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來(十四)親人團聚(圖)


許哥走水路,僅僅耗費十四天的時間,就將牧雲與瑞雪的親人帶至他們身邊團聚。(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接續〈冬去春來(十三)牧雲暴富

牧雲說:「有幾件事,咱們商量一下吧。」牧雲停了一下,接著說:「這第一件事,要快把瑞雪的父親接來。」瑞雪說:「你不該叫他『爹』嗎?」牧雲笑著連忙說:「對!對!把咱爹接來。也不知他老人家怎麼樣了?」乾爹問:「你爹多大歲數了?」瑞雪說:「與您年齡相仿。」「太好了!這下我有伴了。」「這第二件事嗎?必須你們同意了,我才能辦。」「說說看。」牧雲說:「我有兩位結義兄弟,出身貧寒,我們是患難之交。在我最窮困時,尤其最倒楣的那幾年,別人說我是災星,躲之唯恐不及。他們兩位卻時時看望我,寬慰我,不離不棄。沒有他們,我恐怕活不到今天。現在咱們富貴了,我想-我想把他們都接來。」瑞雪說:「那就都接來吧。以前人家與咱們共患難,如今應該同富貴了。不知兩家一共幾口人?」「二弟夫婦二人,一個老母親;三弟尚沒娶親,只有母子二人。」瑞雪說:「不就五口人嗎,咱們家房子多的是,能住下。」乾爹也說:「應該接來。」牧雲看二位答應了,十分欣慰。

停了一會,又說:「還有一人,--」牧雲欲言又止,瑞雪問:「誰?」牧雲望著瑞雪說:「以前我曾說過一位齊奶奶,你記得嗎?」「當然記得,她很疼愛你,你想把她接來嗎?好啊。」「我倒是十分想她來,可是如今是四世同堂,在家抱重孫子呢,哪有空到咱們家?」牧雲停了一下,說:「幾年前,奶奶總催我成家生子。有一天,竟把同村的一位姑娘帶來啦,這位姑娘十分勤快,把我家收拾得乾乾淨淨,還做很多好吃的。兩個月後,還親手做了兩套衣服,鞋襪,托人帶來。我總覺得我欠她的。」瑞雪問:「齊奶奶提起你們的婚事了嗎?你當時答應了嗎?」牧雲連忙擺手:「沒有沒有!」又紅著臉說:「當時我被你迷得神魂顛倒,哪裡把她放在眼裡?那是幾年前的事了。如果她現在嫁人了,咱們就送些銀兩給她,讓她多買幾畝田,生活富裕些,這個債咱們也就算還了。如果她還傻傻地等著,我不理不問,豈不耽誤了人家?」乾爹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尤其仔細地觀察著瑞雪。

只聽瑞雪問:「你對她有情意嗎?你喜歡她嗎?」牧雲說:「談不上,她只在我家呆了半天,她甚麼模樣,我都記不清了。」想了一會,忽然說:「把她送給三弟吧!三弟還沒娶親,我三弟也是一表人才。」瑞雪連忙說:「不可不可!你根本不懂女孩兒的心,一個女孩給一個男人親手做了兩套衣服,對你的癡情一針針一線線都縫進衣服裡去了。我想,她如今肯定還在癡癡地等著你。你若把她送人,她一定傷心極了。」牧雲說:「那怎麼辦?若不送人,你卻傷心。」瑞雪噗哧一笑:「我為何傷心?我高興得很,以後咱們家大業大,我一個人哪能打理過來?來一個姐妹幫我,豈不更好!」牧雲問:「你真是這麼想的?」瑞雪睜大一雙清澈俊美的眼睛,說:「我何時說過謊話?」

乾爹由衷笑了,說:「以後眾人都來了,就是個大家庭了。你就是這個大家庭的大嫂了,大嫂相當家裡的主母,你的一言一行都要給其他人做個榜樣。」瑞雪說:「當大嫂了?那我以後要學著端莊些,穩重些,威嚴些?」乾爹笑著說:「你不必端著大嫂的架子,你還一如既往,仍然隨性,開朗,活潑,仍然像現在一樣純真,善良,寬容大度就可以了。『家和萬事興』,如果妻妾,妯娌之間不和,將是家庭的隱患。我對瑞雪很看好,記住這三心,連神仙都會保佑你。」瑞雪忙問:「哪三心?」「記住了!以後處人接物要做到:真心,善心,寬容忍讓之心。」牧雲二人不由小聲重複了一遍,說:「謹記乾爹的教誨,我們一定這樣去做。」這時,秋霜喊三人吃飯,三人忙向前院走去。

今日的早餐是紫米蓮子粥,雞油蔥花卷,一盤芋頭酥,四樣清爽小菜:黃瓜拌木耳,鹽煮筍,鹹鴨蛋,雪裡蕻。三人吃得津津有味。瑞雪對劉嫂說:「這樣清清淡淡的,挺好。」牧雲問:「聽說店裡的員工中午在這用餐,都吃些甚麼?」劉嫂說:「四菜一湯,四菜是肉,蛋,豆腐,青菜。湯嗎?不拘。」瑞雪問:「我們吃甚麼?」劉嫂說:「八菜一湯。」牧雲說:「太費事了!你們也太辛苦,索性我們和他們一起吃,免得你們受累。」劉嫂感激不盡。牧雲接著說:「晚飯也清淡些。」

