地啊?那天我到處溜達,穿過一片小竹林,忽然看見一條小河,河東邊一大片荒地。牧雲,那地是咱家的嗎?」牧雲說:「咱家與西邊一家以這條河為界,河東邊的全屬於咱家。」秀姑喜得直拍手,「爹爹,你真好!你帶我去看看吧。」拉著爹爹就要走,牧雲說:「你就別老惦記那塊地了,它跑不了。今天的正經事還沒說,就讓你攪和了這半天,你就老老實實消停一會兒吧。」秀姑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曉。下一回為:〈冬去春來(十六)立家規〉)

2019-01-11T18:00:06-05:00

回到: 文化生活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