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桿子裡面失政權(組圖)


凡是靠暴力起家的政權,必然要靠暴力維護,槍桿子裡面失政權。

1989年的冬天,一個聖誕節,齊奧塞斯庫被羅馬尼亞人民槍斃了。此時,距1944年羅馬尼亞共產黨領導發動武裝起義,推翻了安東內斯庫政權,已過了65個年頭,距離齊奧塞斯庫在長達七分鐘雷鳴般的掌聲中繼續當選羅共中央總書記剛滿一個月。可謂其興也浡,其亡也忽。

槍桿子裡失政權。人類治亂興衰的歷史反覆證明,凡是靠暴力起家的政權,必然要靠暴力維護。人亡政息,是所有獨裁統治的最後歸宿。

獨裁統治就像一座活火山,統治者就坐在高高的火山口上發號施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不受制約的權利,可以讓任何人利令智昏到囈語的境界,「萬年基業」,「萬歲萬萬歲」,這些連傻瓜都不相信的豪言壯語,不幸竟成為統治者自我壯膽的興奮劑。可是,當火山不再沉默,地火突奔,一旦怒吼,王朝頃刻間灰飛湮滅。讓人苦惱的是,無論多麼偉大的統治者,都難以預測火山何時不再沉默,道理很簡單,火山沉默不沉默,只有火山自己知道。


1989年的冬天,一個聖誕節,齊奧塞斯庫被羅馬尼亞人民槍斃了。

齊奧塞斯庫當然也不知道。1989年,東歐前社會主義國家均發生了政權更迭,蘇聯也開始了民主化進程,齊奧塞斯庫領導下的羅馬尼亞卻對此無動於衷,仍然迷信槍桿子,企圖以軍警控制民眾的改革呼聲。就在他還陶醉在鮮花掌聲中的時候,一個不起眼的事件引發了火山的噴發。1989年11月29日,體操巨星科馬內奇出走美國,將自己在獨裁統治下的「恐怖感受」公諸於眾。12月16日,蒂米什瓦拉市民眾開始示威遊行,保安部隊開槍鎮壓,幾千人喪生,上萬人被捕或失蹤。翌日,大屠殺的錄像在電視臺公開播放:炮聲、哭喊聲,屍身遍地,一個婦女被剖腹,嬰兒就放在她的肚子上。民眾終於發出憤怒的吼聲,12月21日,齊奧塞斯庫在布加勒斯特舉行十萬人大會,試圖欺騙市民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採取的鎮壓行動。齊奧塞斯庫在羅共中央大廈陽台上發表講話,他妻子就站在他身邊。沒多久群眾便開始高呼打倒獨裁的口號。群情激憤,齊奧塞斯庫的演講多次被打斷,他不得不撤離。隨後他下令「可以開槍」,但國防部長米列亞命令「不准向人群開槍」,最後米列亞在壓力下選擇了自殺,而齊奧塞斯庫則譴責他是「叛徒」。消息傳來,人神共憤,羅馬尼亞軍隊的「刀劍」不再聽從齊奧塞斯庫的指揮。

布加勒斯特爆發了反齊奧塞斯庫的示威遊行。人們高呼:「不要齊奧塞斯庫!」「要自由!」「要麵包!」示威者衝進書店,焚毀齊奧塞斯庫的著作。與此同時,以伊利埃斯庫為首的羅馬尼亞「救國陣線」宣告成立,宣布解散齊奧塞斯庫的全部政權機構。緊接著,支持齊奧塞斯庫的保安部隊與反對他的軍隊和群眾在首都市區展開了激烈的巷戰。

12月22日,示威群眾向羅共中央大廈衝擊。齊奧塞斯庫夫婦見大勢已去,下令調來直升機,從大廈的樓頂平臺倉皇逃走。中午時分,直升機降落在布加勒斯特西北52公里處的一條公路上,齊奧塞斯庫挾持一輛轎車,一路狂奔,尋求保護,希望他的人民能施以援手,一連跑了六個地方,結果都遭到堅拒。當持槍的士兵出現在他們面前時,齊奧塞斯庫以為抓住了救命稻草,但士兵們不容分說地將齊氏夫婦推上車,帶進一個兵營裡。兩天後,當人們圍坐在五彩繽紛的聖誕樹旁歡度聖誕節時,齊奧塞斯庫被執行死刑。控訴書上寫到了齊氏夫婦的五大罪行:一、大量屠殺人民,犧牲者超過6萬名;二、利用秘密警察來對付人民和國家,損害了國家力量;三、在各個城市製造爆炸事件,破壞建築物和公共財產;四、把國家經濟搞得一團糟;五、在國外銀行存款超過1O億美元,並企圖利用這筆款外逃。最後的判決是:沒收被告所有財產,並處以死刑。齊奧塞斯庫夫婦被帶赴刑場,埃列娜向行刑士兵喊道:「你們怎能向我們開槍,我曾經那麼關懷你們,我是你們的母親!」一個士兵回答說:「不,你不是我們的母親,是你們殺死我們的母親。」隨即開槍。