回到房間,瑞雪問:「誰到老家接他們?」「我想親自跑一趟。半個月就夠了。」瑞雪說:「不行,剛到此地,人生地不熟,萬一有事,我一個弱女子如何應付?你在這裡,我心裡踏實,你若走了,我害怕,心慌。」牧雲笑著說:「你哪裡是害怕?你是捨不得我離開吧?真是個會粘人的小傢伙!」低頭望著偎依在懷中的瑞雪,說:「我走了,也不放心你,那好,我去找老闆李叔,讓他派個精明能幹的人,代我前往。」

不一會,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來到了書房,見了牧雲說:「老闆說,老爺太太找我。我姓許,人稱我許哥,我是專門為布店辦採購的,為了進貨,全國各地都去過。」牧雲說:「請坐,我有一要事請你到我老家京城跑一趟。」「小的一定會盡全力去辦,不知所辦何事?請明示。」牧雲說:「好幾件事,你要記一下」,許哥從懷裡摸出一個本子。牧雲說:「請你到京城去接人。到了京城,第一件事,先去看望我的岳父,這是他的名字和位址。第二件事去找我的二位弟弟,這是名字和地址。他們自幼在那長大,讓他們立即請幾個泥瓦匠,到柳蔭巷把我的房子裝修一新,修好後找柳蔭胡同的長老,告訴他們,我的三間房子打通了,可以作為柳蔭胡同的學校,讓他們請一位教書先生,讓全胡同的孩子來讀書。估計房子也要修幾天,這幾天你可以請人把我家的書全部包紮起來,運過來,本想留給孩子們,但這些書不適合孩子們看。接著,你讓兩位弟弟陪同,租一輛車到城西六十里外的齊家村,找一個叫齊二虎的人家,他家有位齊奶奶,你問她,秀姑出嫁了沒有?如果沒出嫁,就給她家六匹綢緞,三千兩銀子作為聘禮。」

「聘禮?」許哥不解。瑞雪笑著說:「那秀姑就是以後的姨太太。」許哥笑著說:「明白了。」牧雲接著說:「這裡有我給他們家的信。給了聘禮和信後,就把她接來。我岳父,再加兩個弟弟家的五口人,都接來。」許哥想了想說:「共七口人和您的書。我知道了。」牧雲又說:「告訴他們,這裡甚麼都不缺,家裡的罈罈罐罐,被子衣物不必帶來。」許哥算了算,說:「加上我,共八口人,他們多多少少總要帶些東西,再加上老爺的書,我想走水路,租一條中型船,就夠了。我估計要半個月,為了保險,我租二十天你們看行嗎?」夫妻二人點頭:「很好。」「我明日準時出發。」瑞雪說:「多帶些銀兩,你一路要吃好,睡好,別委屈自己。上岸後,就租一輛馬車,既省時,又不累。」「多謝太太關心,小的記住了。」瑞雪說:「來之前,來一封快信,好到碼頭接你們。」「是」。

許哥走後,他們就忙著分配住房,打掃房間,添置傢俱,日常用品及枕頭、被褥、床帳等物。忙了十幾天,終於準備就緒。這日接到了許哥的來信,說是明日下午準時到達。第二天吃完午飯,乾爹、牧雲夫婦三人早早來到碼頭。等候一會,見一條船飛快向這邊駛來,船頭站著三個人,駛到近處,才看清三人的模樣,瑞雪大喊「爹爹」,牧雲大喊「二弟,三弟」。不一會船兒靠岸,人們登上碼頭。

許哥走到牧雲身邊,說:「老爺太太,小人按照吩咐,完成使命,共用十四天時間。」牧雲大喜,說:「日後定有重賞。」這時早有兩輛大馬車等侯。駕車的劉哥把一行十人引到前面一輛大馬車,後面一輛押運所有的行李。不一會,到了布店跟前停下,牧雲說:「這是咱們家的布店,以後再慢慢看。咱們先回家。」牧雲帶領眾人進了前院,過了穿堂,又到了後院。眾人一路走,一路看,一路驚喜,一路讚歎。二弟說:「王侯之家不過如此,咱們怎麼一下子就大富大貴起來,真像在做夢!」到了大廳,牧雲才正式引薦介紹,互相施禮,相認。

眾人坐下,丫頭們送上了熱茶,喝了幾口,瑞雪把爹爹拉到一邊,詢問別後情景。二弟三弟早已按捺不住,撲到牧雲身邊,問長問短;其餘幾人圍在乾爹身邊,三組人,竊竊私語,不時說著,聽著,笑著,驚歎著。過了一會,瑞雪站起來,大聲說:「以後說話的日子有的是,天快黑了,咱們安置住房吧。二弟三弟住在東廂房,每家兩間臥房,一間書房,一間客廳,共四間。我爹住在乾爹旁邊的書房,秀姑住在西廂房最南邊的兩間。暫時就這樣住著,若覺得不合適,以後再調整。」說完,早有丫頭小子各自領他們走到自己的房間。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曉。下一回為:〈冬去春來(十五)秀姑如願〉)

2019-01-08T22:00:22-05:00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郑重声明】本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