從羅共十四大齊奧塞斯庫再次君臨天下到被處決,僅僅只有31天。對此,羅馬尼亞人民的反映是:「如同過節。」

槍桿子的作用是有限的,弄不好遲早有一天會瞄準自己。別說槍桿子,擁有核武器的前蘇聯不也是一夜之間分崩離析了嗎?一個擁有三千萬布爾什維克的政權幾乎在沒有遇到任何反抗的狀態下轟然倒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軍隊倒戈,順應人民正義要求,槍口指向獨裁政權。


踐踏生命,拒絕變革。這是對獨裁者最為深刻、也是最精闢的反思。(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前蘇聯的火山爆發,源於「8・19」那一聲驚雷。

1991年8月19日清晨六點,蘇聯副總統亞納耶夫發動反改革的政變,將正在黑海海濱克里米亞半島休養的戈爾巴喬夫軟禁,自封為總統,成立「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宣布在蘇聯部分地區實施為期6個月的緊急狀態,國家全部權力移交給蘇聯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行使。亞納耶夫發布了在莫斯科市實施緊急狀態的命令,國防部長下令,由3個摩托化步兵團、一個坦克團和一個偵察營組成的塔曼摩托化步兵師,由3個坦克團、一個摩托化步兵團和一個偵察營組成的甘捷米羅夫坦克師進入莫斯科。這兩個師擁有362輛坦克、140輛陸地戰鬥車、148輛裝甲車、430輛重型軍用卡車和3809名官兵。此外,圖拉空降兵師、曾經在1979年襲擊喀布爾阿明總統官邸的「阿爾法」特種部隊、內務部隊和克格勃的一些部隊也都整裝待命。

坦克和軍隊出現在莫斯科街頭,葉利欽和莫斯科人民也走向廣場。在議會大廈前,葉利欽跳上一輛坦克發表演講,揭穿緊急狀態委員會是要恢復甦聯的政治鐵幕統治,並號召群眾進行總罷工。議會大廈前已聚集了數萬示威群眾,構築堡壘,誓死保衛議會。

8月19日上午,葉利欽給空降兵司令格拉喬夫打電話,要求他不要對白宮裡面的俄羅斯合法政權發動進攻。格拉喬夫在長時間沉默後,決定拒絕進攻白宮,並表示,將同膽敢向白宮發起進攻的其他部隊血戰。空軍司令沙波什尼科夫將軍看到格拉喬夫退卻,明白大勢已去,也就沒有下達進攻命令。負責抓捕葉利欽的「阿爾法」特種部隊司令卡爾布欣將軍擔心萬一失敗,他將承擔全部責任,成為歷史的罪人,便按兵不動,靜觀默察。在這種情形下,國防部長雅佐夫開始膽怯,下令圍攻白宮的所有部隊撤回營地。總參謀長阿赫羅梅耶夫和內務部長普戈開槍自殺。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本是實施這一緊急狀態的始作俑者,但這時也失魂落魄,害怕流血衝突將把他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不敢下令進攻白宮。

20日晚,緊急狀態委員會決定向白宮發起總攻,逮捕葉利欽等人。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獲悉此消息後,立即給雅佐夫、克留奇科夫等人打電話,成功阻止進攻。21日早晨,緊急狀態委員會見計畫夭折,大勢已去,下令部隊撤離莫斯科。

8月22日,戈爾巴喬夫從雅爾塔返回莫斯科,戈爾巴喬夫簽署關於停止蘇共活動的命令並於次日辭去蘇共中央總書記職務,理由是蘇共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沒有反對」最近發生的事件,中央委員會「未能站在譴責和抵制的堅決立場上」,蘇共中央應當作出「自行解散的決定」。葉利欽同時宣布俄羅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下令解散《真理報》。

25日聖誕節夜(又是一個聖誕節),19時25分,戈爾巴喬夫在電視講話中宣布辭職。19時32分,克里姆林宮屋頂旗桿上,鐮刀錘子旗被一面三色的俄羅斯聯邦國旗取而代之,升上了克里姆林宮上空。

槍桿子沒能保衛住列寧創立、斯大林發展到極致的獨裁政權,蘇聯從地圖上消失。斯大林時期種下的種種因,最終修成果,結束了一個比希特勒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暴力統治。

是什麼讓一個超級大國走向消亡?其教訓是什麼?專家教授們汗牛充棟的學理分析,比不上梅德韋傑夫和布拉斯基的兩句話:

梅德韋傑夫近來在回顧那段數百萬人遭到斯大林鎮壓的歷史時說,任何理由都無法為生命的損失辯護,「我認為,不能以人類的苦難和損失為代價,來實現國家的發展、成功和遠大抱負。人類生命的價值高於一切。」

布拉斯基說,「斯大林是魔鬼的化身,他不僅屠殺無辜百姓,還恐嚇倖存者,阻止他們建立一套可以解決今天俄羅斯種種問題的體制。」

踐踏生命,拒絕變革。這是對獨裁者最為深刻、也是最精闢的反思。

2019-10-09T14:40:04-05:00

回到: 新聞
来源 : www.secretchina.com
【鄭重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本網站有部分文章來自網絡,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處理。